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e>

 

會議室的門被狠狠甩開,謬沒頭沒腦的從裡面衝了出來,捲起一陣混亂後奪門而出。

從那一次跟業的CPR事件後,我從來沒看過謬這麼生氣的樣子。

 

不對,即使是那一次CPR事件,謬也只是默默的生悶氣不理人,我我跟他認識了這麼多年還是初次見到這次的恐怖表情。臉色發白,嘴唇抿得緊緊的,一副恨不得找個人來爆打一頓得狠勁。

 

團員們面面相覷,決定先把人找回來再慢慢討論狀況。最後我在排練室找到他,坐在鍵盤手的位置垂著腦袋,右手抓著一包剛開的煙盒,另一隻手上抓著一根還沒點燃的菸。

 

事情果然夠大條,重點不在於排練室裡禁煙,而是在我記憶力,謬從來不抽菸的,抽菸會讓嗓子變啞,珍惜嗓子的歌手是不會做這種事,何況我沒見過比他更討厭菸味的人。

 

 

「如果是不能說的事就算了,但是如果憋著難受...出了這間房間我會假裝沒聽到的。」對他講這種正經話通常是業的任務,但現在只有我在這裡...不自在的抖了一下。

 

擎著菸的手顫了一下,灑下一地沉默。

伸手摸著散落的譜架,在心裡嘆了口氣,準備放棄離開的時候他終於開口...

 

「今天來談的,不是廣告代言...是X公司的公關,他說...」

X公司?那是有名的大公司,踩下地板整個娛樂圈說不定還會跟著震兩下。

 

「他說,想要簽約...」

「這樣不好嗎?」我小心翼翼的問,他的聲音裡聽不到一絲高興。

 

「...只簽我一個。」

噢... 「這樣,也不錯啊...」

 

「很好笑!」一個白眼橫了過來,魄力十足,真該讓那些說他溫文爾雅的歌迷來看一下這傢伙發火時的恐怖。

 

「好吧我知道很難笑...但這真的是好機會,不是嗎?」舉起手掌做出投降狀「你是怎麼答覆他們的?」

 

「準備好十一份合約書,我就簽。」

 

這個人...撫著隱隱作痛的太陽穴,我終於能理解為甚麼奧哥會一天到晚鬧頭痛了。

 

「謬老兄,容我提醒你,對方是X公司耶?你要拒絕態度好歹也好一點,以後不想在圈子裡混了嗎?」

 

「我已經省略了他們批評的難聽話...這樣對他們已經很客氣了。」

 

「一大團人這麼多,辛辛苦苦開演唱會分母太大酬勞一攤就沒剩多少。會彈吉他貝斯鍵盤的滿地都是又不一定要這幾個,何必把青春浪費在這種民俗樂團上。會唱歌又怎樣?做音樂哪有演戲當偶像賺的多,賣唱片怎麼也不會比賣照片好賺。演唱會賣的是舞台效果,聰明人放錄音帶打打燈就好,唱這麼拼命幹甚麼?......請問他們說的是哪一句啊?」我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盯著我一臉看到鬼的表情「你以為我跟你一樣,超然物外到不知道世界上有網路批評這種東西嗎?」

 

「我以為做音樂不需要去看那種不相干的評論,這些難聽話你倒是聽得很悠哉嘛...」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別忘了我們是做這行的,好好的參考前輩們編故事的功力很重要。看這些評論多少也會知道市場取向。」而且還可以多一項娛樂,何樂不為,反正上面寫的人根本就不像我們,就當熱鬧看有甚麼關係?

 

「August有一天會拆的...沒有東西是永久的,但不會是因為我、因為這種原因。」

 

「真是個任性的人啊!四年前惹得麻煩不夠大嗎?這次居然惹到X公司頭上去了。說真的,你不需要顧慮我們。」這人...真討厭啊!幹嘛一副還甚麼人情的表情啊真是...

 

「四年前是我害August失去甄選機會...」

 

「這麼舊的事還在提?你在見外甚麼?」講到我都開始不好意思抓頭了。

 

「這句話原封不動還給你...」他抬起頭來對我笑了一笑「你們又是在見外甚麼?跟那些不知道是誰的人就算能大紅大紫也不會快樂,我就是這樣任性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這讓我想到當初預團組成的時候,業這傢伙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到自己會吹薩克斯風,一天照三頓跑來低年級教室對著自己碎碎念。自己學也不過是因為父母的期待,每天面對著五線譜跟檢定考試,就算有興趣也被磨光了。最後只不過被他煩的受不了了,隨口問了一句成員有誰?這人馬上無賴的蹭著要他一定要去參觀一趟練習室。

 

那是他第一次遇到謬。

 

最後他加入了樂團,大夥還煞有其事的取了個名叫August,希望做出來的音樂能像曼谷的八月一樣火熱。每一次提到這件事業都不停自誇自己真是有推銷的潛力,連傳說中的九公子都拉的進樂團,以後沒去當業務員真是暴殄天物云云...

 

我沒有跟任何人提過,為甚麼會答應組團的邀約。

 

在踏進練習室之前我就聽到一副好嗓子,輕快的節奏吟唱著略帶哀傷的歌詞。明顯是少年還未完全變聲的嗓子,卻帶著淡淡的滄桑。不知道是不是為了配合歌曲風格,聲線中帶著一點沙啞,卻意外顯得誘惑。

 

 

或許像我這種人 本來就沒有美好的結局

人人都能擁有的車票 也一樣不屬於我

所以我轉身折返 卻見有人在起點張望

回到原點 就看到他

他反覆地對我說著...

 

這張車票不能賣給我

儘管它向每一個人出售

但這班車上沒有我的座位

我早已失去這趟旅行的權利

 

 

後還來我才知道這個人就是傳說中的謬,這首歌則是<車票>。

 

為甚麼是傳說中?說來其實是不好的原因,學生間一直若有似無的有些無聊的傳言,說他有時候太女氣,男生學鋼琴的比例本來就已經相對的少了,又加上這種傳聞,謬自然也就莫名其妙的有名了起來。

 

人類總是對過度美好的東西心存戒心,輕蔑跟嘲笑有時候只是無力觸碰的另一面相。

 

講到音樂時,我看到平時低調的他的另一面,那道滑過虹膜的流光不由自主的吸引了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有人是這麼的喜歡音樂。

 

"你的薩克斯風吹得真好,跟我們一起做音樂吧?很有趣的。"不同於長舌業的長篇大論,他聽完我得演奏後只是短短的說了一句,然後用彷彿風吹過都會起漣漪的眼睛看著我。

 

面對這樣的一雙眼睛,我覺得我信。

是不是今天陽光太強了?眼前一陣暈眩時我這樣想著。

 

之後每一次團練到半夜三更,吹到氧氣不足頭昏眼花,聽到團員大聲哀嚎自己吻吹嘴都比吻可愛女孩的嘴時間多的時候,我都懷疑過自己當初的決定是不是太隨便了。

 

但其實我知道,就算現在給我選,我還是會點頭的。

 

「彼此彼此...像我們這樣一個主唱來來去去,跑了又回鍋這麼多次還撐了這麼多年的散漫團體,又有誰不任性呢?」又手向前伸出做了一個索討狀「快點把你手上那包致癌物交出來...你要用香菸裝鬱悶還太早了!給奧哥看到不把我砍了有鬼...」

 

「甚麼時後輪的到你這學弟來教訓我?」他挑起眉毛,倒是乖乖的把東西交了出來。

 

老天保佑,為什麼這麼欠揍的任性發言在這人身上就變得像撒嬌。我九公子可是時逢雙十有為青年,如果莫名其妙轉性了那全天下少女都會哭的...

 

 

其實我一直想告訴他,請不要再用這樣哀傷的聲音唱著像他這種人不會有美好結局。

 

 

There are no men like you, there's only you.

沒有你這種人,世界上只有一個你。

 

 

如果說幸福有限名額的話,那名單裡無論如何都該有他。

 

 

 

※※※      ※※※      ※※※      ※※※      ※※※

 

黑體字來源知道的請保密。(喂)

 

<車票>這首歌其實是導演唱的,不過這設定裡是沒有Medeaw這號人物(電影裡怎麼會出現導演勒?),所以就設定成為主唱的謬唱的,將就一下吧!

Pchy在DVD附錄演唱會上有唱這首歌,跟Medeaw是不同的感覺,不過我個人比較喜歡導演唱的版本,覺得這首歌就該用這樣的聲音唱,輕快帶著沙啞跟滄桑。^^

 

Nine是薩克斯手看過電影的應該都沒問題吧?

呃...我並不是說阿九(?)對謬有甚麼曖昧啦!

 

只能說某謬感化(?)能力十分強大。XDDDDD

 

這篇文章裡的各個朋友視角算是對電影裡的August band的一個致敬吧?

他們的友誼太令人佩服了,簡直到了可歌可泣不棄不離的程度了。

 

現實生活中的AB團也祝福他們長長久久...

 

 

創作者介紹

夢痕跡

vul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術士
  • 什麼來源啊= =
    降講好想知道........
  • 來源是小說冰與火之歌的台詞。

    “If there are gods, why is the world so full of pain and injustice?”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為甚麼有這麼多痛苦跟不公?

    “Because of men like you.”
    因為有像你這種人存在。

    “There are no men like me. There's only me.”
    沒有人像我,世界上只有一個我。

    星霜 於 2010/05/20 05: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