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不知道是不是車子的顛簸讓這一覺睡的不太安穩,明明只是半個鐘頭不到的路程卻似乎發生許多事。不但作了個長夢,夢裡晃過的全是一絲一乎抓不住的影子,差點喘不過氣來。

  

  最後我是被自己的夢嚇醒的,全身陡然一震,額前冷汗涔涔,背後衣服濕了一片。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繆正端坐在駕駛座看報紙,車子好端端的停在公寓的地下停車場。周圍一切安靜得不得了,車廂裡只有我自己的喘息聲。

  

  脖子上剛剛電視訪問打的領帶還正正經經的繫著,哽的喉頭很不舒服。剛起床低血壓的腦子裡空白一片,一時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眼前一切究竟是真是幻?

 

 

  「…你剛剛夢到甚麼?」折起報紙,繆看似漫不經心的問。

  

  「我,我剛剛有說了甚麼嗎?」隨手扯鬆領帶結,扒了扒汗濕的頭髮,我一頭霧水的反問,經過剛剛一陣低血壓與半驚嚇的恍惚,那個本來就不明確的夢被折騰掉一大半,現在壓根想不起來適才夢到了甚麼。

  

  「…沒什麼…你睡好久了,走吧。」繆推開車門,逕自下了車。

  

  「睡好久?你幹嘛不叫我?」聽到這句話,我跳了起來。

  

  「你睡得沉的跟豬一樣,哪叫得醒?」

  

  「...你根本沒試吧?」沒好氣的抱怨,反手關上車門。

  

 

  他頓了一下,將車鑰匙拋還給我,像是在思考要說甚麼,最後輕輕的說道:「明明覺得沒有結果的東西,你為甚麼還要浪費力氣去嘗試呢?」

  

  「……」老天,我就說我痛恨啞謎。剛睡醒的腦子根本懶的思考他問這問題有什麼意思,我只是很本能的脫口而出:「沒有試過就永遠不知道結果,有真心努力過,即使結果不盡如意,至少也能對自己的心交代。」

  

  「說的也是。」他點點頭表示贊同,就這樣撇下我自顧自得走掉了。

  

  「嘿…你話講清楚一點好嗎?」追上前去,我不滿的抱怨。

  

  「我話哪裡講不清楚了?」

  

  「哪裡清楚了你倒是告訴我!?」

 

  

 

  把鑰匙隨手塞進口袋裡,伸出去準備按電梯的手卻被阻擋。平常都是搭電梯上樓的,繆今天卻不知怎麼心血來潮的說要爬樓梯上去,理由是平常太缺乏運動。

 

  我有點訝異他的提案,但卻不置可否的聳聳肩,只是走走路我當然沒理由不奉陪,何況他也確實缺乏運動。

  

 

 

  「你記得奧哥給我們找的音樂老師嗎?」我突然憶起這件事。

  

  「記得,你是說高三畢業那年暑假的特訓吧?」他露出一個回憶的表情:「是個金髮外國女老師?」

  

  「沒錯,你總是很輕鬆就高分過關…」一想起這個來我就咬牙切齒。

  

  「你當我鋼琴白學的嗎?」

  

  「這太不公平了…彈琴明明會認音譜就好了,學樂理做什麼?」話鋒一轉,我模仿起那個女老師的口氣「“Oh my god!真令人無法置信,你居然靠本能彈了這麼多年吉他!?”聽聽,這是人話嗎?」

  

  「噗…我到那時候才知道你連大調小調都分不清楚!簡直是玩樂團的奇葩啊…」想起那時候得誇張情況就想笑。

  

  「可見知道這個跟彈得好是兩碼子事…」

  

  「嘛…反正你最後還是過關了啊?」

  

  「呃…我沒過啊。」

  

  「什麼?」

  

  「好吧,本來是沒過…我敗在聽音默寫那一部分。」

  

  「我記得我給過你特訓啊?」

  

  「A log story.」看到他疑問的眼神,我只好很誠懇的解釋:「其實是考試前出了點意外。」

  

  “繼續講啊…”這四個字大大的寫在對方臉上…

  

  「我被…呃…巧遇的前女友甩了一巴掌。」我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講下去。

  

  「這跟考試有什麼關係?」繆看過來的表情裡寫著“你可以在會掰一點啊?”

  

  「真的,我猜她沒受過專業打巴掌訓練加上身高太矮,所以出手角度偏了一下,然後因為太突如其來我又忘了要閃,結果打到靠近耳朵那裡,影響到暫時聽力。」看到他看過來的眼神變的有點怪異,我趕緊補充:「但後來老師給我過了。」

  

  「…為甚麼?」

  

  「呵呵,商業機密。」

  

  「我是問為甚麼她要打你?」

  

  「喔,這個啊?呃,其實,我什麼也沒做。」

  

  「喔?」他抬起一邊眉毛,露出一個有點稀有的表情。

  

  「唉,據說就是因為我什麼都沒做所以她才火大。」

  

  「……很精彩的故事。」

  

  「過獎。」

  

  「那為什麼最後老師給你過?」

  

  「商業機密。」

  

  「故事要說就說清楚一點!」不滿的抱怨。

  

  「我哪裡講不清楚了?」偷笑。

  

  「…看不出來你這麼幼稚…」

  

  「彼此彼此。」

 

  

 

  兩人腳步的回音輕淺的在牆壁間迴響,我第一次知道自家大樓的樓梯間長什麼樣子。隨口拉拉扯扯說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十一樓的距離比想像中短好多。

  

  即使我想要放慢速度掏鑰匙還是無法拉長多少時間。而且大男人對著淺淺的口袋磨磨蹭蹭的成甚麼體統?

  

  相較於我的內心掙扎,繆倒是非常輕鬆,推開玄關外半掩的窗戶仰頭看著天空。大城市的光害嚴重,別說星星,連月亮都快看不見了,我還真不明白他在看甚麼。透過窗子流入的空氣輕輕撩起他的頭髮,細細的光暈流動其上,烏黑的像緞子一樣,我卻不敢伸手碰一碰。

  

  這大樓用的燈泡真好,我這樣想。他眼睛裡的細碎光芒,像是冰淇淋上的碎冰屑。

  

  也許天上不見的星星,都藏在裡面吧?

 

 

 

  「……」我不知道他在等甚麼,就默默的站著陪他,樓梯間的風吹起來異常舒適。大樓的充足燈光看不出來一點夜晚的昏黃,第一次發現自家玄關是這麼可愛溫暖的地方。他看著天空,我看著他,畫面就這樣定格良久。

  

  今天真的很奇怪,好吧,最近都很奇怪。腦子裡胡思亂想,會不會等一下張開眼睛,發現其實我人還在車上,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被汗水溶掉的髮膠讓我稍微留到有點過長的劉海垂到額前,有點刺眼卻又不想移開視線。剛剛作夢流的冷汗讓背後的衣服沾著肌膚,被晚風一吹有點發冷,終究忍不住鼻子癢,打了一個噴嚏。低頭揉了揉鼻子,抬起頭來,看到繆關了窗戶,正轉頭往這裡看過來。

  

  那雙烏黑的眼睛裡裝著一點什麼,我讀不透,也看不清。

  

  如果現在有人路過,應該會覺得兩個男人站在玄關相顧無言這景象很奇怪,但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要說什麼。又或是…也許連繆也不知道該要說什麼、做什麼。

  

 

  「好啦!晚安…」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最後只是垂下眼輕輕的說了這一句。

  

  「晚安,要我送你上去嗎?」我開口詢問,凝著許久的空氣終於繼續流動。

  

  「不用了,你連門都開了。」他搖頭,用眼神示意我趕快進門。

  

 

  我點了點頭,走進家門,回頭對他揮了揮手示意晚安。

  

  關上門之前,他想起甚麼似的露出一個少見的笑容,帶著一點調皮意味在裡面,我還沒來的及對這個笑容驚喜,就被他冒出的下一句話嗆的講不出話來。

  

 

  「…真看不出,你的月光河,唱得挺好的啊!」

 

  然後大門就在我面前碰的一聲關上。

 

 

 

  ……我居然會蠢到不記得我家陽台上面就是他家陽台……

 

  十一層樓的公寓怎麼就沒有洞給我鑽呢!?

 

 

 

 

***  ***  ***

  

  如果我是讀者,看完這章我應該會覺得心癢沒地方搔。(抓頭)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hungyu26
  • 難道 業已經攻破謬的心防了嗎?!?! 耶!(<=自己先下定論了,超嗨)
    怎麼覺得這篇有好多欲言又止的線索 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霜大我好急呀 睡不著啦!
    還有 我好喜歡你用'也許天上不見的星星,都藏在裡面吧'
    來形容P的閃亮雙眸喔 也同時呼應了月光河 真是太美了!
  • 這篇的訴求就是"甜"跟"撩撥"~XDDDDD
    所以會覺得很癢(?)是正常的,因為被撩撥的不止讀者。

    繆會提到月光河,意義跟上上篇業提到月光河的時候有點相呼應喔~
    不妨回去翻一下,說不定可以感覺到繆想說什麼。^^

    星霜 於 2009/09/22 01:54 回覆

  • 五元
  • 詳細心得前先留言。。
    我只能說,在我發詳細心得前應該會有很多人留言了吧XD
    哈哈哈。。。
    快速看完一次,我討厭現在心癢的感覺。。
    睡覺先,哈哈。。。
  • 你決定晚點留言讀者們應該都鬆了一口氣~
    因為你那非常有內容的長篇大論應該讓很多想留言的人壓力很大!XDDDDD

    想留言的人請不要客氣,就算沒像這個五元兄一樣每次留一大篇也無妨啦!XD

    星霜 於 2009/09/22 01:51 回覆

  • hjt1218
  • 一步17等得我好苦喔<=趁機抱怨XDD
    我整個週末不能上網都想著等我週一上班就看得到了,這種怨念之深甚至讓我更新日期還沒到就跟作者大人要稿:P
    昨晚更是”默默守在電腦前”,等待凌晨零點十分的到來,想第一時間看到我的精神食糧(噗)
    好啦,回歸正題,我很認真地打了長心得,以免辜負作者大人的殷殷期盼XDD
    一開始繆靜靜地在大樓停車場等待業睡醒,讓我想起了業唱”閉上眼”給繆聽的場景以及這首歌的歌詞內容”閉上眼吧,親愛的。祈求這時刻讓你睡得安寧…柔柔獻唱戀曲,讓你安睡,在天亮前。閉上眼吧,親愛的。沒有什麼讓你操心…你所背的包袱,讓我們像夢境裡共同渡過。。。”這裡是不是有點代表著默默守候的角色互換的意味呢?不確定,但卻讓我從一開始看就感動萬分。
    繆問業的那句「明明覺得沒有結果的東西,你為甚麼還要浪費力氣去嘗試呢?」是確認業的心意嗎?我很喜歡這段問句,然後業的回答「沒有試過就永遠不知道結果,有真心努力過,即使結果不盡如意,至少也能對自己的心交代。」也是再一次呼應前面章節中他的心意。
    接著繆主動提議走樓梯,更是讓我驚喜,這種主動想延長兩人相處時間的舉動,讓我想起之前業每次和繆獨處時的心願,遙相呼應起一步第一章時業揹著被同學欺負而受傷無法走路的繆走回家時的心願,”這時的我卻希望可以一直走一直走,這一條回家的路能不能永遠不要抵達盡頭”以及第十三章,業揹著因摔下山谷無法走路的繆時,心理想著的” 我可以希望這裡是亞馬遜雨林嗎?”不知道我可不可以這麼理解?^^
    業繆在樓梯間的對話這段,讓我感受到兩人長久相處的默契,透過業對兩人共同的回憶間一些對方所不知道的往事的揭露,有點私密,更多的是曖昧,甜度漸濃;業被前女友呼巴掌的原因,有點像棟對待朵娜的態度所產生的報應,不過業”什麼都沒做”是因為當初交女友的心態就是追逐繆的身影,心理想著的人是繆,當然不可能對繆以外的人作什麼,而棟呢?似乎多了點懵懂吧!業的”商業機密”讓我很好奇,我想到的是浪漫的原因,就是業跪著求老師讓他過因為他心上人在樂團裡,他想一直守候在這個人的身旁(果然又是滿腦子老梗:P),不過詢問過作者大人得到的答案有另一種惡搞的感覺就是了XDD
    其實這個閒聊往事的重點,我想應該是我前面提到的,營造出一種細水長流的溫情脈脈,整段甜而不膩的氛圍瀰漫,我卻眼泛淚光感動到不行,這是業的明知道不會有結果的努力得來的回報,這是業該得的。
    繆在業家玄關看著窗外而業看著繆的身影這段,光想像畫面就心底泛起甜意,作者大人在這裡把默默守候的意境表達到最高,業對於繆的身影的描述
    ” 透過窗子流入的空氣輕輕撩起他的頭髮,細細的光暈流動其上,烏黑的像緞子一樣,我卻不敢伸手碰一碰。
      這大樓用的燈泡真好,我這樣想。他眼睛裡的細碎光芒,像是冰淇淋上的碎冰屑。
     也許天上不見的星星,都藏在裡面吧?
     「……」我不知道他在等甚麼,就默默的站著陪他,樓梯間的風吹起來異常舒適。大樓的充足燈光看不出來一點夜晚的昏黃,第一次發現自家玄關是這麼可愛溫暖的地方。他看著天空,我看著他,畫面就這樣定格良久。”
    讓我感受到他對繆的那份愛,繆是業心中最美好的那位,永遠都會是,即使只是默默守候在他身後也一樣甘之如飴,這就是業對繆的愛。
    原本都是單方面的付出,卻在業打噴嚏時,讓我們察覺到繆的回應,他體貼地關上了窗戶,回頭的那段對著業的凝視更多了一些什麼,這一段整個甜度和曖昧度都達到高潮,欲語還休的凝視配上業心中被凝視後的慌亂,撩撥得每個人心癢難搔,之後的那句「好啦!晚安…」根本是作者大人想害死讀者的一句話吧XDD
    如果說前面的凝視加欲語還休已經要人命,那後面繆那個露出一個少見的笑容,帶著一點調皮意味在裡面說的「…真看不出,你的月光河,唱得挺好的啊!」這句話,直接把我昨晚的睡神炸飛到外太空了= =
    這裡的繆是不是Pchy小惡魔上身?不過,作者這裡的安排也回應了上一章業獨唱月光河時原本以為只是單方面的付出,卻在這刻化為雙方面的互動,那種”原來你是知道的”讓整章收得很讓人沉醉,不過也更加心癢難搔了(嘆)
    一步看到現在,除了業繆之間的點點滴滴縈繞心頭外,作者和讀者的良性互動也是我很喜歡的氣氛,期待著他的完結篇,不捨的話等結束時再來一次說個夠吧。
  •   這位的心得認真到一個里程碑了。@@
      我這一篇短短的文章居然給你寫了一千多字心得,那一步完結篇之後我可能會收到萬言書吧?XDDDDD

      這篇心得已經到了一種隨篇導讀的境界了!XD
      看的我整個很害羞,對於自己的文章被看這麼仔細這件事情,感到幸福又感動。~>/////<

      其實這篇文章看起來很多暗喻,但很多時候我下筆時沒有真的想這麼多,不少橋段都是氣氛營造下的直覺產物,所以我才會說自己是用本能寫文章。XDDDD
      蛛絲馬跡以及詳細的內容呼應,大都是我一再修飾後產生的。

      所以,許多的跡象以及隱含,會依照看的人不同而產生不同的感想,我也就不會特別對讀者做出"妳這裡的感覺是對的”這樣的評論,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對錯在哪裡。
      不管是誰寫的心得,都是自己對這篇文章的理解,我都很喜歡也都很願意接受。
      比較能確定的,是走樓梯那一段。我要說,是的,那一段確實是繆在刻意延長兩個人的相處時間。至於為甚麼,就請各位自行想像了。^^

      商業機密,妳想的確實有夠浪漫。
      但,沒通過考試也不會嚴重到退出樂團啊~現在多的昰藝人不知道出過幾張唱片後又再度培訓的奇怪新聞不是嗎?(笑)
      但我必須承認,那個商業機密的答案我打一開始就沒有去想,因為沒打算寫出來。而我當初想的設定也沒有這麼浪漫(這人滿腦子惡搞),要我真的去想,大概會出現業桑色誘女老師或是割草一個月用勞力交換PASS之類的奇怪答案…

      繆是心思細膩的孩子,業既然不知道他在做什麼,就只能默默給予他無限支持,連看夜景這種小事亦同。最後那一段所謂的隱含情意的注視,是繆的個性下會有的產物,他是個與其用說得不如用做的人吧?我想。

      那句晚安…well…沒錯,讀者真的會被我害死!XDDDDD
      但我一開始的目的並不是掉讀者胃口,而是,我本能(?)的覺得,時候未到。而也就是因為這個”時候未到”,才出現了月光河對話。

      那句話究竟是繆故意留到最後說的,還是真的突然想起來的,不得而知。但如你所說的,這一句話的安排,讓業明瞭了,他付出的心意並不是完全沒有人知道。因為他自己也說了,已經習慣將心意花費在無人看到的地方,這也是為甚麼讀者會被撩撥的心癢難耐的原因,那份默默的花費出去的心意,並不是真的毫無報酬。

      最後,容我說一句,妳跟五元其實是以字計費的讀者吧?XDDDDDDDDDDDDD

    星霜 於 2009/09/22 12:12 回覆

  • 童
  • 嗚嗚嗚~~~真的是心癢無處搔啦~~~
    啊啊啊啊啊啊~~~~~我討厭不乾不脆我討厭打啞謎...偏偏繆就是個愛不乾不脆又愛打啞謎的主,但我為何還是這麼愛繆呢?(泣...
    都十七了還沒看到甜蜜鏡頭(?),人家強烈要求一步一定要多寫一點甜蜜番外啦(打滾打滾)
  • 呵呵...與其說不甘不脆,不如說...我覺得時候未到。
    至於番外篇,看完全文再來討論必要性吧...

    星霜 於 2009/09/22 23:57 回覆

  • 大C
  • 天啊,果真令人心癢難耐啊~~
    真想求霜大趕緊給個痛快!!
    不過又怕以後沒的看,日子不好過,
    唉,原來霜大你也是像Mew一樣,
    喜歡整我們像Mew喜歡整業一樣,
    不過我們也被整的很甘願就是啦...
    喜歡Mew對業的轉變,
    只是個性搞怪的Mew,
    表白方式一定也令人大出意外吧?期待ㄋㄟ
  • 繆不是在整業啦...(汗)
    他自己也在思考吧...只是他表現出來的蛛絲馬跡讓人心癢癢。(笑)

    星霜 於 2009/09/23 00:00 回覆

  • 布魯斯桂..
  • 原來之前的[月光河]是伏筆啊!
  • 其實我在寫的時候沒想這麼多...(汗)
    只能說,湊的正好~XDDD

    星霜 於 2009/09/24 00:37 回覆

  • 五元
  • 好吧,首先我要承認17這篇的心得我難產了,哈。。
    該怎麼說呢,一方面絕對是因為某人的回應給我很大的壓力以外,
    其實,似乎是該說的在前幾篇都已經說過了。

    17的前半段我沒有太過多的想法,感覺有些過場,
    但是我較感興趣的地方是那個夢,番外篇是否有題材了?哈哈哈。。
    不過我倒是很喜歡謬跟頁之間的小互動,沒有叫醒業的舉動,看似無心卻似也有心,究竟是不是因為兩人的生活像我之前說的已經彼此習慣了,還是真因為謬的懶?我喜歡他們之間這種淡淡的維繫感。

    還有,我好喜歡大男孩的起床低血壓阿。。哈哈哈。。

    有些問出口的問題,不見得是問對方,有時候也是在問自己的心吧,謬究竟有沒有心動感動了?我想大家都多少有點感受到了。
    我很喜歡這個問題,「明明覺得沒有結果的東西,你為甚麼還要浪費力氣去嘗試呢?」,有些事情,真的是沒去嘗試過就不知道結果的,那麼,還不如放手一搏?

    走樓梯的橋段真的是很老梗但是卻又很讓人喜愛阿!明眼人一看都知道謬想要多相處一點時間,怎就業這大木頭偏偏不知道呢。。只是樓梯間回憶的那故事我倒是還沒有很明確的看出,究竟霜想隱藏些什麼在那裡面。但是似乎在樓梯間也就是很容易回想起這種完全沒意義的回憶阿!哈哈哈。。還有商業機密真的很令人想知道,抱歉我私底下其實偷YY了!莫非業是用他的肉體來當補考阿XD哈哈哈哈哈哈哈。。。可能是我對音樂方面沒有很瞭解,所以不太清楚什麼大調那些的重要性,所以彈吉他真的要知道那些嘛?那業不就真的是很厲害阿XD哈哈。。我有在私心猜是不是要點出後面的謬談論起彈月光河的事情,但是因為我就是不了解阿!!所以完全沒有辦法察覺出關連性阿。。。

    是說接下來那段描寫真的很棒。
    感覺起來就很美阿!是我整篇17最喜歡的一個段落。
    感覺謬都在眼前活靈活現了起來。

    其實看完這篇我沒有很大的心癢感覺,不知怎的,
    最後一段看完下來,就是有種了然。
    感覺謬跟業之間似乎就是這個樣子了,謬的個性,業的個性,
    說真的,如果謬突然說出什麼話,做出什麼事情,甚至推開業的房間進入,這才是一步令人傻眼的地方吧!因為完全就不是一步的風格了。
    感覺時間還沒到,謬跟業之間似乎還需要一點契機,一點確定,才有可能緊接著看見不一樣的兩人,就快了,我想,哈。。

    最後,心碎的人,是否會慢慢跟著築夢人的腳步?
    又或者,築夢人,是否會替心碎者搭建起新的夢想?
    似乎也就只能,繼續隨著月光河漂流下去,接著看著,
    最後的結局了。

    以上,說難產卻又廢話一堆的心得,
    哈哈。。繼續聽著月光河,
    繼續期待著最後兩章節,最後期待著,
    最後的最後。

    還有,悄悄話可以公開了XD
    哈哈哈。。
  •   你們其實是在拼業績(?)吧?以字計費(?)的兩位。
      誰先留,留的多就贏了。(噗)

      五元兄雖然說沒靈感,但你留的言還是多到不行啊!我超好奇你福至心靈時可以寫多少出來。XD
      那個夢…你會知道的。我也喜歡低血壓,所以我必須承認(?)那個扯領帶的動作整個就是我私心下的產物阿哈哈<=你這色女

      我想繆的那一問句引導出來的,就是明知不可為而為知吧?
      樓梯間的故事…這個嘛…完全就看你想多還想少囉?商業機密的回答,就請看我解開悄悄話後的留言回覆!也許很惡搞沒錯。XDDDDD

      關於樂理跟玩音樂,讓我告訴你,不知道真的不會怎樣,認得音符就好了。因為我就是個樂理白痴,但我靠本能(?)拉了四年小提琴啊哈哈哈…(被老師打死)

      你評論他們兩個的性格那裡,我很高興,因為這樣講就好像我真的有抓到他們的性格一樣。寫同人文最怕的除了老梗濫用,就是破格。被稱讚沒破格真是榮幸。

      那一步,也許不剩一步,但時間還沒有到。
      你這一篇難產的心得真夠多的,就請期待下一章節吧!XDDDD

      對了,我非常喜歡你用"築夢人"跟"碎心者"來形容業跟繆。他們其實分別都各可以代表築夢人跟碎心者。

    星霜 於 2009/09/25 06: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