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完論壇我的冰火癮又犯了,犯了五年了。= =

  所以跑來複習所有感動我的片段,相信在我複習完之前第五部就出了!(哪可能?)

  推薦給所有有在讀小說的鄉親父老,冰與火之歌你不讀真的會後悔一輩子。至少我看完這一套以後大概有一整年所有的奇幻小說都食不下嚥...(當然不是說別得不好啦...就是冰火後勁太強了。)

 

這一段是出自第一部"權力遊戲",艾德史塔克視角。

 

  他再度夢見那三位雪白披風的騎士,那座傾塌已久的塔樓,以及躺臥血床的萊安娜。

  在夢中他與從前的戰友並肩而行:驕傲的馬丁•凱索、喬裏的父親,忠心耿耿的席奧•渥爾,本爲布蘭登侍從的伊森•葛洛佛,還有輕聲細語、心地善良的馬克•萊斯威爾爵士,澤地人霍蘭•黎德,以及騎著紅色駿馬的達斯丁伯爵。他們的面容,對奈德來說,曾如自己的臉龐一般熟悉,但歲月仿如水蛭,漸漸吸走了人們的記憶,即使是他一度發誓絕不忘記的部分也不例外。在夢裏他們只剩幻影,宛如灰色的幽靈,騎在濃霧聚成的馬上。

  他們一行七人,對方則是三個。夢中如此,當年亦然。但這三人絕非平庸之輩。他們靜待于圓形的高塔前,身後是冬恩的赤紅峰巒,肩上的雪白披風在風中飄蕩。而這三人並非幻影,他們的面容深深烙印,至今依舊清晰。“拂曉神劍”亞瑟•戴恩爵士嘴角挂著一抹哀傷的微笑,巨劍“黎明”斜出右肩。奧斯威爾•河安爵士單膝跪地,正拿著磨刀石霍霍磨劍。他那頂白色瓷釉的頭盔上,有著象征家徽的展翅黑蝙蝠。站在兩人之間的是年邁的御林鐵衛隊長傑洛•海塔爾爵士,外號“白牛”。

  “我在三叉戟河上沒見到你們。”奈德對他們說。

  “我們不在那裏。”傑洛爵土回答。

  “我們在的話,篡奪者就要倒楣了。”奧斯威爾爵士道。

  “君臨城陷之時,詹姆爵士用他的黃金寶劍殺了你們的國王,你們也沒出現。”

  “我們身在遠方。”傑洛爵士道,“否則伊里斯還會好端端地坐在鐵王座上,而我們虛僞的弟兄則會下七層地獄。”

  “我解了風息堡之圍,”奈德告訴他們,“提利爾和雷德溫大人俯首稱臣,他們麾下的騎士也都下跪效忠。我本以爲你們一定會在其中。”

  “我們不輕易下跪。”亞瑟•戴恩爵士道。

  “威廉•戴瑞爵士帶著你們的王后和韋賽里斯王子,往龍石島逃去。我猜想你們可能也在船上。”

  “威廉爵士忠勇可嘉。”奧斯威爾爵士說。

  “但他並非御林鐵衛,”傑洛爵士指出,“御林鐵衛絕不臨危脫逃。”

  “過去如此,現在亦然。”亞瑟爵士說著戴上頭盔。

  “我們發過誓。”老傑洛爵士解釋。

  奈德的幽靈們與他並肩上前,手握影子寶劍。以七對三。

  “一切就從這裏開始吧。”拂曉神劍亞瑟•戴恩爵士道。他抽出黎明,雙手高舉,劍身蒼白好似乳白琉璃,在光線照耀下宛如蘊涵生命。

  “不對,”奈德哀傷地說,“一切將在這裏結束。”當鋼鐵與幻影沖殺成一團,他聽見了萊安娜的尖叫。“艾德!”她喊。一陣玫瑰花瓣的暴風,吹過染血長天,天空藍得像死亡之眼。

  “艾德大人。”萊安娜又叫。

  “我保證,”他輕聲說,“萊安,我保證……”

 

 

  馬丁描寫的場景都非常有感覺,台詞句句煽情,每一個角色都入木三分,發便當全然不手軟。

  這一段的重點,除了當年的御林鐵衛帥到爆炸以外,就是艾德對萊安娜保證的那句"我保證"。所有看這一套小說的人都被那句承諾困擾至少十年了,艾德到底答應了萊安娜什麼事?跟瓊恩的身世有沒有關係啊!?

  拂曉神劍(the Sword of the Morning)在第四部被翻成清晨劍士,等級從神劍變成路邊掃地的歐吉桑(無誤)真的很靠北。雖然我知道翻譯得好很困難,但好歹人家前面都已經翻過的名詞你沿用一下是會花多少力氣?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