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微笑,保持微笑。

    接下來莫名其妙的應酬讓我們滿肚子悶氣,明明是婚禮卻被搞的像歌迷簽名會。  

  已經第三杯了!那個一臉色瞇瞇的傢伙一邊閒聊一邊往他手上塞馬丁尼是存著個甚麼心啊?!

 

   掌中的高腳杯在我的怒火下壯烈成仁,隨手將屍首拋入垃圾桶,走上前去,不著痕跡的用手上的香檳跟他手上那杯高濃度飲料偷天換日。

  

  勸酒的男人露出有點心虛的古怪神情,繆也向我瞥了一眼,似乎有點嗔怪我不該一言不發且在眾目睽睽之下擅自A走了他的飲料。  

  還瞪我勒?你以為那杯透明的東西是開水嗎?以某人不能稱上豪邁的酒量,被人用這種刻意的速度灌馬丁尼,我保證不用到半個鐘頭就趴了。

 

   環伺了周圍一圈,每位兄弟都喝得渾然忘我,大有努力喝回本之勢。

   先別指望他們了,我可不想當搬運工。

 

   "好好盯著這個一點危機意識也沒有的傢伙才是當務之急。"我心想,一臉不在意的模樣,順手又從他手上拎走另一杯不知道誰塞過去的高酒精濃度飲料。

  

 

  白爛愛情故事守則第三條:

   "當講秘密的時候,很容易就被別人偷聽到,而且那個人肯定也是無意中聽到的"

 

   因為喝太多正在找廁所的我,在不小心推開了某扇半掩的門看到某兩人後,靠著牆閉著氣假裝自己是透明人的同時,想起了這一句話。

 

 

  「...歌,很好聽。」獨特的奶氣嗓子,這時後還帶著一點猶豫跟濕氣。 

    「謝謝...」繆背對著門,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難堪的沉默漫延一地,外面會場的嘈雜聲響絲毫傳不進去,彷彿被某種不知名力量隔絕在外。我很想逃,非常想。但是腳生了根似的定在原地,不知道究竟是酒喝太多腿軟了還是怕弄出甚麼聲響。

  

  「繆...」

   「嗯?」

   「你知道的...其實我...」語調中帶著一絲焦急。

   「我知道。」溫柔又堅定的打斷他的話頭,對方伸出一半的手僵在空中。繆微微抬起頭,看不見臉,他對面的棟露出難以描述的悲傷神情,雜著哀傷與心疼。

   「告訴我...你會幸福的,是嗎?」

   「......嗯。」放在半空中的手無奈的握成拳頭,緩緩放下,咬著牙吃力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他再度低下頭。

   「...你也,一定,要幸福。」猶豫了半天,棟終於吐出這句話。

 

  請你,一定要幸福,幸福的讓我啞口無言,幸福到讓我後悔,求你...

 

  「我會的,謝謝。」

 

  對話到此結束。

 

 

 

  檔了一個晚上的酒不是蓋的,那些人塞給他的飲料全都在我的肚子裡,現在血管裡的酒精成分應該比水還多。

  踉踉蹌蹌幾乎可以說是用跌進廁所裡,剛剛看到的一切消化完之後在胃裡翻江倒海,抓著水槽邊緣就開始狂吐了起來,吐到眼淚都掉出來了。打開水龍頭沖腦袋,冰涼的水從後腦當頭澆下,希望冰水可以讓腦子保持一點清醒。 

 

  不是沒當過醉鬼,但是沒當過這麼痛苦的醉鬼。 

  當我以這副狼狽模樣出現在大廳時,嚇到了一大票人。

  

  「天啊...你是被誰打了?」小胖嘴裡咬著的雞腿都被我嚇的掉了出來。

  「不不...肯定是撞鬼了!」Ong也湊了過來,還一臉狐疑的東張西望「我就想這地方陰氣很重...」

  

  沒力氣理他們,我現在眼前一片天旋地轉,要固定住視線都很困難了。

 

   「有點晚了,我想回去了。」繆不知道甚麼時後走了過來,神情平靜,看到我頭髮全濕透、眼睛裡可見血絲的模樣,也著實嚇了一跳:「你是怎麼搞的?」

 

   「被打了!」

   「撞鬼了!」

 

   「是被打了還是撞鬼了?」聽到繆沒好氣的問句,只是我沒力氣回答。

 

   「我說是被人打了!」「不不不...肯定是見到鬼了!」

   「會不會是被鬼打了?」「有可能,非常有可能...」

 

   那兩個腦子接錯線的人還在繼續無意義的爭執,只是耳朵已經接收不到了。

 

   今天真丟臉,真該傷心的正主兒沒倒,我反而快倒了。

  

  不知道最後到底是一頭栽在誰身上,只知道臉上濕了一大片,還好連我自己都分不出來到底是自來水還是汗水,或是甚麼其他。

 

   「繆...」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說甚麼,就這樣嘴巴打結似的吐出一個字,然後就徹底醉昏了過去。

  

***  ***  ***

  

  拼不回去,永遠拼不回去了... 

  小小聲的抽泣,指間瀰漫著鐵鏽味,掌中滿是玻璃鞋的碎片。

 

 

  隔天一早起床的瞬間,體悟到:絕對不要把烈酒當水喝。

   我的腦子目前的狀態就像是昨天晚上被坦克車輾過去一樣...

  

  「呃...我的媽...頭怎麼會這麼痛?」勉強睜開眼睛,映入眼中的...不是我自己的房間。

  

  呃...這裡是哪裡?扶著抽痛的腦袋環顧四周,身上蓋的被子是清新的草綠色,旁邊牆上半開的衣櫃,還有牆上的畫框......等等...這裡是...

  

  「醒了?」一顆腦袋從門口探了進來,半濕的頭髮上還掛著一條毛巾「你也睡太久了...」

  

  「呃...」這裡是繆的房間...我心虛的往下摸了摸褲子。

  

  嗯,穿的好好的,鬆了口氣。

  呃......說起來這也是沒辦法的反應不是嗎?

  

  「為甚麼,我會在這裡啊?」好老梗的台詞,不過我是真的搞不懂啊。公司安排給我的公寓就在下兩層,幹嘛不把我扔進去就算了?

  

  「你根本沒帶鑰匙出門...」繆有點沒好氣的說:「要不然你以為我喜歡把全身酒臭的人帶回家嗎?酒是這樣喝得嗎?你到底喝了多少?」

 

   「還好意思說...我不是都幫你喝的嗎?」嘴巴上滴滴咕咕,卻很沒種的不敢大聲說出來。

   「你說甚麼?」

   「沒事...」

   「拜託你去洗澡洗臉,酒味很重...對了,解酒藥在餐桌上。」

 

   爬起床乖乖領旨。

  

  「那個...」轉頭想要問有沒有換洗衣物可以借...

   「嗯?」繆剛走到床邊捲起袖子準備換床單,保持著彎下腰的姿勢回頭看我。居家T恤放在褲子外面,不像平時一樣紮得緊緊的,寬大的布料順著腰線自然向下垂落,露出一截白皙纖細的腰身。

   「沒事!」努力轉開視線,我很沒用得摀著鼻子轉身就逃進浴室裡。

   今天才知道自己心臟這麼不好...對著鏡子仔細檢視鼻子有沒有流出甚麼紅色的不明物體。

 

   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打開蓮蓬頭調低溫度狂沖水。

   啊啊啊...誰來救救我啊...

 

  

***  ***  ***

  

  感謝朋友提醒,我又忘了更文這樣...(喂)

   某人居然說自己再算日子害我整個很慚愧。orz

 

  這一章,因為我個人堅持一章一定要放到近兩千字,所以變得有點怪。

  因為最後一段應該是下一章的...= =

  沒時間修改,大家就當作看預告片(其實根本沒有預告功能)吧!<=喂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