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g>

 

這時候我才撕開那張在櫃子裡擺了很久的專輯,白底綠字的清爽風格。把光碟放進播放器裡按下播放鈕,然後盯著專輯封面發呆。淺咖啡色格子西裝掛著笑容,人數眾多的樂團裡還是能毫不費力的一眼將他認出來,我最心愛的王子。

 

機器運轉到第二首歌的時候,熟悉的聲音從音響裡傳出,帶著一點點少年的沙啞跟輕甜,縱然在眾人和音部分依舊清晰。

 

也有很多關於愛的回憶

有些幸福 有些悲傷 但都會賜予我們力量

一切都會過去 久了就變成往事

每當我回想起來 都不知該如何感謝你

若說我們沒有相愛過 我們的心怎能如此堅定

 

微微顫抖的手將歌詞本從塑膠殼中抽了出來,歌名叫做<感謝彼此>。

 

覺得很累 累到想嘆息 不知我們何時才有希望

就請再給我一次見面的機會 雖然心痛 難過

但至少能體會到愛的真意

每個人都在問爲什麼 什麼是愛 用盡全力去追尋

 

有時最後卻得到傷心的眼淚 但請試著忍耐 心痛也罷

總有一天成長後的我們會明白 然後彼此感謝

如果心從不去愛誰 久而久之也會失去意義

如果為了想要的東西要付出什麼代價的話

我想我會說 "彼此"

它的價值可以交換很多東西

 

自那一夜兩個人分開之後,幾年來心再也沒有這麼痛過。我想起那雙美麗憂傷的眸子,輕輕的訴說有關寂寞的話語,臂彎裡的小腦袋無意識的蹭著肩窩,手麻了心卻暖了。

 

如果說那一夜的謬渾身散發孤單的氣息,那這首歌裡隱隱約約透著的希望及毫無怨尤就像扔進腦子裡的炸彈,將所有該有的理性思考完全粉碎,左胸的器官用即將炸碎的頻率激烈跳動。

 

抖到不成樣子的手指找不到讓撥放器停止的方法,音軌理所當然的滑到下一首曲子,同一個嗓音帶著輕柔哀傷的調子緩緩吟唱...

 

你我歡欣的日子  或許就此結束

因你我相處卻讓彼此 心傷

現實是你我不可回到從前  但我們仍日夜渴望 逝去的情還未變更

 

我們的夢想過高 令我們不明白到 時間已改變了一切

包括維繫著的  包容著的愛

然而終有一天我們成為了  陌生人

 

開始模糊的視線依舊盡職告訴我這首是<普通人>。

 

也許我們只是孤獨  也許我們只是不智

也許我們只想讓我們做失敗者

也許我們只是普通人  不明白到

愛的意思  最深情的  最偉大的  超乎所知的

 

然而...這會否已成過去

然而...我們何時才能忘記

然而...誰會安撫我破碎的心

 

發酸的眼睛意外乾澀,不管剛剛有沒有浮出任何一絲可疑的水氣,全都倒流回體內。真正深層的哀傷是眼淚無法表達的,那是刻骨銘心的寂寞以及如潮水般漫延開的思念,匯整在心臟的最深處,沉甸甸的裝滿了鹹到發苦的淚滴。

 

愛........是快樂的泉源

然而愛...卻將一切帶走

 

誰...能夠告訴我愛是什麼  什麼是愛

什麼是愛.......誰能告訴我......

 

 

是誰說寂寞不是一個人的孤單?愛過又再度失去的心情才是最可怕的孤獨。比誰都了解你的寂寞的我,卻主動轉身離去,將你留在無盡的夜晚中,細瘦的肩膀獨自面對一個又一個永無止盡的冰冷夜晚。

 

自私如我,以為可以用簡單一句話將這一段青澀的感情抹滅。誰料這般欲拒還迎的曖昧告白,其終點依舊還是逃避的代名詞。

 

我溫柔又善良的王子,一點也不抱怨做出這種殘忍決定的自己,只是用糖絲般的嗓子輕輕的說著簡單的心願:請再給一次見面的機會。

 

你說你會繼續愛我,但我怎麼能有資格愛你?

 

 

門口傳來些微的聲響,我抬起埋在膝蓋中的臉,看到母親的臉,柔和的面容不知怎麼的在視野裡顫動著。原來眼淚終究還是不知不覺滲了出來

 

「棟」歲月畢竟是帶走了母親的美貌,眉眼間的紋路換來的是磨平的尖銳與慈藹,這個用盡一生支持著家的女強人帶著淡淡的憂傷與理解凝視著他們僅剩的孩子。

 

 

“棟是我們僅有的了,而我不想看他走錯路。”

 

少年臉色有點發白,輕輕抬眼,淡色的唇抿了又抿“如何錯?”

 

 

「我之前對你說過的話,現在要再說一次。選擇你認為最好的吧!我並不覺得當初的阻止是錯誤決定」婦人臉上綻出一抹微笑「依照自己的意志做出選擇,不論是怎樣也好你已經做出選擇,一定要為這決定負責。」

 

 

(2009/2/11  22:20完稿)

※※※      ※※※      ※※※      ※※※      ※※※

 

<Ying>

 

這幾年來,我一直在這兩人中間處於很微妙的一種的位置。謬並不知道我認識棟,這點我很慶幸,要不然我會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

 

聖誕夜隔天,謬的眼睛明顯比平常腫,我若無其事的跟他道早安,他也像往常一樣微笑著回禮。後來我用自己的觀察,發現了他們最後並沒有在一起的這個事實。雖然音響上的小木偶終於有了個不合稱的鼻子。

 

那道無法填補的缺憾將永遠橫在謬的心上,我對那個名叫棟的男孩嫉妒的無以復加。

 

搬家到這裡以來,我從來沒見過謬的眼淚,連阿嬤去世的時候依然如故。那雙盪著水波的眼睛,是不是凝著此生所有的淚水呢?

 

用了六年的時間來愛著這個乾淨如天使般的男孩,而那人卻早在多年前就奪走謬的心。一直到他出現為止,我才知道原來這些年謬少數抬頭看著我的窗戶時的抹弧線,盡頭牽的也是他。

 

然而每當我想起那個迷惘到抓著頭痛哭的男孩子,略帶稚氣的嗓子無助哭著呢喃不知如何是好,總會發現自己終究無法恨他。

 

想起那個來敲門聽“明月千里寄相思”的少年,發現我的情意後手握一整疊偷拍照片愣愣看著自己的可愛無措表情,總會發現自己最後還是放不下他。

 

不論結果如何,他們之間都沒有我涉足的餘地,那個木偶鼻子是我能為他們做的最後一件事。

 

 

相愛的人,一定要在對方的生命中留下殘缺嗎?

 

 

床底下的寶貝收藏從一箱變成兩箱,隨著August band的知名度增加,自己收集的東西也越來越廣泛,邊買邊抱怨某人幹嘛每次雜誌都拍的這麼好看,搶錢也不是這樣霸道的。怨完某人怨自己,怎麼都已經死心了還為其美色所誘,沒原則啊沒原則

 

每一次兩個人難得可以上街閒逛的時候,總抱怨謬幹甚麼戴著墨鏡遮住半張臉,感覺自己好像變成導盲犬似的。謬也只是笑笑不答,其實兩個人都心知肚明,抱怨歸抱怨,不這樣的話麻煩可就不只有COS導盲犬這麼簡單了。

 

「妳買這種雜誌做甚麼?」某次他不解的看著湊在人群裡搶得正高興的女孩「這是男性時尚,不是女裝雜誌耶!」

 

「你們不是這個月有上它們的彩頁嗎?August的東西我都收齊了呢!」喜孜孜的捧著搶來的戰利品,心情好的飛上天。

 

「螢」他一臉突然弄懂甚麼的表情。

 

「我知道,我們是好朋友。」我不願讓他再露出這種表情,唇角輕輕牽起微笑「我不能當你的女朋友,那就讓我當你的忠實粉絲吧

 

 

 

之後某天我在家門口的長椅上看到一大疊的雜誌,上面貼著張小紙條印著娟秀的筆跡。

 

“廠商送的樣本,家裡放不下了,喜歡就收著吧。”

 

 

謬總是這樣的溫柔,雖然多年的暗戀未果,但確信沒多少人能比我幸福。將紙條湊到唇邊輕輕的吻了一下,為自己發得小花癡笑了。

 

在我找到下一個能讓我愛的癡狂的人之前,請滿足我小小的心願,讓我繼續用這樣偷偷竊喜容易滿足的心喜歡著你吧!

 

 

 

 

「早餐吃快點,上課要遲到了!」媽媽的大嗓門照慣例得響起,震的耳朵生生發疼。

 

「媽我是大學生了,今天早上沒課你別念了行不行?」這些年我已經養成了每天要翻報紙的習慣,以免甚麼想要的圖片被哥哥搶先一步拿去墊桌角。

 

「這是」端起桌上鮮奶,我努力想把迷濛得睡眼多睜開一道縫往手上的報紙聚焦。

 

“框!”一聲脆響,手上裝滿牛奶的玻璃杯轟然落地。

 

 

 

 

※※※      ※※※      ※※※      ※※※      ※※※

 

普通人 感謝彼此

感謝彼此跟普通人,兩首歌...我不懂為甚麼PIXNET逼它們一定要叫同樣的名字。= =# 

上傳檔案還不給我改檔名是怎樣?反正就是上面是普通人下面是感謝彼此啦...(怒)

因為做了大修改所以重發三跟五。

 

其實謬好像知道螢認識棟

不過唯一的跡象就是螢跟棟同時出現在聖誕節Live演唱會上

但我相信滿腦子都是棟的謬根本沒看到螢站在旁邊。(好可憐的螢)

 

所以就先設定他不知道她們認識吧

 

 

我實在不想一次放太多梗到同一篇裡面...

而且蘇妮在電影最後其實已經接受了棟的選擇,應該不會成為阻力。

 

一切都是某棟的自我掙扎啊!(菸)

 

雖然某人好像給我寫的太優柔寡斷了,不過他本來不就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嗎?= =(沒禮貌)

 

感覺好像有點太虐了?不過我一直以來就有瘧小攻的習慣...(超糟糕的習慣) 

嘛...有愛才虐嘛!沒有愛提都不想提了是在虐啥?

不過話說回來,這兩個人似乎純情到不會進展到確認誰是攻誰是受的階段。(默)

 

vul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amekame
  • 沒錯(點頭) 超純情的
  • 想我當年也純情過...(遠目)

    星霜 於 2010/06/25 06: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