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噹~我剛剛在抽屜找到的,上次廣告後送來的最後一杯泡麵!」Pchy帶著一臉獻寶似的表情把淺綠色小杯狀泡麵舉到眼前「是我最喜歡的口味喔!」

 

  「啊,原來還有剩啊?」抱著吉他的Non一屁股坐在擺著書包的桌子上,朝前方瞥了一眼,繼續低頭調音。

 

  出現在這樂團面前還有倖存者的食物真是太珍貴了,應該要裱起來好好記念一下才是,怎麼能隨便吃掉呢?

 

  「趁他們還沒來,我們把它瓜分掉吧!」興沖沖的跑到熱水瓶前裝開水,一下課就趕來的pchy餓到快前胸貼後背,似乎完全不想理會這在餓死鬼手下倖存杯麵究竟具有多少價值。

 

  「你肚子餓就吃掉吧,我剛剛沒課有先吃點東西。」

 

  「感謝~」血糖過低的主唱連道謝眼睛都沒離開過那杯麵,一點時間也沒浪費,希嚕呼嚕就吃了起來。

 

  看他吃的這麼高興的吉他手終於受不了,將手上調好音的吉他擱到旁邊,伸手做索討狀:「嗯...我改變主意了,就吃一口就好。」

 

  「才不要...剛剛明明就是你自己說不要吃的!」心滿意足的把最後一口麵塞進嘴裡,露出一臉心滿意足的表情,最後還故作大方的逛到人家面前說道:「湯給你喝一口!」

 

  吃得太高興沒看清楚路的某人一腳踩中不知道是誰掉到地上的衣服,腳下一滑就往前撲倒。

 

  「嘿!你小心點...」剛好坐在他正前方桌子上的吉他手嚇得心差點從嘴巴跳出來,眼明手快得抓住他手臂,一把將人撈起來。

 

  被接住的人是毫髮無傷,但那半杯依然滾燙的湯一滴不剩的全部潑到倒楣的救援者身上。

 

  「好燙!」一個人被燙到,一個人被嚇到。雖然衣服跟褲子擋住大部分的湯汁,但是夏天衣服本來就穿不多,溫度還是直透過衣。

 

  「啊!對不起對不起!」Pchy看他一臉被燙到呆掉的表情,生怕真的被燙傷到哪裡,急上心來,開始動手幫他扒衣服:「快點把衣服脫下來沖冷水!」

 

  終於反應過來的Non也開始一邊抽紙巾擦掉油膩膩的湯水一邊乖乖解扣子。

 

  「還有褲子!你動作快一點啊!」嫌他動作慢吞吞的某急驚風問也沒問就開始動手扯褲子皮帶。

 

  「沒這麼嚴重啦...」噁...泡麵湯好油!「你在急甚麼啊?」

 

  說時遲那時快,虛掩的門被一把推開,August剩下的團員一個不漏的站在門外,總計二十二隻眼睛全部瞪得像銅鈴一般大。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鍵盤手Wan,反應則是...一把掩住小胖的眼睛。站在他旁邊的Joker在他之後終於也反應過來,反手一掌拍到Arm臉上。

 

  「噗!好痛~」被重金屬雙頭蛇手鍊K到臉的某小號手兀自發出搞不清楚狀況的抗議:「發生甚麼事?」

 

  「Wan哥你戳到我鼻孔了啦!」這是小胖的哀嚎。

 

  「呃...泡麵翻了...」還抓著一大把紙巾加上衣衫極度不整的Non似乎完全感覺不到氣氛有甚麼不對勁,很誠懇的向團員解釋狀況。

 

  「真是對不起打擾了我們出去逛個街半個鐘頭以後再回來你們繼續!」Wan丟下一串讓人反應不及的字句,就快速夥同隊友把兩位未成年連拖帶拉的架離案發現場。

 

  「我們團裡還有人未成年,拜託你們下次選人少一點的地方好嗎?」這是某薩克斯手關門前丟下的最後一句話。

 

  「...吃麵跟人多少有什麼關係啊?」轉頭看到某P一陣青一陣白的臉色:「他們跑這麼快是在急甚麼?」

 

  回應他的是一包丟到臉上的紙巾跟一陣狂吼...

 

  「老子的清白就這樣給你毀了!你這笨蛋為什麼不乾脆燙死好了!!!??」

 

 

 

***   ***   ***

 

  超級老套的劇情...

 

  這篇是,對AB代言過的產品獻上最高敬意(?)。<=這人一定會被泡麵公司通緝

 

  題目靈感來源是某一本網路小說"羊肉爐不是故意的"

 

 

創作者介紹

夢痕跡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