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膜拜似的輕輕觸著朝思暮想的唇,散發著微甜的清香,柔軟得不可思議,我一直引以為傲的理智就這樣光榮的連續罷工了好幾秒。

  然後我就被自己大膽的踰矩嚇得出了整身的冷汗。假裝若無其事得移開臉,心虛得觀察那位看起來已經睡到不知到哪裡去的人的動靜。




  老天求求你~只要讓他沒發現我可以把整個零錢袋扔進許願池裡!!


  好像沒醒…


  這是吊兒啷噹一輩子的我第一次相信世界上可能真的有神可以聽見我的禱告。

  坐如針氈的度過了漫長(其實只剩十分鐘)的路程,好不容易撐到拍攝場地,Milk拉開門得第一句問題就是…



  「是沒開空調嗎?你滿頭都是汗耶!」搭配上一個疑惑的眼神。

  「啊哈哈….是啊好像有這麼一點熱!」我像觸電一樣跳了起來,沒頭沒腦的就往車外狂衝。

  「唉呀?」被我一頭撞開的女孩嚇了一大跳「這是怎麼了?內急也不是這種急法吧?」



  接下來整個上午的拍攝我都在觀察繆的反應,還好被眼尖的工作人員一把抓回來,要不然我差點不專心到連人帶道具摔進旁邊的池塘裡。

  在發生差點把女主角的裙子踩破一個洞,浪漫的餵蛋糕叉子卻差點戳到對方鼻孔還有明明就是借位卻恍神到一腳踹中某替身演員的重要部位這些意外之後,我終於在導演烏黑的臉色下恢復平日的水準。

  繆一定沒有發現,謝天謝地。

***  ***  ***


  其實那時後繆是醒著的。

  唇上突然的柔軟接觸讓接近睡眠狀態神智模糊的他反應好一陣子才驚覺發生了甚麼事。但是他沒有馬上睜開眼,因為對方只是觸了一下,停留幾秒之後甚麼都沒做就離開了。

  動作輕的像夢一樣,難怪他反應了這麼久才了解到發生了甚麼事。

  腦袋浮現兩個疑問,是誰跟…為甚麼?

  是誰這一個問題馬上就得到答案,因為他身邊那時後只有一個人…這白癡問題鐵定是他嚇傻之後的產物。

  但…為甚麼呢?



  某人整場拍攝過程鬧的笑話都快要可以拍一個NG版的SP了。

  看著他非常著急的跟女主角以及替身演員行合手禮道歉。

  倒楣到被恍神的他將奶油糊到鼻子上的女主角為了保持形象只好努力露出一個疑似嘴角抽搐的微笑原諒他。臉上掛著三條線的化妝師在一旁相當努力的想恢復完美妝容,臉上帶著微笑,表情卻像是想要把他扔進太平洋。

  至於那個被踹到…的臨演就更不用講了,八成會在心裡留下陰影吧?以後聽到他們的歌說不定都會嚇得發抖。

  唉,繆自己都快要覺得上午那件事九成是個意外了。



  還好後來恢復正常,要不然這MV的膠卷成本就要比戲本身高了。某人在回公司的一路上都相當喪氣,八成是正在為了自己剛剛像低能兒的表現懺悔。

  果不其然,才剛回到公司就被團員狠狠的嘲笑了一番,情報提供者當然是偉大的助理小姐。


  「我的天啊!你以後要怎麼交女朋友啊?」

  「居然連餵蛋糕都會把奶油糊到人家臉上?」

  「笑死我了~噗哈哈哈!」

  某業自知理虧難以(無法)反擊,只好望著天假裝沒聽到。

  這時某個人的包包裡傳出一陣急促的鋼琴樂。


  「哈!邁可森的“大黃蜂的飛行”!」Wan即時報出曲名「哪位仁兄的來電?需要你用到這麼緊急的音樂!」

  狠狠瞪了他一眼,小胖躲到一邊接起電話:「喂?媽…」

  「噗…居然對老媽的來電用這種音樂,這兒子太不肖了吧?」不知道從哪一個人的口中爆出一陣大笑。

  「耶?大伙都是搞音樂的,連這種事都要講求藝術!」有人為正在被嘲笑的小胖抱不平了。

  「是啊是啊~我記得你媽的來電是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啊!」

  「你不講話沒人當你是啞巴!」某人不甘示弱的反擊「需不需要我告訴你女朋友,你上次把正妹歌迷塞來的電話來電答鈴設成…」

  「啊啊啊你給我閉嘴!!」


  接下來以歡樂著稱的某樂團休息室中又是滿天飛舞的兇器配上成員互掐的和樂(?)景象…

  縮頭躲過不知道從哪個人手上飛出來的樂譜,繆突然想起之前發生過的一件事…


  有一次業把手機不知道亂扔到哪一個角落去,大伙東翻西找半天,自己倒是很聰明的把手機掏出來直接撥號。

  一個帶點滄桑的男聲從吉他盒下面傳了出來,手機標榜了它的存在。

  “耶?這哪一國的歌啊?旋律不錯喔!”那時後Ong無意問了這樣一句。

  “喔…是、是首中文流行歌。”業露出一個難得的古怪表情,用簡直可以稱作慌忙的動作把來電掛掉,然後心虛的偷看了他一眼。

  那時候自己只覺得有趣,原來這一個看起來臉皮厚到不行的人也有窘迫的一面,這一件事並沒有放在心上太久。

  但是……



  事實證明要在幾千首歌裡面找到這樣的一首連歌詞都聽不懂的歌,神仙也做不到。

  「唉…」這種做不到的事情,還是放棄好了,畢竟只憑直覺認為那首歌可能跟那個吻有關係。有沒有哪個朋友平常有在聽中文流行歌的呢?心裡緩緩浮現甜美女孩長髮披肩的背影。



  「沒有歌詞,真虧繆你哼的音夠準,要不然我還真想不起來是哪一首勒~」螢喜孜孜的把檔案從電腦裡存入隨身碟裡,轉身遞給繆:「怎麼突然開始聽中文歌了?」

  「嗯…就是覺得這首歌挺好聽的,你有它的歌詞嗎?」

  「啊,有啊,但是繆你看得懂中文嗎?」笑著看他一臉窘迫「我去叫老哥幫你翻譯一下吧!等一下寄簡訊給你。」

  「那就麻煩妳們了。」合手道了個謝。


我愛的人 不是我的愛人
她心裡每一寸 都屬於另一個人
她真幸福 幸福得真殘忍
讓我又愛又恨 她的愛怎麼那麼深

我愛的人 她已有了愛人
從他們的眼神 說明了我不可能
每當聽見 她或他說「我們」
就像聽見愛情 永恆的嘲笑聲



  螢幕上的字一個一個映入眼中,像那個吻一樣,清楚到連想要反駁都無從說起。

  「…為甚麼?」手裡的手機順著無力的指縫滑落,幾乎是跌坐在沙發上,深深的將臉埋進掌中:「…為甚麼呢?」


***  ***  ***

  來電答鈴的點子是一開始就有了,但為甚麼我是選這首歌呢?
  因為我在寫序的時候腦子就是浮現這首歌,跟老妹要來之後聽著它寫了一萬字。

  聽到老妹都抗議:拜託老姐你不要再放這首歌了!這男的越聽越衰!>”<

  有人說某業君為愛無私奉獻,是這樣沒錯…
  但有人看過白馬嘯西風嗎?(很跳Tone)
  
  記得這句話嗎?「如果你深深愛著的人,卻深深的愛上了別人,有甚麼法子?」
  我相信不會有人天生這麼無聊等著為愛人奉獻一切,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創作者介紹

夢痕跡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