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鈴鈴…”

  吵死了!反手拍掉響個不停的鬧鐘,繼續睡。



  ……十分鐘後……

  “鈴鈴鈴…”



  「好像該起床了…」

  但是有種爬不起來的感覺…腦袋迷迷糊糊得想起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如果以相對論來說,以光速前進的物體會有無限大的吸引力,然後如果人以光速前進,時間就會相對的……怎樣?

  管他的,反正以此類推,床是以光速前進的物體,所以我爬不起來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啪!再度按掉…

  啊啊啊….可愛的床好舒服…



  “碰碰碰!”

  順手在對準鬧鐘拍下去,翻身將棉被罩在頭上,一氣呵成。



  “碰碰碰!”

  奇怪了這鬧鐘是壞了嗎?撐著模糊的眼睛看向安靜無聲一臉(?)無辜的鬧鐘君。



  “碰碰碰!”

  「給我起床!」

  喔,真相大白,是大門外傳來的聲音。

  我抓了抓呈現被炸彈炸過狀態的頭毛,一臉絕對沒有清醒得去把公寓大門打開。


  「早安啊?」努力睜開眼睛…哇賽!好大陣仗?


  「業老兄,床很舒服厚?」Milk(樂團助理)笑得一臉咬牙切齒,一手拍在門框上,大有黑道尋仇之勢。


  「不是說過今天早上六點要錄影嗎?」小薩推了推很少戴的眼鏡,一臉精明幹練的看著手上的錶:「你沒調鬧鐘?」


  「重點是現在已經五點半了,老兄你從頭髮到鞋子沒有一樣是準備好的啊?」Milk斜著眼看著我全身上下的行頭:鳥窩頭+睡衣+睡褲+少了一隻的室內拖鞋。


  「我們提早來逮人果然是正確決定…」發言的Arm蹲在旁邊啃著早餐。


  「幹嘛針對我?樓上那一位一定也還沒起床好嗎?」我大聲抗議不公平待遇:「昨天拍片拍這麼晚,早上五點要起床太不人道了!」


  「......你在說誰啊?」主唱大人咳了一聲,顯示自己的存在。


  啞口無言的看著那位全副武裝,精神奕奕,從頭髮到鞋子都帥到完全看不出來昨天熬夜到兩點然後今天凌晨五點起床的人。


  「快點,繆你去把這傢伙的吉他拎出來,我去把演出的衣服拿過來,小胖你不要暗藏別人的早餐!業你這傢伙快點把臉跟牙洗一洗!」


  一聲令下,馬上行動,不虧是合作多年的樂團,默契驚人



***  ***  ***


  「這一次專輯銷量也相當驚人,歌迷似乎沒有因為六年的長時間而減少任何一分熱情呢!反而歌迷數量一直有增加的趨勢。」


  「是的,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August也會不負眾望的做出更多音樂。」


  「主唱繆首次跟吉他手業一起同台共演,有什麼感想呢?」美麗的女主持人盡職得將話題轉到最近接拍的連續劇上,完美的宣傳佳機。


  「呃…雖然已經很熟悉了,但畢竟第一次在樂團以外的工作碰頭,很新鮮。」

  「新劇主要內容是?可以跟我們簡單做個介紹嗎?」

  「好的,主要是…」


  「兩位人氣都相當高呢!在裡面爭奪女主角,是不是會讓女生遭眾歌迷怨恨啊?」主持人掩著嘴說笑。


  「哈哈…這個嘛,畢竟是演戲啦…」

  「August成立相當久了,據說從學生時代就開始是這組人馬,難道沒有出現喜歡上同一個人的狀況嗎?」主持人話鋒一轉,轉到一個從來沒被問過的話題上「如果以前有過這種狀況,或者是“如果”發生這種狀況,會怎麼解決呢?」


  「呃…」繆似乎被問傻了,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們對女生的眼光差很多!」連忙把話題接過去,打著一貫哈哈的調調「怎麼可能喜歡上同一個人呢?」


  「假設一下嘛?」鍥而不捨的追問。


  「這個…」我沒啥想像力的腦子怎麼可能想得出來甚麼好答案。


  「我會祝福他們。」繆突然回答,帶著一個有點悲傷的微笑。


  「喔…繆還真是理智的人啊!」好像感覺到氣氛不太對勁,主持人終於識相的不再繼續追問下去。


  「那接下來,就讓August在現場為我們帶來新專輯的主打歌吧!」


***  ***  ***



  「哈啊啊…」毫無形象的對空打了個大哈欠…「好、想、睡!」

  「噁~你有口臭!」

  「你才口臭哩!」



  一群人在保母車上打打鬧鬧,突然“同行”的音樂響起,是繆的手機。將手機從口袋拿出來,他看了一眼螢幕,露出一個有點奇怪的表情。


  「喂?」連回答的聲音都帶點猶豫…「有甚麼事嗎?嗯…等一下?晚一點要上一個電台節目,很急嗎?嗯…只是拿個東西?那一會兒在公司下面的咖啡廳好嗎?好…」


  令人一頭霧水的對話結束後,繆探頭詢問Milk…


  「嗯,現在應該有空檔吧?先回公司一下好嗎?讓大家休息一下?」


  「呃…應該可以停個二十分鐘吧?你有急事?」


  「算是吧?跟朋友有約…」他露出一副不想多說的樣子。


  他的哪個朋友不在樂團裡面?一目了然。


  我低下頭假裝什麼都沒聽到。





  車子停在公司門口,大伙上廁所的上廁所,閒晃的閒晃,跟女朋友煲電話粥的煲電話粥。我倒是像專業狗仔一樣,戴上墨鏡用一副不以為意的表情偷偷觀察轉角咖啡廳的動靜。


  出乎意料的快,才十分鐘謬就帶著一個高深莫測的表情回到車上來。

  說是高深莫測,是因為看不出來他在想甚麼。


  接下來的通告很平靜的完成了,很平靜,不是很順利。

  當主持人慣性的把話筒塞給謬的時後,他居然露出一副心不在焉的魂遊表情。好不容易抓到麥克風了,卻愣在原地講不出一句完整的話,我只好把麥克風搶過來發表高論。成員們似乎也發現了今天主唱不在狀態,每個人都努力搶著麥克風生怕冷場。


  一切的謎底就在回家的保姆車上揭開。



  「繆,你的東西掉了。」跟在他身後上車的某人撿起一張從他口袋滑落的粉色卡片…「嘿!這是傳說中的紅色炸彈嗎?」




***  ***  ***

  
  這篇是祝福朋友初次泰國行順利的禮物。^^
  呃,雖然內容不太快樂就是了…orz
  

創作者介紹

夢痕跡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