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就算發生了天塌下來的大事,日子還是會照常的過。那一天大醉了一番後,我們的日子基本上就恢復了正常。

 

  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彷彿被他另存新檔一樣收在不知道腦子的哪一個資料夾。一直知道繆是個隱忍的人,但我在這段時間對他的佩服達到一個新高。

 

 

  不過想想,我把這個天大的秘密藏了這麼多年,也夠深沉了。

 

 

  在那個青蔥年華,我也曾經期待過也許有一天,只是也許,也許他會回頭看我一眼。也許有一天,他會撞見我會來不及藏起的愛慕眼神。有一天,我們之間不會有那一步的距離。

 

 

  生日的時後,我曾經偷偷的想著I wish…

 

 

  然後在某一次沒睡著的英文課上得知Wish這個字是用在你知道它不會實現的願望上面。

 

 

  自嘲的想,我的人生真的很糗,不但愛上一個永遠不會看自己一眼的人,連下意識許下的荒繆願望都知道它永遠不會實現。

 

 

  也許有一天他會回頭看我,這是我小小的願望,而這世界上從來不存在著也許。

 

 

***  ***  ***

 

 

 

  如果說棟是水晶,那繆就是鑽石。

 

  水晶透光,沒有雜質,看的一清二楚,需要好好打理否則易蒙塵;鑽石折光,炫目的不敢逼視,讓你看不到上面任何一點瑕疵,但它並不是真的沒有瑕疵。

 

 

  他是個堅強又驕傲的人。

 

 

  我其實並不想去,但想到要由他一個人面對那種場面,身體就不由自主的把衣櫃裡好久沒穿的西裝搬了出來,一邊想著不要湊熱鬧一邊忙著打領帶。因為任憑我如何思考,都想不出比陪他去更好的方法了。但那種場合尷尬的是我啊?

 

 

  要關心這樣一個人怎麼這麼難呢?

 

  輕嘆,喜歡你真是自討苦吃。

 

 

 

 

  大學畢業找工作,工作穩定後討老婆,結了婚後生兩個小孩,最好一男一女。

 

 

  在對這一位彷彿把兒子人生規畫寫在臉上的老媽打過招呼之後,我突然能理解為甚麼繆的反應可以這麼平靜。

 

 

  他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了,比我們所有人都要早。

 

  再度嘆氣。

 

  如果照嘆一口氣會倒楣三年的理論,我再繼續嘆氣下去就可以累積到下下輩子了。

 

 

 

  那披白紗的女孩有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柔順的半長髮披在肩上,氣質清新淡雅,笑起來的感覺很熟悉。我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一模一樣的笑容。

 

 

  但畢竟是不一樣,眉間不是那樣的淡淡憂鬱,眼眸不是那樣的星光燦爛,笑容不是那樣的炫目惑人。

 

 

  還好為了彈吉他把指甲全剪了,否則以我握著手的力道八成就要血濺當場。

 

 

  現場不相干人士似乎異常的多,那位漂亮新娘似乎是我們的忠實歌迷,AB有人會來參加婚禮的消息不知怎麼就走漏了出去,只能說網路真是大禍害。

 

 

  也許這樣也不錯,對付要求合照的歌迷比對付原本想像得尷尬場面簡單多了。頭昏眼花的被拉著滿場跑的時候我是這樣想的。

 

 

 

  做為難得的貴賓,在場的所有賓客都起鬨著要繆獻唱一首。

 

 

  我皺起眉頭,轉頭觀察他的表情。心裡打定主意,只要他露出一絲勉強,拼老命也要把這不人道的鬼要求推掉。

 

 

  但他只是微笑了一下,點了點頭,轉頭對我示意上台。我們將台上的樂隊趕了下去,今天有跟來的幾個人佔據了各自的位置。掛起了吉他,我站到老位置,離他一步之遙的右後方。

 

 

 

  「唱閉上眼」繆轉頭輕聲的囑咐,輕到幾乎聽不到。

 

 

 

  原本還有些嘈雜的會場瞬間鴉雀無聲,打下的燈光暈黃的籠罩在小舞台上。他長長的睫毛安靜的垂著,昏暗到看不清楚眼神跟表情,只看到一點點細碎的光芒在羽睫下閃爍。

 

 

  清澈透亮的嗓子,忽悠悠的晃過每個人的心。雨絲一點一點灑在心上,生生的疼。

 

 

 

閉上眼吧…我親愛的

沒有什麼讓你操心

你所背的包袱
讓我們像夢境裡共同渡過

 

 

  多熟悉的場景啊?

 

 

  我不由自主的回憶起那一年的冬天,他也是這樣深情款款的看著台下,唱著情歌。同樣的衣香鬢影,對象相同,卻早已物是人非。

 

 

  那時候,世界多麼單純。每個人件事在我們眼中都如同冬陽,明亮溫暖。我們無所畏懼,大聲說愛,大方流淚。

 

 

  我們的十七歲,畢竟只是幻夢一場嗎?

 

 

  當年那個不求回報、單純祝福心上人的少年,現在站在台上,迷網又痛苦的抱著吉他,看著你在深愛之人的婚禮上演唱情歌的背影。

 

 

  而你呢?當年青澀勇敢的孩子,不小心拐錯了個彎,現今去了哪裡?找的到路回來嗎?

 

 

 

你…大概不需要煩惱

不需為瑣事而煩惱

大概不需沮喪

去尋找他人來解除你的苦痛

有一人願意為妳

同渡風雨

只想你知道

 

 

  我相信,那一年的後花園,那天你傻傻的撫唇。

 

  那些美好得像是愛情一樣的東西

 

  一定不只是我們的錯覺。

 

 

 

  「用這首歌,獻給新娘新郎,祝福他們永遠幸福快樂。」然後他放開麥克風,向台下舉杯微笑,仰頭一口氣喝乾。

 

  是燈光太強,一定是。

 

  指尖劃下最後一個尾音,我微微仰起頭,感覺到一絲涼意滑過眼角消逝在鬢邊。刺眼的燈光自上而下灑落,細瘦的雙肩渾身裹著明亮的孤寂卻依舊穩穩的挺直,一點顫動也無。

 

  無論多少年過去了,我依然會為了你的那抹背影感到悲傷。

 

 

***  ***  ***

 

 

  真是篇悲傷的文章,自己看都覺得有夠虐。

 

 

創作者介紹

夢痕跡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amekame
  • 真的很悲傷 我都要哭了
    這篇很適合拿陳奕迅"婚禮的祝福"當背景音樂

    "你要我舉杯我只能回敬我的崩潰"
    "你我曾那麼好 如今整顆心都碎了你還要我微笑"

    Mew真是個讓人心疼的孩子
  • 以電影為基調可以虐的比較兇,因為有原著設定,繆的個性也比較好虐。現實就.....歡樂的沒邊.......(遠目)

    星霜 於 2010/06/25 06: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