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最近,常常覺得肚子餓。

  「奇怪了這不是Mac的台詞嗎?」

  這是他照實跟某主唱訴苦了之後得到的簡短且毫無建設性回應。

 

  「我是問你有沒有解決方法。」

  「你這樣鄭重的發問了,我就大發慈悲的回答你,肚子餓了,就去吃東西!」隊長大人用手上的紙張做出趕蒼蠅狀手勢。

  「你這樣有講等於沒講啊!」發出抗議。

  「這白癡問題本來就是有問等於沒問啊!」跟此人鬥嘴,零勝兩百五十九敗,勝率零。


  「みんなさん こんにちは わだしわPCHY です」某人繼續低頭念著日本宣傳影片用稿。

 

  於是他也跟著靠過去看著湊熱鬧。

  「噯,日文真的長得很奇怪耶?」

  「身為泰國人,應該沒資格說人家的字長的奇怪吧?」

  「啊,說的也是...」隨手拿過桌子上擺放的書籍,翻開:「初級日文,你還真勤快...」

  「當然,我可是為了要去聽平井堅的演唱會做準備呢~」

  「這句...是甚麼來著?我要開動了?」手指游移到書頁的某一處,嗤笑了一聲:「為甚麼吃飯還要先跟別人說我要吃飯了?張嘴就直接吃了嘛!」

  「餐桌禮儀嘛!誰像你?」不屑的翻翻白眼。

  「是是,吶...這句怎麼念啊?」

  「いただきます」

  「......?」照本宣科的念了一遍,自己很滿意,倒是對面的人一臉不快。

  「...給你讀起來好詭異。」不滿寫在臉上。少年轉大人的臉上還帶著些許稚氣,淺色的薄唇微微翹起來,淺淺的自然蜜桃色分外可口。

 

  愣愣的盯著他看了一下,隨即聳聳肩不以為意,本來就沒有語言天份嘛!

 

  「我覺得餓了...」話鋒一轉,Non突然冒出一句。

  「......剛剛不是才吃午餐嗎?」不可置信的表情寫在臉上...這傢伙肚子裡有黑洞嗎?

  「呃,是嗎?」

 

  其實他也不是真的字面上的餓...但,身體就是有種空空的感覺。

  吃飽了,應該就不會有這種感覺了吧?

 

  思考邏輯正確,可惜診斷錯誤。

 

  「那裡,有歌迷送的餅乾,你肚子餓就拿去吃吧!」隨手往角落一指。

  突然想起要緊事,神色一斂,開口警告:「我告訴你,雖然我們不是偶像團體,體重也不重要,不過要是你屁股大到要買兩張機票的話,你就不用想出國去了!」

 

  「呃...不會啦!Medeaw肚子那麼大了都只需要一個位置了...經費不夠的話看看扮成孕婦可不可以打折?要不然可以試著把Ong裝進行李箱裡喔!」嘴巴裡滿是餅乾的吉他手正用他寬度驚人的眉毛做出自以為令人安心的表情,肆無忌憚的說著樂團幕後老闆以及無辜團員的壞話。

 

  「哼哼...」轉過頭去,眉毛一揚:「等一下!你吃錯盒了!」

  「咦咦?有嗎?」疑惑的觀察手上的包裝紙。

 

  「這一盒是我特別買到的夏季限量版(?)口味零食啊!死Non你這王八蛋!!給我吐出來!」衝上前去一把揪住一臉無辜捧著餅乾盒的人的脖子一陣狂搖。

  「等、等等!放手...放手!」

 

 

  夏天午後,起風了,從樹枝間穿過,些微腦人的暑意夾雜著夏天的潮濕氣味,乎悠悠吹將過來一陣窗外果實腐朽的甜香。配上曼谷法正大學外某公寓內正上演的死黨為食物相殘暴力戲碼,說不出的搭調。

 

 ***   ***

 

  「貪吃鬼得腸胃炎,哼哼,真是報應...」不良主唱坐在床頭邊的椅子上,手中拿著水果刀。一邊削著水果一邊報以嘲笑,明顯還為了上次被某病人誤吃掉的那盒限量版點心不爽。

  「那個,腸胃炎連水果都不能吃的。」站在窗戶邊正對著玻璃檢視髮型的Joker好心提醒,手上華麗的金屬環叮噹作響...心裡倒默默想著毫不相干的事情:嗯,新髮膠很好用,頭髮連一根都沒翹錯地方,完美。

  「誰說要削給那白癡吃的?是我自己要吃的!」說完了還不忘用拿著凶器的手對床上比劃比劃,無良的欺負肚子餓還不能吃東西的病人,咧出一嘴完美白牙,一派得意。

 

  啊...好久不見的惡魔尾巴跑出來了。

  病房裡眾人同時感到一陣惡寒...

 

  果然因為食物引起的怨恨是很好很強大的!

 

  感嘆完老大好久不見的小惡魔性格之後各自繼續手上的工作:Wan拿起洋芋片繼續吃,Tor拿起漫畫繼續看,Arm拿起電動繼續打,剩下的人手一支手機或PSP,認真的盯著螢幕。全體自動無視臥病在床餓得快死的隊友,完美的詮釋成員愛三個字的負面涵意

 


  昨天晚上腹痛如刀絞加上吐得要死要活,連平常壯的跟牛的某吉他手都只能乖乖躺在病床上一臉蒼白的扮演死人。

  同時感覺到肚子痛跟肚子餓,世間少有體驗,不輸上次在海邊同時得到感冒跟曬傷。

 

  「...水蜜桃果凍...」餓得發昏的吉他手夢囈似的說了一句。

  「啥?」離床最近的Pchy聽不清楚他在講甚麼,既然現在嘴裡吃得是某人無福消受的水果禮盒,那他就大發慈悲的聽聽看這個吐到差點脫水的倒楣鬼的需求好了。

  「你剛剛說甚麼?」

 

  某病人正處於神智迷糊,明明已經肚子餓到一個里程碑了還因為這萬惡的腸胃炎滴米不進,這廂看到食物(?)心情簡直可以用心魂俱碎形容。

  燒道迷糊的腦子裡不知怎麼就出現了之前的對話。

 

  嗯,說過的餐桌禮儀...

  吃東西前要說...


  「...いただきます...」

 

  「甚麼啊你這傢伙到底在說甚麼?」皺著眉,為了把話聽清楚而湊得更近一些。

 

  然後就是眼前瞬間放大十倍的臉,以及嘴唇上輕輕被掃了一下、濕濕軟軟的觸感。

 

 

  病房裡的所有人瞬間石化,包括剛剛彎著腰,嘴唇被當成食物偷襲的某人。

  肇事者卻帶著一臉心滿意足的安詳,仰頭一躺,睡著了。

 

 

  某人臉色由紅轉白再變綠...

 

  眾人臉色由綠變紅再變白...

 

 

  「老大、老大,冷靜點!」

  「刀子!注意那把刀!」

 

  「媽的!這種緊急時刻Non你還真的給我睡著了!?」

  「快...來人!來人快點抓著他!要出人命啦!」

 

 


  「我要宰了你!!!!」曼谷某醫院病房爆出一聲怒吼,慘絕人寰。

 

 


  久病不癒,藥石罔效;對症下藥,藥到病除。

  從此之後,AB團的某吉他手再也沒有莫名其妙覺得肚子餓了。

 

 


*** *** ***

靈感來自於導演版DVD附錄演唱會。

 

主持人問聽到情歌有什麼感覺,某人說:我覺得我肚子餓了。

雖然以他的風格,這回答應該(絕對)有刻意搞笑的成分在,但實在很可愛。

演唱會慶祝(?)文,終於寫完了作者好開心啊!(灑花)<=你根本就在蓄意破壞別人形象吧?

 

雖然我好像從來沒有寫過這種風格的短篇文章,但整個寫的超順,嘖嘖...

我個人是邊寫邊大笑啦...不覺得很可愛嗎?XDDD(可愛妳個鬼)

祝演唱會順利。(散花)

 

本文同步發表至台大PTT實業坊Siam-star

 

 

 

創作者介紹

夢痕跡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