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早上我是被一大堆鳥叫醒...

  從樹冠層灑下的點點刺眼陽光還有各類昆蟲瘋狂的鳴叫聲。老套的像偶像劇的戲碼,卻不是真的這麼美好,畢竟我不在舒服的床上。

  甚麼黃鶯出谷之類的形容詞都是屁,這些鳥真他媽的有夠吵...難怪住鄉下的老人家永遠賴不了床。

 

   躺在凹凸不平的泥地上一整個晚上,全身骨頭散架般的呻吟,稍微用不甚清醒的腦袋思考了一下,我嚴正的考慮繼續閉上眼睛假裝自己已經死了的這個提案。

  

 

  嗯,相當不錯。

 

  於是我心滿意足的揣著手上的暖暖包準備繼續仰頭裝死。

 

   等等,哪來的暖暖包?

   我心不甘情不願的睜開眼睛,被近在咫尺的放大睡臉嚇了一大跳,拉開距離一看才發現是某落難同伴睡得七葷八素的樣子。這傢伙得睡相也真夠老實,就這樣默默的蜷縮著身體。右手還真的就這樣傻傻的給我抓著一整夜,乖乖的沒想到要抽回去,可愛到爆炸。

 

   山裡濕氣特別重,披在額前得細碎黑髮跟長長的睫毛都沾著細細的露珠,平常蒼白的頰上泛起一陣暈紅,與翹翹的紅唇組成一幅完美的天使甜美睡姿。

  

  心裡柔軟的地方被輕輕戳了一下,不自覺得輕輕俯下身,想趁著自己膽子還在的時後在粉嫩嫩的臉上偷一個便宜。呃,我還沒膽子大到打別的地方的主意...

  

  30公分...20公分...

 

  10公分...5公分......

  

  某隻不知道哪來的烏鴉瞬間鼓噪了起來。

 

  "叩!"我戴過好幾年牙套的完美的潔白的整齊的牙齒就這樣遭受天使神智不清的頭錘做為意圖偷吃豆腐的懲罰。

  

  「好....痛!!」

 

 

   「你的牙齒沒事吧?」這是繆今天早上一臉擔心的...嗯,第三次問這個問題。

 

  「沒事...」

 

  「...」這可不太值得相信了,畢竟在他被那隻聒噪的鳥叫醒之後,眼睛還沒睜開就被某人可以用響徹雲霄來形容的慘叫嚇醒。

 

  我這叫報應...默默的把眼淚吞回肚子裡。

 

  

  「所以,今天該怎麼辦?」沉默了一陣,繆終於開口打破沉默。

 

  總不能就傻傻坐在這裡等救難隊吧?天知道這林子有多大。

 

  「你的腿,能走嗎?」我探向前去拉開他的褲管,眉頭高高皺起,扭傷的地方都快腫成紫色了...

 

  「我記得拍攝的地方有條溪,昨天晚上撿樹枝的時後在這附近有聽到水聲,沿著走上去說不定找的到人求救。」

 

 

  「嗯,也好,總比坐在這裡甚麼都不做來的好。」

 

  

  「..................」我無奈的看著他努力的想要站直的狼狽狀態,然後感嘆一聲這場景怎麼這麼熟悉啊?不過到底是在哪裡發生過我也已經不記得了...「我背你吧?」

  

  又是咬著嘴巴,一臉不肯妥協的樣子。

 

  嗯..."又是"...他以前有這樣子過嗎?

  

  蹲在地上耐心的等還在硬撐沒事的死小孩認清他根本走不動的現實,自得其樂的想像著他一臉不甘願的表情。

 

  「也未免太可愛了吧?」不知怎麼就真的講出這句話,然後背上就被火辣辣的狠掐一把。

 

 

  某人外表雖然看起來相當紙片,但畢竟是貨真價實的男生,背上的重量讓走在樹根盤錯的森林裡的我走得相當艱難。只不過走到我記憶中小溪得距離就已經氣喘吁吁。

  

  「要不,你放我在這裡等,你去找人吧?」繆趴在我背上提出建議。

 

  其實這建議很中肯也很實際,但我想都沒想就直接一口否決。

  

  「你腳受傷,要是有甚麼熊或蜜蜂之類的跑出來你怎麼跑?」

 

  「我們這樣也跑不了...」他理直氣壯的反駁。

 

 

  「跑不了就別跑。」我回的倒是很自然。

 

  「不跑不就死定了?」

 

 

  「死在一起不正好嗎?」

  

  很本能得順口說出來的句子又帶出一片沉默,我感覺臉上的溫度一點點的升高。這種話我本來以為一輩子都不會說出口的,但經過昨天晚上那番落難對話,似乎根本沒有甚麼話是不能說的。有的東西一但打破了原本的隱密,就會變得無所顧忌。

  

  雖然不知道該歸因於他太遲鈍還是我演技太好,本來就是直來直往的人,這段感情藏這麼多年已經夠奇蹟了。講出來讓一切變得輕鬆多了。

  

  繆昨天的表現讓我放下了不少心,雖然他未必接受我的感情,但至少不會像以前一樣完全不理睬我。

 

 

  過了良久,他只輕嘆了一聲,之後就了無聲息。

 

 

  感覺到他乖乖伏在背上,濕濕的熱氣全吹到耳邊,溫暖的體溫跟柔軟的身體觸感隔著薄薄一層衣料直直透了過來,纖細修長的手指抓著我的衣領。

  

  我可以希望這裡是亞馬遜雨林嗎?

 

  乾咳了一聲,努力將腦袋裡亂七八糟的東西趕出去。

 

 

  「咳...好安靜喔!我唱首歌給你聽好不好?」

  

  「你?」繆的聲音充滿驚訝,相當不可思議「你甚麼時後會唱歌了?」

  

  「幹嘛擅自小看我!」我用力抗議。

  

  「啊,真不好意思,那以後主唱給您當好了。」他嘻嘻笑了一下,嘲笑意味濃厚:「那我洗耳恭聽。」

  

  我臉紅了一下,用力清了清喉嚨。

  

  "閉上眼吧,親愛的。祈求這時刻讓你睡得安寧...柔柔獻唱戀曲,讓你安睡,在天亮前。閉上眼吧,親愛的。沒有什麼讓你操心...你所背的包袱,讓我們像夢境裡共同渡過。"

  

  其實我唱歌挺難聽的,但現在簡直就是絕佳的機會,在他身邊卻可以不用看到他的表情。就一次也好,我想唱這首歌給他聽,只給他聽。

  

  "如果你知道你如何重要,如果你知道很多人愛你,如果你知道他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全為了讓你快樂...你...大概不需要煩惱,不需為瑣事而煩惱。大概不需沮喪,尋找他人來解除你的苦痛。有一人願意為你,同渡風雨,只想你知道..."

  

  我深吸了口氣,鼓起勇氣把最後幾句唱完。

  

  "閉上眼吧,親愛的...終結於此漫漫長路。只要你握我手,信任我。我無限的愛,全給你。"

  

  敝人在下的破銅嗓子驚擾了不少安睡的鳥兒,音符在樹林裡稍微掀起不小的混亂,吱吱喳喳的抗議了好一陣子才回歸平靜。

  

  繆沒有說甚麼評語,也沒嘲笑我音唱不准,接下來的路程兩個人都很沉默。太陽越來越烈,雖然有樹蔭罩頂使其威力驟減。

 

 

  無聲的邁著步子,風吹來一陣涼意,感到肩膀跟後背衣服濕了一大片,我不禁疑惑...

 

  今天不熱啊?怎麼會流了這麼多汗?

 

  

***  ***  ***

  清庫存...

  這篇越寫越長了,已經破三萬字了,實在很糟糕。= =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五元
  • 霜我來了!我回復了好久的心情才有辦法來看文。。
    早上真的太沈重了阿我。。。
    有稍微補一點元氣回來了阿XD
    不過,我要看新的阿新的阿新的阿(打滾)
    期待新的章節囉。。
    是說P的眼淚真的讓我好不捨。。。
  • 是說好像所有人都把一步當成NP看了嗎?(自暴自棄ing)= =
    這篇是電影同人啦電影同人!!

    下禮拜會更新14,不用擔心。
    這篇越寫越柏拉圖了超級糟糕的...= =|||

    星霜 於 2009/09/03 00:44 回覆

  • puddingcat17
  • 霜大人~
    每次看你文章都超有畫面的啦~
    不過...
    下篇要九等了齁~
    诶!?
    "九等"
    是要賄絡Nine的意思!?
    她真的是連骨髓都吸光光
    呵~
  • 老兄你是不是回錯篇啦?
    怎麼我看不懂呢?ORZ

    星霜 於 2009/08/31 23:57 回覆

  • 五元
  • 阿。。我剛剛是打的順手才打P的。。。
    要打MEW要三個字阿XD哈哈哈。。。
    不過我的確有點私心的帶入NP了。。
    呵。。每次想到業的默默付出跟深情,
    我就難過阿。。(到底從哪看到這些的?)
    為什麼你總是覺得沒有人關心你呢。。。
    業阿!!來我懷裡吧!!!
    哈哈哈。。。
  • 沒差~連我妹都跟我說她分不清楚現實的差別了!(噗)
    果然是同一批演員的問題啊...orz

    去吧去吧~他給你抱,小P留給我~<=所謂坐地分贓

    星霜 於 2009/08/31 23: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