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默默的將卡片拿回手上,繆努力擠出一個微笑「是啊…」


  老天似乎把整年份的雷都在這時候丟到我頭上,腦子裡隆隆作響,耳邊是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有一句沒一句得興奮對話。



  「誰啊?我們認識嗎?」「嗯…算認識吧?」


  「在哪裡辦?我們可以去嗎?」「可以啊,請帖是給整團的。」


  「你只是想去吃東西而已吧?」


  「繆都沒說不行了你說屁啊?」



  誰來告訴我這一切只是一個夢。

  我聽到的一切,只是一個夢,對嗎?



  名為童話的夢碎了,流淚撿拾的孩子被割的遍體麟傷。






  那天下午,像個遊魂似的在街上晃了半天,好像有遇到了幾個粉絲拍了幾張照,記不太清楚了,我想自己應該笑的像臉抽筋一樣。


  為甚麼要心情不好?從來不曾順利過的情路上,最強大的情敵要結婚了。

  我應該要高興,應該要仰天大笑的。


  但我只覺得很痛苦,究竟是為了繆付出這麼深的感情卻沒有回報而心痛,還是為了就算那傢伙消失了也不會得到任何機會的自己感到悲哀。


  就算後來怎麼無奈分開,他們至少曾經如此相愛。


  而我,從來不曾得到,以前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在抵達公寓門口時接到了一通繆的電話。


  “…有空嗎?今天我想喝一杯。”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正常,但其實他不應該要這麼正常的。


  一掛掉電話我就毫不遲疑的往樓上前進,一點也不意外的看到他低著頭坐在廚房吧台邊的身影。旁邊的冰桶裝著滿滿的冰塊,平常只有裝飾功能的酒櫃裡能想到酒精濃度最高的瓶子全部被拿了出來。


  「嘿…」我不知道該說甚麼,只是輕輕的把手放到他肩上。


  「你來啦?坐吧!」他看起來倒是很冷靜。


  我咬牙,簡直他媽的太過冷靜了!


  「你沒事吧?」我一屁股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能有甚麼事?」他輕輕笑了笑,晃著手邊的玻璃杯「只是心血來潮想喝。」


  …少騙人了…


  我真想這樣狂吼一句,然後抓著他的肩膀加上劈面兩巴掌狠狠的把他臉上的笑容打掉。


  但我只是幫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看著杯中清澈的琥珀色液體,冰塊碰撞的清脆聲響彷彿正在嘲笑我一樣。


  身陷在無望的愛中無法自拔,我又有甚麼資格教訓他?


  就像不論他內心深處再怎麼想要當場撕了那一張婚禮邀請卡,也必須露出燦爛的笑容祝福對方幸福快樂一樣,即使再怎麼無力也要邁出堅定的步伐離開,毫無意義的保留住自己最後一點尊嚴。


  無論我怎麼想要俯過身去親吻他眉梢的寂寞,想要擁他入懷為他驅趕寒冷,多渴望讓他知道這些年我對他的愛究竟有多壓抑深沉,也必須基於朋友的道義上陪他共飲這一夜愛情的苦酒。


  兩人都一樣有痛快喝一杯的理由,那何不就這樣放任思緒沉醉,共飲杜康?


  我們瘋狂的笑鬧,灌下一杯又一杯烈酒,嘲笑所有共同的有趣回憶,話題從高中保健老師的暴牙講到終於結婚的奧哥被老婆吃得多死。


  是不是只要一直這樣笑下去,就不會記得傷心哭泣的理由?


  記憶和愛情是如此可怕的東西,每一次當你想要遺忘,就會再度回想,最終會成為一段又一段在腦中不停重複播放的膠卷。


  最後我們一起躺在冰冷的瓷磚上,任憑入秋的涼意愛撫渾身。額上的汗滴與肆意崩騰的酒意,他醉了,我也醉了,他在我面前醉得如此媚惑,毫無防備。


  水珠順著他光滑的臉頰滑下,在肌膚上留下一道道曖昧的膚色月光,沒有精神也不想去探究來源究竟是酒精造成的汗水還是那對水亮眸子的結晶。


  「……」瀲灩的眸子罩了層水霧,水澤的粉唇緩緩吐出一個字。


  幾近失靈的耳朵沒接收到,也許本能的不想知道,那是甚麼字。


  他毫不客氣的湊了過來,一把揪住我的領子,搖頭晃腦兼口齒不清的說:「你、很遜…我都還沒醉,你這陪酒的憑甚麼先醉?」


  「呵呵…」沒醉的時候你會說這種話嗎?想不到能說甚麼,我只是笑。


  你知道嗎?很久以前我就醉了,被這壺名為繆的佳釀灌得醉醺醺的,酒精中毒這麼多年都不想醒過來。


  終究是攝入過量酒精,他一頭紮進我的肩窩裡,單薄的襯衣瞬間滲出一絲絲的濕意。


  「我,很累了…」看不清楚他的表情,視線盡頭只看到窄窄的肩膀一聳一聳的顫動著,模糊不清的醉言醉語,連被他靠著的胸腔也跟著言語震動「…想、想睡了…」


  我多希望自己現在是真的醉了。因為他是這樣美,這樣脆弱,讓人想犯罪,想觸碰。如果我是真的醉了,醉的連這樣一點理智也沒了,是不是比較心安理得一點?


  小腦袋以一種理所當然的態度倚在我的肩上,纖長的手指無力的動了動,彷彿朝陽下盛放的花朵,最後安靜微曲著安放在胸前,紅潤的嘴唇喃喃了幾聲外星語,終歸寂靜,帶著微微翹著的可愛弧度進入夢鄉。


  你不應該,這樣對我毫不設防的。


  全身血管熱到快爆炸,血漿彷彿瞬間置換成高濃度酒精。咬著牙,指甲深深陷入肉中,將身體朝著反方向蜷縮起來。


  苦笑,即使意識模糊理智薄弱到這種程度,還是連他的一根手指也不敢碰。


  他媽的我真不是男人…



***  ***  ***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