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也是大年初一賀文。 

惡搞有,砂糖有,破壞形象有,什麼都有就對了啦!(噗)<=H沒有

 

 

  「這是……?」Non看著眼前被搬進休息室來的龐然大物,張著嘴手一鬆,撥片又快速準確的掉進吉他音箱裡面去了。

 

  「聖誕樹你不認識啊?」Pchy雙手抱肩默默的看著工作人員把樹搬進來後走出去。

 

  「聖誕節都過多久了?」他哪可能不知道這是聖誕樹,不過似乎太過專注於搖晃吉他要把小東西搖出來,回話回的心不在焉。

 

  「Well…公司說這棵樹沒地方放,撥給我們用的倉庫塞滿了一堆禮物啥的,所以結論就變成了休息室必須要再有人把它拆掉之前充當一下儲藏室。」

 

  「……這裡我們人都已經快擠不下了還要加棵樹?」頭髮體積佔掉團員非常大休息(視覺)空間的Tle於是如此說道。

 

  「得了吧,你的頭明明比那棵樹還佔空間!」鼓手一臉冷靜的吐槽。

 

  「等大夥有空去把那堆禮物拆一拆扔一扔在來抱怨吧!」隊長大人如是說。

 

  「空間佔最多的是誰啊?」Nine翻了翻白眼,某人簡直惡人先告狀。

 

  「吶吶…上面那圈綠綠的是什麼?」Pchy突然開始對聖誕樹上的裝飾品露出非常感興趣的表情。

 

  「...少轉移話題。」Wan很快的識破某人目的,不過還是乖乖回答問題「不知道,某種植物吧?」

 

  「那是槲寄生。」差點被當成空氣的Mac扔出一句,在抬頭面對眾人疑問的眼神的時候做出進一步解釋:「聖誕節常出現的東西啊?你們不過聖誕節?」

 

  不能怪罪這一個在性別比例失衡的泰國之中以優秀家世以及才能著稱的黃金單身漢團中成員竟然缺乏過節常識,但事實就是,如果當你每次重要節日(例如聖誕或跨年)都在搶零食以及遙控器中度過,(加上身邊通通都是男人)你絕對不會記得任何有關重要節日的浪漫常識。

 

  「這種植物是有浪漫傳說的呢…」Mac看來想向大家傳播一點過節小常識。

 

  但似乎對於這些食物比女人重要的不長進傢伙來說,聖誕大餐的菜色比槲寄生重要多了。就像小胖說的“不過就是一堆草嘛!連炒來吃都不行是在浪漫什麼?”。

 

  「這有什麼差別呢?」抬起手指專注欣賞上面戴滿的綴著金光的閃亮戒指,Joker半倚著沙發以異常優雅的姿態說了一句…「對我來說,天天都是聖誕節。」

 

  聽完這段話的大家愣了一愣,贊同似的點點頭,有志一同的拿起剛剛沒完成的事情繼續做(例如找撥片或是打電動之類的),所以抱著一番教育朽木苦心的Mac的浪漫傳說小教室就這樣無疾而終。

 

 

  

  「我們真應該找時間把這顆樹拆掉。」P仰頭看著那顆聖誕樹說道。

 

  「嗯,是啊,好看是好看,但真得很佔空間。」抬頭看了他一眼,N繼續低頭打簡訊。

 

  「那個,Mac說的草叫什麼?」Pchy好奇的看著黃綠色得植物裝飾圈,上面還掛著漂亮鈴鐺,真想伸手摸摸。

 

  「呃…好像叫…什麼寄生來的?」Non無所謂的聳聳肩…「你腳惦這麼高要幹嘛?」

 

  「我想摸摸那東西嘛!不知道是刺刺的還是怎樣…」無奈聖誕樹太高,Pchy怎麼惦起腳尖都勾不到那個裝飾圈。不死心的某P於是開始原地跳,想盡辦法要摸它個一下。頭抬高太久的後遺症就是跳起來瞬間會重心不穩,即使是神通廣大(?)的Pchy也不例外,指尖才摸到一下目標就整個人往旁邊倒,那顆聰明腦袋不偏不倚的撞上旁邊正在打簡訊的倒楣鬼。

 

  「啊!」一聲慘叫,受害者兼加害者P摀著差點被被撞到智商降低的腦子。

 

  「啊唷!」Non也同時抱著腦袋,大力撞擊讓腦子裡瞬間出現一片白光與後來的一團混沌…媽媽啊眼前這就是傳說中死前的走馬燈嗎?

 

  回過神來,有點奇怪的發現為甚麼不但腦袋痛的位置不對勁,自己的臉還出現在對面:「等等這什麼情況?耶?我的聲音好奇怪!」

 

  「你誰啊?」抬起一邊眉毛發問,卻發現自己的聲音突然與鴨子變得更接近,Pchy慘叫一聲脫口而出一句非常破壞形象的髒話:「SHIT!我的聲音怎麼變成這樣!?」

 

  「你你你…你怎麼變成我了!」Non手指顫抖得指向前方,然後發現手上的手錶不見了,倒是手指上多了個戒指,聲音也很不對勁…「我,我也很奇怪。」

 

  「天啊,你也變成我了!」P用一臉見到鬼的表情瞪著他。

 

  「這什麼鬼?」

 

  「我們好像…交換了?」Pchy雖然受到重大打擊依然快速的掌握情況。

 

  「那,怎麼辦?」跟眼前裝在“自己”身體裡的Pchy講話真是詭異到極點。

 

  「我那知道……」Pchy (外表是Non)攤了攤手,露出一臉沒轍表情。

 

  「我後天要考試!」慘叫兼抗議。

 

  「我大後天要交報告啊!」Pchy也不惶多讓。

 

  「明天晚上要排練,我不會唱歌啊!!」再度慘叫。

 

  「啊啊!對厚!我也不會彈吉他啊!」某P終於想起來今天晚上要排練。

 

  「救人喔喔喔!」齊聲慘叫。

 

 

***   ***   ***

 

 

  「呃,應該看不出來吧?」踏進排練室之前Pchy全身上下摸了摸,嗯,應該很正常吧?轉頭對站在後面頂著自己身體的Non開口問道:「這樣沒問題吧?」

 

  「嗯…應該吧?」來來回回把“自己的”身體掃描一遍「跟平常…等等,你幹嘛捲褲管?」

 

  「呃,有差嗎?」低頭看牛仔褲管,他平常很少穿這麼長的牛仔褲,今天還費了一番工夫才全部捲起來的說。

 

  「我從來不捲褲管的!」大聲抗議。

 

  「但我習慣捲啊!」Pchy用力反駁。

 

  「你現在是我耶!」

 

  「那你現在是我,就應該要捲褲管啊!」

 

  「我不習慣捲褲管啊!」

 

  「管你,你要我不捲你就要捲!」

 

  兩個人為了捲不捲褲管的問題在排練室外面吵了快十分鐘,最後終於達到共識,為了不讓身分曝光於是按照平常穿衣模式, Non心不甘情不願的捲起褲管,而Pchy則是不甘不脆的把早上捲了很久的褲管放下來。

 

  「滿意了吧?」Pchy哼了一聲。

 

  「你還不是…」

 

  「咳!」一聲大力的咳嗽從身後傳來,Nine提著樂器一臉詭異笑容站在後面。

 

  「呃..嗨!早…晚安…」Non一臉心虛的揮手。

 

  「似乎發生了有趣的事情啊…」

 

  「你從哪裡開始聽起?」Pchy認命的直接問。

 

  「從“你幹嘛捲褲管?”開始。」老實回答。

 

  「……那就是全部啊…」沒想到吵架居然可以渾然忘我到多個人站在身後十分鐘都沒發現。

 

 

 

  「真是不可思議耶…」聽完兩個人的解釋以後,Nine摸著下巴如此說道「不過太陽底下總有怪事…要是換不回來怎麼辦啊?」

 

  「不要做這種假設…」Pchy的臉色一陣發青。

 

  「我才不要啊!」Non也是臉色發白「頂這身體過一輩子嚇死人了!」

 

  「你以為我想要嗎?」Pchy聞言頭上冒青筋「什麼好希罕的?」

 

  「…唉我不是這意思。」

 

  「話說,你們昨天是怎麼洗澡的……?」腦子動的異常快的Nine打斷問話一問就切入重點。

 

  「……」兩個人同時沉默,臉從白變紅。

 

  「……好吧當我沒問。」阿九很識相的閉上嘴…「那換衣服勒?」

 

  「你夠了沒啊!?」齊聲怒吼。

 

  「好啦我開玩笑的…」抬手做了個安撫手勢「這情況說好笑是很好笑,但其實很難搞耶!」

 

  「這還需要你說嗎?」Pchy無力扶額。

 

  「首先就是排練,你們都不可能在這方面“演”對方啊?」扳著手指頭,Nine一臉實事求是「再來是功課跟生活。」

 

  「是的,你知道嗎?我根本不知道他把東西放在哪裡,昨天差點把他的房間翻過一遍才找到要找的東西。」Pchy索性開始大吐苦水「還有跟他爸媽講話的時候他們都用奇怪的表情看我啊!」

 

  「我這邊也沒比較好!昨天胖導打了好幾通電話來我都不知道他在講什麼,用尿遁掛電話之後假裝手機沒電。」Non也不甘示弱「上課還找不到教室,法政怎麼這麼大啊!?」

 

  「好了好了,在講下去天要亮了。對了我要提醒你…」阿九伸手一指,對準了頂著Pchy臉的Non「如果你們這狀態要維持到下次樂團公開活動,我提醒你,面對歌迷不要笑成那個傻樣子。你會死得很難看。」

 

  「什麼意思?」Non一頭霧水。

 

  「唉?你幹嘛提醒他?」Pchy說道。

 

  「我怎麼聽不懂你們在講什麼…」Non對著那兩個明顯意有所指的人抗議。

 

  「是沒錯…但是如果他惹來一堆麻煩,到時候身體換回來要收拾的是你耶?」

 

  「別提醒我這麼現實的事情好嗎?」

 

  「用我聽得懂的語言講話!!!」被當成局外人的Non終於忍不住大聲抗議。

 

 

***   ***   ***

 

 

  「Pchy…你今天唱歌好沒力,喉嚨不舒服?」Mac關心的遞過一瓶水。

 

  「呃…有點。」媽媽啊他自從變聲前國小音樂課之後就沒唱過歌了,換了一個喉嚨之後連講話都感覺很奇怪了何況還要他唱歌。

 

  「Non你手痛嗎?」Tle一臉狐疑的看著那個用疑似便秘表情抱著吉他的人「你今天動作好卡喔。」

 

  「呃哈哈哈…是啊,呃,今天關門的時候夾到手。」Pchy在肚子裡暗暗叫苦,雖然說最近有特訓過但他還是吉他初學者啊這什麼大考驗啊?

 

  於是在某兩人的打混,還有阿九的幫忙(當然,代價是一個禮拜的飲料錢)之下,排練草草的結束。

 

 

 

  「啊~我好不想回你家!」Pchy趕走(?)眾人之後在排練室大嘆一聲「你媽煮菜是很好吃啦…不過拜託她可不可以不要用看精神病患的表情看我。」

 

  「你對我的頭髮做了什麼?」才剛幫他把吉他收起來,才一回頭,Non瞪大眼睛,驚恐的看著“自己”頭上那個奇怪的髮型。「而且那個凱蒂貓的髮圈哪來的!?」

 

  「嗯?你瀏海太長啦!我看不到路所以就找東西綁起來啊!」某P一臉無辜,表情甚是滿意的摸了摸自己的成品---頭上的沖天炮,反正這又不是他身體破壞形象也不關他的事~哈哈哈

 

  「最近沒時間去剪頭髮。」Non無力扶額「你哪裡找來這種東西啊?!」

 

  「不知道耶?就之前在你桌上找到的啊!我還以為你有特殊癖好勒…」

 

  「呃…」那應該是來做分組作業的女同學忘了拿走的…

 

  「要不然我幫你剪頭髮好了。」Pchy一臉躍躍欲試。

 

  「不用了!」馬上嚴正拒絕「我自己去剪。」

 

  「你不覺得我這樣綁很可愛嗎?」說著還伸手拉一拉那個粉紅色的髮圈。

 

  「……不要用我的臉說這種話!!!」實在受不了自己這種詭異形象,他開始動手破壞那個衝天砲造型「把這東西拿下來!你愛綁就綁自己的頭髮!」

 

  「這是我“自己”的頭髮啊!」Pchy堅決護著頭上的造型。

 

  「那是“我的”頭髮!」

 

  「啦啦啦~你抓不到我!」這身體最好用的地方大概就是逃得比較快。

 

 

  「怎麼了?忘了拿東西?」Mike剛扛著長號放進倉庫,現在提著書包正準備回家。

 

  「……裡面兩個人讓我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剛目睹到詭異嬉鬧(?)場景場景的某Tor正在拍胸平撫驚嚇感…「回去之前,我們可以先去收驚…不…喝杯茶嗎?」

 

 

***   ***   ***

 

 

  兩個人討論半天,對於到底要怎麼把這一切脫序事件回復原狀毫無頭緒。無聊到極點於是開始對著鏡子瞪著眼睛吐舌頭,Pchy正在實驗身為(至少現在是)全團眼睛佔臉比例最大的哺乳動物可以做出什麼樣他沒見過的稀有表情。

 

  對於他的新娛樂,Non露出一個有點反胃的表情作為評論。

 

  「不要用我的臉擺那種表情…」

 

  「你以為我喜歡嗎?」交換身體聽起來很有趣其實無聊到極點,啥事都不能做。穿過耳膜的聲音是自己的又不像自己的,開口講話是對方的又不像對方的。偶爾想親熱一下,一靠近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臉,簡直倒胃口到極點。

 

  這身體的生理時鐘有夠準時的,身為頭號夜貓子的Pchy居然十一點就開始打哈欠,十二點開始就腦子瘋狂當機,最後終於投降爬上床睡覺去。

 

  「我昨天完全睡不著覺…」另一個受害者也不惶多讓。

 

  依照平常的睡眠時間梳洗完畢躺上床,居然可以在床上躺了兩個鐘頭一點睡意也沒有,嚇死他了!差點去翻安眠藥來吃。

 

  「唉~~~」兩個人同一時間嘆了口長氣。

 

  「喂,電話…」背包裡的電話響起,Non提醒P該接電話。

 

  「……Gybz?誰啊?」當然,這不是他自己的手機。

 

  「喔,分組作業的同學啦…」

 

  「喂?嗯,有什麼事?上台報告?」揚起一邊眉毛看向旁邊的人,獲得對方猛點頭的回應之後繼續說道:「了解,已經準備好了……事前討論?嗯…有必要嗎?喔……像上次一樣?上次怎樣?!」狠狠的瞪了旁邊一臉莫名奇妙的人一眼。

 

  「再看看,最近有點忙呢…」隨口敷衍了幾句便迅速掛掉電話。

 

  「…幹嘛瞪我?」

 

  「我今天從早上到剛才接了七通電話,有六通都是女的!」

 

  「呃…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啊。」唉唷,原來自己的臉可以做出這麼恐怖的表情「你電話裡還不是一大堆女生。」

 

  「這兩件事完全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我說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別拿我的臉撒賴啊你…沒效啦!」

 

  「哼……」

 

  「啊…快點想到辦法換回來,我快受不了了!」Non一臉崩潰樣雙手抓著頭髮:「你應該不想要被21 (註) 吧?那就快點想辦法啊啊啊~~」

 

  「我才受不了!別抓啦!你會害我變光頭!」硬是把他的手從頭上拔下來「我跟你講,今天如果不解決我就不回家,你媽遲早會把我送去精神科!」

 

  「唉……」再度同時嘆氣,相看(不對,因為不想看到自己的臉所以兩個人都很努力的移開視線)無言。

 

  「啊…好無聊,反正時間這麼多,我們來把聖誕樹拆掉好了。」枯坐半天後悶到快起肖的Pchy如此提議。

 

  「可我覺得沒必要這麼早拆啊?放著也滿好看的…」

 

  「聖誕節過了聖誕樹就不用存在了嘛!」閒著沒事幹的Pchy現在看這棵樹相當不順眼。

 

  「也是啦…好吧。」Non皺著眉頭看著他拉扯聖誕樹上的吊飾,一時用力過猛小東西叮叮噹噹從頭上砸下來…「嘿!你小心點…」

 

  「你才小心點,腳下有電線!」Pchy才剛出聲警告慘劇就發生了。

 

  「哇啊…」Non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就往前撲倒(或許是因為腳上那雙快要開口笑的布鞋),順勢撲到Pchy身上,本來(以現在的體型)應該可以扶著他穩穩站住的某人卻因為不習慣過長的褲管一屁股坐倒在地。

 

  清脆的喀啦一聲,是的,就像老套愛情片一樣再度嘴對嘴撞上去了,但是感覺…一點都不浪漫。

 

  「God!好痛!」摀著被牙嗑到的嘴,Pchy蹲在地上半天說不出話。

 

  「唔…我的牙好像要掉了…」另一邊災情也不惶多讓。

 

  「你這個冒失鬼!」Pchy揉完嘴之後開始伸出手指控那個被電線絆倒的白痴,然後發現…手指得真的是“對方”。

 

  「耶……?我們好像…」被他的驚訝表情影響,剛才忙著摀嘴的Non也發現了不對勁:「這是我自己的聲音耶?我們是不是換回來了?」

 

  「……好像是耶?」被突如其來的情況嚇傻了,雖然指控的手指還沒縮回來,但Pchy早就忘了自己正再幹嘛。

 

  「喔…我的天,不是在鏡子裡看到你的臉感覺真好。」Non嘆了一大口氣,終於回到自己的身體裡感覺真好,終於不用天天面對別人頂著自己的臉感覺真好。

 

  「這真是今年你說過的話裡最有道理的一句了…」Pchy贊同的點著頭,也不管周圍摔落滿地的樂譜跟聖誕飾品,低頭忙著檢視身上「喔老天,回到自己身體裡感覺真好。」

 

  「嘿…」Non輕輕笑了笑「你現在表情好有趣。」

 

  「彼此彼此。」

 

  「聖誕快樂…」迫不及待俯身向前,吻上戀人柔軟的唇。

 

  被突如其來的吻逗得滿腦子醬糊的Pchy居然還來得及在腦子裡吐槽一句“老兄,聖誕節已經過很久了!”。還沒拆下來的聖誕樹上掛著一堆閃亮亮的鈴鐺,還有個黃綠色小藤蔓繞成的飾品。

 

 

  傳說中,在槲寄生下親吻的情侶,會廝守到永遠。

 

 

***   ***   ***

  附註:21指的是二分之一學分被當掉。

 

  2010/1/20完稿,全文約五千五百字。

  啊娘威(喂)~好浪漫。

  題目來自PTT絕愛版聖誕紅白合戰。<=聖誕節都過多久啦!?

  其實已經情人節了(聽說還是大年初一),但我那篇聖誕賀文<戒痕>那時早就決定要發了所以…這篇就當情人節賀文。(菸)

  所謂賀文季節就是西洋情人節、七夕情人節、聖誕節、生日。萬聖節還可以期待一下,植樹節端午節什麼就別鬧了(噗)。

  大伙情人節快樂~AB也快樂~感謝業績小組成員幾個月之前提供的靈感。

  還有一件事我想講很久了。

  耽美同人歌迷自己YY是自己的事,這種小小樂趣我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但是將這些東西(或是發言)硬是放到當事人會看到的地方(例如說他們的FB),我就不知道做這種事的人是存著什麼心態了。

  我寫文章是想提供娛樂,自娛娛人,不是想要大伙真的認為他們現實生活中有什麼OOXX(就算有也不關我們的事)。很多人愛說什麼他們是好孩子會諒解的,拜託,在要求別人諒解你之前請先諒解他們。如果今天那些留言有任何一點可能因我的筆下而起,那真是太令人遺憾了。

 

2010/2/11 補記

  某人很夭壽心機很重的在情人節前夕給了我一個大禮,害我嗨的差點衝去跑操場十圈。1775465354.jpg

Add.jpg  

  然後 

ID XXX-XX60   Chanon Rikulaurakan     Major PC(peformance) 表演系
ID XXX-XX90   Suwapat S.                 Major NM(new media ) 新媒体传播系

跟FB上的小短片相呼應,請容我花痴一下~1775465354.jpg (你天天都在花痴!)

期待有更多亂七八糟有創意的作業~要跟我們分享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夢痕跡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大C
  • 好有趣的設定啊!尤其看到捲褲管那一段。哈哈哈~!在大年初一就有開心的文可看,真是好的開始呢!祝星霜虎年學業順利,時時有腐文靈感,天天有空更文造福NP黨。
  • 是的,雖然是同人常見的老套設定,但真的寫起來還挺有趣的。
    設定來源感謝某催稿小組(?)成員有情提供。

    也感謝各位讀者踴躍留言,讓我更有動力寫喔!XDDDD

    星霜 於 2010/02/15 04:36 回覆

  • 希薇亞
  • 我確定某P真的得了"褲管硬要捲強迫症"

    今天一打開電腦 朋友就送來某P最新造型全身照
    我看了之後差點笑到快往生了<-你這個假粉絲!!!
    某P頭頂著蘑菇<-我看他是真的很幫某人"變大"吧~ XDD
    加上媲美鬍鬚張的頹廢大叔萬年留級生造型<-是的 他真的穿上自己的高中制服
    白短制服襯衫打開兩顆釦子 下擺鬆垮地塞進藍色學生短褲 底下一雙毛毛腿踩著不知道是髒還是本來就灰的球鞋
    重點是...他的藍制服短褲被他硬是往上捲了兩褶...
    雖說從他上次在海邊迎新的照片就已經發現他連短褲也要捲
    但是...高中學生制服藍短褲也要捲就真的讓人不得不懷疑某P的審美觀是出了甚麼狀況...
    現在又看到小霜這篇紀實(?)文...我不禁要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和什麼大叔互換靈魂了
    我想小霜一定有偷偷在他們身邊裝竊聽器之類的吧~ XDD

    期待新的一年裡 小霜能繼續為我們帶來更勁爆有精彩的紀實(?)報導
    也希望所有的不開心都能像過眼雲煙 希望你能越來越快樂喔~
  • P的造型一直是很大的謎團,尤其是近年來每況愈下...
    我想不管是他跟AB裡任何一個人交換靈魂都不至於變成這樣子,所以可能真的是某大叔吧?= =

    我也希望新的一年AB能有更多材料給我寫。

    星霜 於 2010/02/15 04: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