<Aex>

 

電影上映後一星期我們才意識到,這個世界瘋了。

 

某個平靜的下午沒安排團練,大家放學稍微聚了一下就自行解散,正在校園外的街上閒晃的我接到謬的電話。他顫著聲音說自己剛走到家門口就遇到圍在巷口的人群,在粉絲群中游泳差點連皮帶都被扒掉,最後終於躲近鄰居家裡,現在正在檢查身上的釦子剩幾顆。

 

跑回家抓著手機搶過車鑰匙又掉頭衝出門,發動引擎的瞬間,我突然了解消防隊出任務時的心理狀態,我現在跟要去救火有什麼兩樣?好吧,我要救的是人。

 

要在演藝圈打滾是要付出代價的,尤其是當你紅了之後。

 

 

宣傳、演唱會、廣告、代言邀約全都跟著這部電影而來。

電影宣傳是演員必要的義務,但謬對其他的附加工作並沒有太大興趣。難得看到平常冷靜的謬一臉不耐煩的把的N個代言邀約平靜的(?)轟出門。我跟Nine拼命攔著才沒讓他在被記者煩到抓狂時把新聞稿跟通告扔進碎紙機裡毀屍滅跡。

 

樂團也因為電影歌曲的完美詮釋而開始較廣為人知,身高體重年齡興趣個性交友狀況全都被攤在陽光底下檢視。看著媒體報導以及刊登的訪談內容,有時候真懷疑上面笑得像顏面神經抽筋的人究竟是不是真的是自己。

 

因為演的深情角色太過成功,偉大的媒體同業開始無所不用其極的掏挖謬的私人生活,舉凡他讀過的學校以前參加過的活動宣傳,每一首創作的心理狀態,要不是謬國高中讀的是男校,差點連隔壁坐哪個可愛女孩都被挖了出來。

 

謬目前的獨居狀態是可以讓他的家人避免帶來的麻煩,但也相對的讓他的生活成為迷團,而記者最愛謎團。

 

我們所屬的是音樂唱片公司,旗下藝人幾乎都是以實力派唱將以及樂團為主,所以很少處理過這種屬於偶像公司才應該發生的詭異業務,奧哥這一個月以來已經放棄散裝頭痛藥,直接叫助理從大賣場搬整箱回辦公室。

 

一幕幕鬧劇的最終收場幾乎都是奧歌出動大型保母車(或者你可以說是消防車)將所有團員救到公司裡做結。這種情況發生了幾次後,公司高層終於採取必要行動。

 

"你們有的人必須搬家,公司會為你們安排新的住所。"

見到奧哥的第一句開場白,石破天驚。

 

謬是其中最反對這一項建議的人之一。

我不知道確實原因為何,但卻在堅定的態度裡面知道那間老房子對他有著很深的意義。

 

但最終他還是妥協了。

 

倒不是因為奧哥的強硬態度,而是影迷半夜爬到二樓窗外的瘋狂行徑,老舊建築群原本就不便利的交通因為他的關係更加惡化,鄰居們怨聲載道。沒有保全的老房子,打擾生活是其次,安全有問題倒是真的,這一回只是神經病敲窗戶,誰也不保證下一次有沒有瘋子潑硫酸進去。

 

"半夜聽到敲窗戶的聲音,嚴重一點真的會嚇到心臟病發。"

謬發揮難得的幽默感自嘲,在我陪他回去收拾行李的時候。

 

順暢的動作在收拾到書桌時停頓了下來,猶猶豫豫的將櫃子上的小木偶放進行李袋中,想了想,又在從行李中拿了出來,規規矩矩得放回桌上,過了兩分鐘,又再重複一樣的動作。

 

「你究竟要不要帶啊?」在他第五次重複同樣動作時我終於忍不住這樣問道。

 

「我以後不住在這裡,要是哪一天奶奶回來了,家裡沒人,她會寂寞的。」他偶露稚氣戳了戳小木偶的紅鼻子:「你就代替我在這裡等吧...等奶奶、等爺爺、等紅姐、等...」

 

輕柔的話語消散在夜風中...

沒有說出口的一個字,是最頂級的禁用語。

 

 

「其實我並不想做音樂以外的事情,這一次的電影只是、只是...」轉頭看著外面的夜景,他坐在副駕駛座淡淡的說道:「造成大家的困擾,我真的覺得很抱歉...」

 

「幹嘛說抱歉?從來沒聽過有人紅得這麼不甘願的哈?...我們做音樂就是為了讓更多人去聽不是嗎?」我並不以為意,握住方向盤的手掌緊了一緊「而且...我知道為甚麼你要這樣做。」

 

 

大家都是為了音樂而結合的團體,雖然唱片賣得好很開心,但媒體傳移焦點的功力已達出神入化,隨口說的一句話都會被移花接木成另一個含意。我想過了幾次如果我們紅了之後的狀況,應該是想要指天叉腰長笑光宗耀祖,但真的遇到的時候根本沒有半個人笑得出來。

 

背著吉他快步走進公司裡,努力無視閃光燈跟震耳欲聾的尖叫。

拜託誰來還我們平靜的團練生活吧!

 

 

謬姣好的外貌與作曲天份總是為人津津樂道,從未有過任何可信緋聞更被譽為演藝圈的神蹟之一。呃...讓這一點成立的最關鍵就是他驚人的遲鈍。

 

在演藝界,用緋聞炒新聞相互利用屢見不鮮,也不是沒有人向他示好或是刻意在鏡頭前佯裝親密,但本人卻毫無所覺,一臉疑惑的柔聲詢問一同拍照的女模是不是眼睛進沙了怎麼眨個不停?純粹善良的詢問讓對方連生氣都氣不出來,只能氣鼓鼓的對著無辜的化妝師發作。

 

這人毫無身為公眾人物的自覺,尤其是竄紅的現在連到大馬路上都不知道要稍微遮掩一下,發生了好幾次巧遇歌迷好心簽名造成輕微交通堵塞趕不及上課時間之後,我開始做起了隊友死黨兼保姆的免費勞工,買了幾副不同的帽子墨鏡口罩,命令他今後出門至少要穿上其中一樣。天知道我們團員為了迷糊主唱做了多少防疫措施。

 

「等一下不管他們問甚麼,你們一律揮手加微笑,露幾顆牙齒更好,接著回答"謝謝關心"。沒聽過伸手不打笑臉人嗎?業你這傢伙表情有誠意一點好不好啊?Ong你眼睛抽筋嗎?」

 

雖然不是我要講,奧哥教的應付招數真的很爛(我猜他這招大概是跟電視上的政客學來的),但是重覆這一招十遍之後,確實達到了目的,因為已經沒有記者想理我們了。

 

當然,娛樂記者不是吃素的,沒有緋聞他們還是會努力製造話題娛樂大眾,不像樂隊裡那幾個賀爾蒙過剩成天朝美女流口水懶的掩飾到記者都不想管的懷春少年,謬的潔身自愛反而讓大眾合理的懷疑起他的性取向。

 

每一次看到他被那些推測性向的無聊傳言困擾,自己必須用盡努力去裝傻安慰,必要時使出嘴賤絕招轉移其注意力。

 

我寧願看你生氣揮拳揍我,也不要你露出那種寂寞表情。

 

 

出的唱片,開的演唱會,接的代言活動。

鏡頭前的完美微笑與回過身去的掩藏疲累...

 

 

公眾人物不得不完美,因為不知道有誰正在看著。

 

就彷彿頃刻倒入水的溶鐵,以最爆發性的姿態瞬間冷卻,僵硬著在世人面前盛放了這麼多歲月。

 

 

※※※      ※※※      ※※※      ※※※      ※※※

 

我終於從荒島回來了。(默)

被流放四天加上回來後兩天接待某人來我家玩兩天,目前處於失連好一陣子的狀態。

 

金門是好地方,跟對人去更是如此,遊記慢慢生,照片好多~XD

 

上禮拜看了某個non(August的吉他手)當男主角的MV。

一開始是滿帥的啦不過後來怎麼就變搞笑了?= =|||

 

本來想說應該是被圍毆之後女主角不棄不離修成正果之類的...

結果那位小姐眼鏡掉了加上看到心上人被扁就開始發飆開扁了!好一個無影腳。囧

 

MV拍得太好笑了害我整個沒注意到重點的歌到底好不好聽,只看到女主角用輕功(?)飛踢小混混的狠勁加上置入性行銷摔不壞的手機,重聽一次之後發現挺不錯的。

 

看完這MV後之後我覺得讓業跟謬配也不錯啊!<=重點全錯

人家業可是謬不棄不離的伙伴兼初吻對象(!?)的說,某棟的前途岌岌可危啊...

 

 

 

vul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