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 BOOK CLUBS(Q&A)

這似乎是馬丁在B&N BOOK CLUBS上回答讀者的問題,在論壇看到有人貼原文,就翻了其中幾個問答。

本來問與答也想跟之前翻譯一樣用中英對照,不過問答內容太多“我從一九XX年就是你的書迷”或是“這真是一本精彩的書啊!”之類的,很難整理,所以就只貼我翻出來的中文。

其實不只這些題目,還有很多人問其他問題,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但有的問題跟書內容沒有直接關係,還有的馬丁沒有回答,要不然就是有關一堆國王的名字我實在不知道他在講誰,所以就先翻這一部分。

大家請將就一下。(汗)

Q.瓊恩會知道自己的雙親是誰嗎?

A.最後會知道的。

(太好了,這簡直快變成冰火最大謎團了。)

 

Q.洛拉斯提利爾、桑鐸克里岡、梅莉珊卓。

這三個角色,哪一個會是在血龍狂舞中新出現的視點人物呢?

A.不是桑鐸。

 

Q.梅斯提利爾有查覺到自己小兒子的性向嗎?荊棘女王呢?

A.Yes and yes.

 

Q.瓊恩艾林真的是勞勃艾林的父親嗎?

A.目前看來是的,在沒有血液DNA鑑定之下有更多可能性。

 

Q.克里岡兄弟的妹妹真的死了嗎?她是泰莎嗎?

A.Yes and no.

 

Q.寡婦的哀嚎到哪去了?

A.依然在紅堡,等到托曼夠大足以繼承。

 

Q.泰溫有私生子嗎?

A.他會因為這小小的問題而鞭打你。

 

Q.勞勃造反的時候紅毒蛇在哪裡?

A.好問題,我不太確定答案,也許在冬恩也許正在穿過狹海,我要回去查一下筆記。

 

Q.雷加王子是在赫倫堡的馬上比武大會冊封魔山為騎士的嗎?

A.應該不是,但我要去查一下筆記,魔山應該已經是騎士了。

 

Q.女孩子是否有權力繼承北境跟臨冬城?

A.沒有,即使我希望有一天能寫Dunk & Egg旅行到臨冬城遇到狼女的故事。

 

Q.珊莎跟桑鐸會在未來再次相遇嗎?

A.為甚麼?獵狗已經死了,而珊莎也許也會死,只剩下雅萊恩石東。

 

Q.未來會有更多視點人物嗎?

A.(嘆氣)是的,血龍中比我想得要多。

 

Q.艾莉亞會對續集產生重大影響嗎?

A.無可奉告。

 

Q.會有視點人物去到沒有顯示的地圖上的地點嗎?(亞夏、瓦雷利亞…等)

A.也許有些吧?我並不打算寫一本奇幻世界的地理指南,讓角色走遍地圖上的所有地區。

 

Q.我知道你可能不會答,不過還是要問:丹妮跟瓊恩會相遇嗎?

A.請繼續讀。

(明知道人家不會答了還問,這讀者真不死心。= =)

 

Q.熱派、詹德利、娜梅莉亞、瑞肯、毛毛狗這些角色我們會在血龍中見到嗎?或者是在續集?

A.續集會全部都看到,但在血龍中只會出現一些。

 

Q.請問你有所謂的最喜歡的角色嗎?最喜歡寫哪個角色。

A.提利昂跟艾莉亞寫起來最有趣。

 

Q.裡面的龍有幾隻腳?

A.兩隻,前肢是翅膀。

 

Q.龍有分公母嗎?或者是雙性?還是用魔法來生育?

A.龍的性別很難分,未來會寫到。

 

Q.我們知道有寒冰、長爪、Brightroar、Lady Forlorn以及其他,其他的望族(艾林、徒利、提利爾…)有自己的瓦雷利亞劍嗎?他們將它藏在地窖?為甚麼沒有在書中顯示出來呢?

A.有比我們看到更多的瓦雷利亞劍,並不是全部都由望族所有。少數家族為了自家威望會用購買的,有時候騎士也會在戰爭後得到,但瓦雷利亞毀滅後就沒有出產了。

 

Q.我想要無視一些細節,所以我並不會指著地圖說奈德不可能準時從這裡到那裏。

A.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你可以自己測量距離,長城有一百里格,一里格是三miles。但如果你用這一個標準來計算,如果發現了一些問題,請讓它成為你的秘密。

 

Q.當洋蔥騎士在黑水河之戰後漂浮在河上時,他覺得他聽到聖母回應他的禱告。這是真的嗎?還是只是脫水後大腦產生的幻覺,感覺很模稜兩可。

A.是的,這就是為甚麼我不回答類似這種問題,我的讀者們可以自由的討論。

 

Q.無面人與遺憾者兩個有關係嗎?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

A.不,它們之間差異很大。

 

Q.為甚麼坦格利安家族近親結婚的觀念在維斯特洛能被普遍接受?

A.如果你有幾隻會噴火的巨龍,就可以讓人們接受很多原本難以接受的事。

 

Q.在坦格利安抵達前的維斯特洛是什麼樣子?你曾說過森林之子,在我來說他們很像是精靈?長城北方是甚麼樣子?這世界中有過精靈以及奇幻神話中的生物在其上徘徊的日子嗎?我們會在一次看他們嗎?

A.不,不是精靈,森林之子是…嗯…就是森林之子。維斯特洛有巨人,也有其他種族,但沒有精靈。

(森林之子是…嗯…就是森林之子。這答了簡直等於沒答…= =)

 

Q.我們會聽到更多有關萊安娜跟馬上比武大會的事嗎?這真是美麗又哀傷。

A.會,你將會聽說更多萊安娜跟赫倫堡的事蹟。

 

Q.你有計畫要寫古瓦雷利亞以及坦格利安降臨維斯特洛的故事嗎?

A.現在沒有,但未來甚麼都有可能。

 

Q.有計畫要寫年輕的勞勃拜拉席恩以及艾德史塔克在革命戰爭中的故事嗎?

A.現在沒有,但我不會說永遠沒有。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