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意賣萌有,惡搞有,破壞形象有,變態阿宅情節(?)有,慎入。

 

  萌度100%、曖昧度80%、惡搞度120%、甜度70%、作者被打死的機率200%。

 

 

正文:

 

 

  在能源危機的現代,結能減碳的最好作法就是別開冷氣。

 

  但是August樂團現在的團員們在秋天甚至算不上涼的天氣裡,卻很想…開暖氣。

 

 

  「P,這段和絃這樣沒問題吧?」一張樂譜湊到眼前。

 

  「彈這段的是吉他手吧?去問他。」眼皮也沒抬的回覆。

 

 

  感覺到氣氛不對的Tor拿著樂譜屁也不敢放一個的溜到離房間最遠的那一端,也就是某吉他手N坐的位置,問了一模一樣的問題。

 

 

  「沒問題。」樂譜很快的被遞回來。

 

  「Pchy…下禮拜的通告是幾點出發?」Wan這時後推門進來。

 

  「…我不知道。」

 

  「九點半要搭車。」離這邊最遠的位置傳來回答,被主唱狠瞪一眼的Non像完全沒看到一樣低下頭繼續悠然自得的幫吉他調著音。

 

 

  “發生什麼事了?”被瞬間瀰漫的低氣壓凍到的Wan接收到Tor投射過來的求救訊號。

 

  “八成吵架了…”左手指指右邊,右手指指左邊,然後翻白眼一攤手。

 

 

  「呃啊…裡面怎麼這冷啊?」剛抵達的Mac差點被休息室裡的冷氣團凍傷,然後發現所有團員都抱著外套躲在牆角瑟瑟發抖。

 

  「到齊了?練習去…」主唱最後終於下令。

 

  離門最近的Non二話不說拎起剛調好音的吉他就步出休息室。

 

 

  “誰來想想辦法?這種生活在多過幾天我們一定會集體暴斃!”Joker忙著把光溜溜的脖子塞進從小胖那裡搶來的圍巾裡,某兩位爆炸頭身邊集結了好幾個用蓬鬆頭毛保暖的可憐人。

 

 

  看著某主唱P一臉怨念瞪著門的憤恨表情,Wan發現自己不能同意他更多。

 

 

***   ***   ***

 

 

  【Pchy’s side part.1】

 

 

  哼…

 

  哼哼…

 

  哼哼哼…

 

 

  睡得迷迷糊糊間似乎感覺到有濕濕熱熱的東西在手上動來動去。

 

  「唉?今天不是周末嗎?」迷迷糊糊睜開眼,發現了一隻小小的東西在地板上開心的跑來跑去。

 

  噯?我什麼時候回到清邁的房間了?這一個認知一冒出來,Pchy整個人快速被嚇醒,抓起床頭的眼鏡戴上。果然!這裡是他清邁的房間…可是為甚麼勒?

 

  還有,這隻狗是哪裡跑出來的?不是家裡那隻王子狗…凝神一看,是隻小小的拉布拉多,剛洗過澡似的乾乾淨淨,水亮亮的眼睛直盯著他瞧。

 

  既然是在清邁的話…

 

  「媽媽!為甚麼我們家多出了一隻狗?」拉開門扯著嗓門開始喊。

 

  老媽從旁邊探出頭來,適時了說明了這隻小拉拉是家裡那隻王子狗前兩天不知道從哪裡帶回來的,同情心旺盛(而且閒著沒事幹)的P媽很快就接受了家裡出現第二隻狗。據說這只拉拉的興趣是鑽進P房間裡賴著不走。

 

  「……」媽媽亂撿東西的老毛病又來了…「兩隻狗太多了!」

 

  「唉呀…你忍心把這麼小隻狗扔出去嗎?」

 

  「怎麼不忍心啊?」

 

  「你忍心你就去扔吧!」

 

  「扔就扔…」下定決心走進房間裡,伸手把小狗狗一把抱到眼前:「來來…跟我來散步去。」

 

  「汪!」小拉拉聽得懂他的話似的開心的叫了一聲,濕濕軟軟的舌頭舔了Pchy的鼻尖一下。

 

  我絕對不會承認計劃把它扔掉的自己有罪惡感的!

 

 

 

  把小狗帶到附近的公園去,看它一臉很開心得在草地上滾來滾去追蝴蝶,Pchy覺得自己罪惡感越來越重。

 

  “啊…良心值幾兩錢啊?家裡再多條狗就要天下大亂了…”努力的無視把前腳放到自己膝上一邊吐舌頭一邊搖尾巴的小拉拉,Pchy努力避開那雙水汪汪的眼睛一邊想著第一百零一個要把它丟掉的理由。

 

  唉…怎麼莫名其妙就回到清邁了呢?那樂隊的練習怎麼辦?下禮拜還有野外活動的通告呢…老師的報告我到底交了沒啊?還有考試成績也沒印象出來了啊…還有Non…

 

 

  啊!想到那個已經跟自己冷戰兩個禮拜的人就一肚子火。

 

 

  只不過是上次不小心割到自己的手一下,有必要氣成這樣嗎?才剛包紮完就生氣,又沒有真的跑去拔他一百根眉毛,計較什麼?虧我還想到這麼划算的交換方式的說…結果說不理人就不理人。

 

  結果本來應該要出席的祈福活動也提前說不去,這倒不是他賭氣,而是在那種嚴肅場合之下實在不適合出什麼差錯,而他很擔心自己會失去理智失手把茉莉花束插進某人的鼻孔裡。

 

 

  啊…想到就好生氣啊!公園裡無辜的草被忿忿不平的Pchy拔了好幾把起來。

 

 

  沉浸在自己的思考裡,Pchy對於時間流逝毫無所覺,一直到夕陽西斜才驚覺該回家了。

 

  「別怪我狠心啊…」玩累的小拉拉已經趴在面前的草地上睡著了,小腦袋擱在爪子上,白白胖胖小屁股上的小尾巴乎悠悠的晃著。

 

  摸了小腦袋一把,Pchy下定決心離開公園走路回家。

 

 

 

  「回來啦?」P媽從廚房探出頭「你真的把狗丟了?」

 

  「是啊,媽媽你在煮什麼?好香啊~」東嗅嗅西嗅嗅。

 

  「你把它丟到哪裡去?」

 

  「就是附近的公園嘛!那邊人多…總有好心人會帶走它的。」

 

  「公園?可是我聽說那邊晚上會有人抓狗耶?」

 

  「呃…」良心,良心啊…「抓狗幹嘛?」

 

  「不知道,可能是賣去餐廳或集體撲殺吧?」

 

 

  呃呃……

 

  Pchy的心開始(強烈的)動搖了起來…

 

 

  「喔…聽說小狗特別好吃喔!」P媽漫不經心的丟下一記重磅彈。

 

  「……我出去一下,等下再吃晚飯。」

 

 

  因為樹林的關係,清邁的天氣比起曼谷更為濕冷,Pchy在晚上的馬路上奔跑的時候相當後悔自己怎麼沒穿著外套出門….

 

  死小狗…要是害我感冒一定打它屁股。

 

 

  草地上,沒有。

 

  水池邊,沒有。

 

  遊樂設施旁,也沒有。

 

 

  該不會真的被抓了去賣吧?

 

  呃啊啊…

 

  Pchy開始強迫自己不去想像那種畫面,但是糟糕的畫面卻一直自動跑進來。

 

 

  媽媽啊我錯了我不應該偷吃零食(?)也不應該平常想像力太豐富(?)也不應該鐵石心腸把小狗狗丟掉,更不應該要覺得良心不安啊啊啊~

 

 

  走進家門,香噴噴的晚餐在桌上卻因為罪惡感一點吃的胃口也沒有。跟媽媽打聲招呼後就鑽回房間裡去了。相當洩氣的推開房間門,垂頭喪氣的坐到書桌前面,仰頭看著天花板。

 

  唉…早知道就多養它幾天,找到好人家在送人就好了,我再急什麼啊?

 

  想起它早上開心繞著自己滿地亂跑的場景,想到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想到這麼可愛的小狗就被這樣莫名其妙丟掉之後說不定還會被抓去賣掉吃掉,啊啊啊我到底在幹嘛?

 

  然後感覺到膝蓋上有點重量。

 

 

  「汪!」狗叫聲。

 

  「啊!我現在沒空理你啦!」原本以為是家裡那隻王子狗跑來關心(?)自己,結果一低頭就看到擔心的要死的物件…小拉拉正好端端的坐在腿上歪著頭看著自己,小尾巴興致高昂的左搖右晃。

 

  等一下所以它是剛剛跟著我回來的嗎?還是下午就跟著回來的?

 

  但是我沒看到它啊?還是它認得路自己跑回來的?

 

  這隻狗其實是外星人吧?

 

 

  「…你是怎麼進來的?」被嚇到鬼使神差的對著狗問了一句。

 

  「汪!」彷彿聽的懂他的問題一般,小拉拉很開心(?)的望向窗戶,伸出舌頭哈氣,然後開始用力搖尾巴。

 

  ……

 

  「你這隻私闖民宅的死狗!!!!」

 

 

 

***   ***   ***

 

  【Non’s side part.1】

 

  嗯…?

 

  嗯嗯…?

 

  鼻子好癢…胸口好重。

 

 

  迷迷糊糊睜開眼睛。

 

  「哇啊!」一隻小小的虎斑貓悠哉的一屁股坐在他胸前,小爪子舒適的搔著腦袋,這重量害他還以為被鬼壓床。長長的尾巴在他鼻子前晃來晃去,難怪鼻子這麼癢。這隻貓哪來的啊?

 

 

  「你是哪裡冒出來的啊?」原本以為是作夢,不過最後還是認命的跑去裝了一碟牛奶來賄賂(?)賴在床上不走的小貓。

 

  這隻貓長的跟MD家那隻有夠像,要不是體型明顯小多了他還真以為就是那隻睡覺還會翻肚子的虎斑貓。

 

 

  「我們家不能養貓,吃完飯就趕快回家吧!」想到家裡那三隻隨時隨地處於飢餓(?)狀態的狗狗,就覺得此小貓再待久一點就會莫名其妙被一口吃掉。

 

  想當然爾事情絕對不會這麼順利,那只貓吃完早餐(?)以後就用一種理所當然的態度鑽進他的被窩裡去睡回籠覺了。是有沒有這麼自動的?

 

  「喂!」揪著尾巴把它從兀自暖呼呼的被窩抓出來「不要給我睡覺!」

 

  「咪嗚~」吊在半空中的小貓開始拿手的(?)裝無辜大眼攻勢(?)。

 

  「噗……以為我會怕你嗎?」可惡害他剛剛良心有一瞬間的動搖(?)。

 

 

 

  所謂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怕拖太久會越擺脫不掉這隻精明過頭的小小貓,Non決定趁著周末把小貓帶去人多一點的地方放生。反正以這只貓裝可愛的功力,要找不到人願意收留其實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把小貓抱在手上,開始在附近閒晃。嗯,巷子裡髒髒的,不要放這裡好了。馬路口車好多危險,也別放這裡。圍牆太高了摔下來危險。有了,放在花圃好了。

 

 

  「下次找對人啊!掰掰。」戳了一下貓的小鼻頭,開始邁步回家。

 

  回家的路上越走越覺得腳步沉重,奇怪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回來啦!」

 

  「喵~」一聲細細軟軟的回應(貓叫)聲從……腳下傳來。

 

 

  低頭一看差點沒腦充血。

 

  靠!什麼罪惡感腳步沉重啊?這隻貓根本從頭到尾都一聲不吭的抓著他的褲子跟著回來難怪覺得腳很重!

 

  「喂!下來啦!」微微抬起腳,Non一把撈住小貓。

 

  「唷西!老哥你們樂隊下一次的噱頭是抱著吉他跳單腳芭蕾嗎?」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弟弟一邊用詭異的眼神看著他一邊飄向廚房。

 

  「你給我惦惦…」努力的想把死命攀在小腿褲子上的小貓抓下來,Non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姿勢怪到極點。

 

  何奈小貓爪子雖小卻抓的死緊,怕手勁太大抓傷小貓又不敢出太大力,一時之間還真的奈何不了它。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這時家裡那三隻唯恐天下不亂(?)的寶貝狗也跑過來湊熱鬧,不知道是對小貓的敵意還是對主人詭異的舞姿(?)有興趣,相當興奮的圍在邊邊繞圈兼汪汪叫。

 

  「你們,走開走開!」平素就已經沒啥威嚴的某狗主人講的話沒人(狗)要聽,揮趕的姿勢讓狗狗們叫的更大聲了。生怕腳上的小貓就被家裡這三隻隨時隨地都很餓(?)的狗狗一口吃掉,只好把腳抬更高一點原地跳來跳去以避開危險,現在簡直是不知道該讓它下來還是不下來的好。

 

  「單腳跳躍?好高難度的舞步啊…」捧著冰箱拿來的飲料,老弟又很迅速的飄回房間裡。

 

  「你是不會來幫忙一下嗎!?」落難老哥的怒吼。

 

  「咪嗚…」小貓害怕的叫了一聲,迅速的往上竄,也就是往某人身上竄,迅雷不及掩耳的從小腿肚一路爬上大腿再順著皮帶爬到身上。

 

  「啊!好刺好刺…」小貓爪直直勾進薄薄的衣料裡的下場就是Non被戳的唉唉叫。單腳站太久,一個不平衡就直接伴隨慘叫仰天”砰!”一聲躺平,在地毯上華麗的跌了個四仰八叉。

 

  「痛痛痛…」懷疑自己的全身骨頭就給這一摔,全碎光了。

 

  抬起頭,那三隻湊熱鬧的狗狗早就不知道溜到哪裡去玩,而擔心被自己壓到的肇事元兇小貓正好整以暇的一屁股坐在剛跳上去的電視機上面舔腳腳。

 

 

 

  「就說我家不能養貓,拜託你去找別人好嗎?」當他第三次意圖放生小貓失敗後,某人決定開始跟這隻看起來身體雖小但智慧卻過於常貓(?)的小貓商量。

 

  第一次放出去小貓揪著他褲子跟回來,第二次抓出去又是一樣,第三次帶去公園時他學乖了,不但穿短褲(?)還盯著小貓不讓它搞鬼。結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小貓開始在大庭廣眾之下開始跟在他屁股後面裝哭裝可憐,搞的他像始亂終棄(?)的負心漢一樣。面對全公園開始議論紛紛的婆婆媽媽有苦說不出,最後還是乖乖把貓帶回家。

 

  「而且你看,我家只有狗罐頭沒有貓食。」很有誠意(?)的拿出狗罐頭在小臉前面晃晃「沒有東西給你吃會餓肚子喔!」

 

  「喵…」眼睛眨巴眨巴,小貓撇過頭去…繼續舔腳腳。

 

  擺明了在說:老子就是死賴著不走。

 

  「...可惡我要用絕招了!」拿起手機開始撥號:「喂?Tae在嗎?…你對貓有沒有興趣啊?唉唷!」

 

  被小貓抓了一下的手臂上一陣刺痛,通話中的手機落地。小貓動作異常迅速的跳下,一腳把掉到地上的手機踹進電視櫃底下…然後一屁股坐下,繼續舔爪子。

 

  「…………」這就是傳說中的佛山無影腳嗎?

 

 

  話說回來,做人做到被隻貓欺負也實在有夠失敗。

 

 

 

***   ***   ***

 

  這篇長到爆字數,要不是跟頂級生活有關根本就應該要獨立成篇。= =

 

  預祝演唱會成功圓滿,安全第一。

  然後希望他們有記得自己是藝人要穿稱頭一點…= =

  樂隊長長久久(好歹要撐到我能衝去泰國…喂)。

 

  最後是希望朋友們這一趟能拍到很多JQ(被打死)還有學業順利(?)。

 

  好了,要丟雞蛋的可以丟了。(護頭)

 

 

創作者介紹

夢痕跡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skaw
  • 為什麼Non的那隻小貓一直讓我想到是我家的那隻臭小貓...
    她叫王夏寧
    一樣皮 也超會裝可憐裝無辜
    不過也超可愛的就是了<-好吧 我是溺愛的貓媽媽XD
  • 妳的貓咪名字好像人~XDDDDD
    說到裝可愛,沒有一隻比史瑞克裡面那隻劍客貓厲害了吧?XDDD

    不過大家應該都看得出來吧?
    這篇文的貓跟狗根本就是NP彼此的化身啊...(毆)<=被NP踹飛向天際

    星霜 於 2009/11/06 01: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