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的!自從上次對戲彩排倒霉抽到白雪公主以後好像什麼神籤都可以被他抽中一樣。果然人倒楣連喝水都會噎死…

  校慶,日本則稱為學園祭,在一個什麼怪事都會發生的國家裡,校慶常會出現如同Cosplay似的誇張景象。

  泰國一向民風純樸(?),易三倉也通常只是學生跟校外攤位一起合辦個園遊會,看看社團成果發表云云,但Non真的覺得這輩子還沒遇過比手上這張籤還誇張的東西。

  「什麼東西叫作接吻電話亭(kissing booth)?」還來不及開口發問就被旁邊很明顯也抽到同一張籤的同學捷足先登。

  「這個,各位有看過足球尤物嗎?」

  呃啊…Non在心裡哀嚎了一聲:他X的不是我想的那樣吧!?

  「不要作這種違反善良風俗(?)的生意吧?」疑似倒楣鬼第三號的聲音從角落發出來。

  「別擔心,我們沒有國外這麼開放~」學長露出一個“信我者得永生”的善良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所以…」終於露出一絲黎明的曙光。

  「我們標榜只親臉頰!」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張宣傳海報,負責收錢的學長愉悅的表情讓眾人很想當場衝上去掐死他。

  幹這到底有什麼差!?

 

***   ***   ***

 

  這真是太不對勁了…

  本來自己是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向某名字P開頭的隊長匯報這件可能會嚴重影響樂團形象的夭壽情況。(如果說August還有什麼可以稱得上形象的東西的話…)

 

  大腦裡的小精靈(?)都已經開始盡責運轉了。

  “這裡是您最誠摯的好朋友,反射神經系統歡迎您,以下為您準備了幾個保命選項:(1)抱頭滾地大喊’不要打臉’。(2)準備全套護具,請認名正版商標。(3)如果您記得緊急逃生口在哪的話,講完之後馬上逃。”

  因為沒錢買護具所以正在選項一跟三之間搖擺不定,但對方聽完卻只是瞪大眼睛了幾秒,然後“喔”了一聲就轉頭走了。

 

  正因為逃過一劫而拍胸覺得不可思議的時候,Pchy又幽幽的晃了過來,開始在旁邊對著爆炸頭宣揚些什麼…

  學校社團因為金融危機現入財政困難,為了籌措經費所以要社員自願捐出一點東西作義賣,然後他考慮了很久到底要捐書還是捐衣服(阿爆:你有衣服可以捐嗎?)。不過Non剛給了我一個好點子!為了解救社團的危機,我決定捐出自己的一頓燭光晚餐參加義賣,你覺得這點子怎麼樣啊?

  可憐的阿爆被pchy笑中帶刺的凌厲眼光嚇得半死,結結巴巴的說這樣好像不錯啊之類的打哈哈。

  出來混果然是要還的…(Non的內心OS)

 

***   ***   ***

 

  「別一臉死人臉嘛!你看,一張票一百塊,比打工鐘點好賺多啦!」學長一臉中了樂透似的忙著數錢。

  「是啊是啊,你是收錢的當然很輕鬆啊!」同情的目送上一個值班者用一臉慘白的死人臉飄出指定攤位,嘴裡還喃喃自語著疑似被下蠱的火星語。

 

  好可怕簡直像什麼殭屍病毒似的…

  Non開始認真考慮到底要翻桌、揮拳撂倒學長、還是拔腿就跑。

 

  「嗨!」一個清爽的招呼聲音在旁邊響起。

  「你在這裡幹什麼?」Non覺得額頭上的青筋隱隱約約的在跳動。

  「嗯?以防老大問我的時候沒有Data回報啊!」Tor靠在旁邊的柱子上一手拿著烤玉米一手拿著博物館用的那種人數計,正愉快(?)的準備計算將來可能會危害死黨生命安全的匯報人數。

 

  Non開始更認真的考慮,到底要翻桌、揮拳撂倒學長、還是先把旁邊這個幸災樂禍的傢伙扁一頓。

  「你們的攤位沒事幹了嗎?」現在他覺得自己整個很像什麼動物園裡的猩猩似的,就差沒在胸前掛上牌子說禁止餵食

  「沒,我抽到場地布置,既然園遊會已經開始了就沒我的事了,你在繼續跟我講話旁邊收錢的學長要爆炸囉?」

  ……TMD在團員面前做這種事我才要爆炸了!

 

  在人數計升到二位數,以及Non第3次拿起卸妝棉擦嘴巴、開始決定這輩子最該痛恨到底的廉價化妝品就是該死的會脫妝腮紅之後…口袋裡的手機響起了簡訊鈴聲。

  「?」Non對面前笑的一臉花痴的小姐比了個暫停手勢,一頭霧水的打開手機看簡訊,仔細的閱讀幾遍過後打了個響指…

 

  瞭解!

 

  「學長!」伸手戳了戳旁邊收錢收到眼冒金光的學長(其實他的真實身分是獄卒)…「過來過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那個人!」Non把學長拉出攤位(要把這位先生跟那堆鈔票分離還真是要費一番大功夫)伸手指了指站在遠方Pchy身邊的那個人:「就是他,你去跟他講就知道了!」

  「真的?一個鐘頭的點鐘?」

  「真的真的。」點頭如搗蒜。

  「這樣啊…」死要錢學長(其實是牢頭)一臉算計的摸著下巴,絲毫沒注意到要看守的犯人已經腳底抹油跟別人跑了。

 

  看到那邊收錢大爺一臉喜氣洋洋的走了過來,Pchy推了推社長往前一指。

  「就是他,你問他就知道了!」丟下這句話後直接閃人。

 

  手拉著手飛奔過易三倉說大不大的校園,一路奔逃到大門口,逃命(?)的路上還不忘交換眼裡的得意笑容。

  手腕順著跑來的方向一提,輕巧的把Pchy拎上計程車,自己也抓著門框跟著跳上去。關上門頃身隨口對司機指示地點以後往後靠向椅背,兩個人開始相視大笑。

 

  「嗯,聰明蛋!」Pchy滿意的晃了晃手機,簡訊備份上面只寫了“等價交換”四個字。

  「謝啦!奸詐鬼!」手指刮了刮Pchy因為得意翹的老高的鼻尖。

 

  「所以…燭光晚餐,是吧?」Non探手將Pchy的右手撈進掌中。

  毫不介意對方口氣中的調侃,感覺到指縫中嵌進的溫暖,Pchy伸出自由的左手,用一種誇張刻意的搭訕(?)姿勢搭上對方的肩,露出一個顛倒眾生的笑容…

 

  「這個嘛~先來結算那一個鐘頭的吻如何?」

 

 

  (2010/4/1完稿)
  ***   ***   ***

 

  愚人節快樂,(我這邊還是四月一號)這篇可沒有騙人。就當作是補白色情人節沒寫的東西~XD

  這點子是我睡前想到的,爬起來就寫了。<=這人睡覺都在想什麼?

  各位有看過足球尤物嗎?電話亭真是萌的太邪惡了…XDDDDDDDD

  (有辦法寫出這種亂七八糟東西的你才邪惡吧?)

  會想寫這個主要是之前看到SB有篇相同題材的甜蜜短文,不過就是靈感來源相同(都是足球尤物的梗),內容是不同的。(SB跟NP完全沒辦法互套)

  燭光晚餐的價碼換一個點鐘的親吻電話亭。等價交換,看起來真是互利划算!這兩人簡直是戲弄經濟學…奇怪了,這樣算下來到底吃虧的是誰?(大笑)

  結語:司機北北要瞎啦!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