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朋友說想寫這問卷所以拿來玩一下。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我最近的一篇作品寫了五個月而且沒有完結耶…= =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半年前…好啊,算各取所需好了,但這篇還沒完。(菸) <=知道就好

  <以下摘自各取所需(2010)>

 

開頭

  “叮咚!”

  「你又來了,討債的。」Pchy無可奈何的拉開門。

  「進度怎麼樣了?」這一年來負責他作品(催稿)的責任編輯也是一臉無奈…「老總在催我有什麼辦法?他說後天要看見初稿。」

  「初稿沒問題,你進來一下我拿給你。」側身讓人進門。

  「完稿要在之後交出來。」放下手上的公事包,Non從裡面掏出一台PDA…「期限是…」

 

最喜歡的部分…

  輕笑了一聲,將嘴裡叼著的菸拿出來扔到地上踩熄,呼出最後一口白煙,將頭頂的面具拉回臉上。緩步走向前,硬底靴子踏在地上的響聲與淡淡的菸味在夜色蔓延的花園裡暈染開,然後被夜間吹拂的涼風驅散。

  庭院設計的很講究,小塊的磨石子平整的嵌在鬆軟的細沙上,每走一步都濺起一地脆響。細軟的地面上卻一點痕跡也沒留下,沉重的長靴這時候看起來異常清靈。夜風忽地一卷,滿樹花雨翩然飄落,落上髮間衣袖,片片雪色再隨動作墜地。

  舞會中的塵世燈光壟罩著吸血鬼伯爵,從月色降臨的不良王子帶著一肩淡淡菸草味緩步而來。單膝跪下,肩上的長斗篷像盛開的花瓣,勻稱在腳邊散開成漂亮的不規則狀。執起夜之帝王的右手在手背上印下一吻,抬頭看他一臉不知所措的表情。

  「我有榮幸邀你跳一支舞嗎?」

  我覺的自己最近真的有很用力的證明我是N粉。(菸)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一年前…一步吧?

  <以下摘自一步(2009)>

開頭:

  我在你右邊後面一點點,只要往前跨一步,就可以站到你身邊。
  你在我左邊前面一點點,只要往後退一步,就會走到我的身旁。

  我不敢往前跨出那一步,你也沒想到要往後退一步。
  這一步的距離,最安全,也最遙遠。

 

結尾:

  「等下再睡,我有東西要給你。」他把冰好的飲料放到置物袋裡,將隨身聽的其中一隻耳機塞進我的耳中,裡面播放的是我們的第一張單曲“Ticket”:“傳說中有個地方,在那裡能擁有一切。渴望的快樂與夢想,都在終點等著你。僅需一張車票,就能來回往返。”

  輕如鴻毛的觸感過後手心裡被輕輕放入其中一張車票。
  我愣了一下,然後微笑,反手將車票連同他的手一起握在掌心裡。

  想買到它不困難,困難的是旅程。
  縱使過程曲折、耗時長久,我終於還是拿到了那張車票。

 

  結尾就是我最喜歡的部分。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兩年前是我的量產期耶…我考慮一下要挑BC還是情錯…

  最後在朋友的建議下挑了情錯。

  <以下摘自情錯(2006-2009)>

 

開頭:

  臉頰上的涼意感覺到夜空中飄下了絲絲細雨,不由得微微低頭。有點訝異的發現,許久沒修剪的髮絲竟然碰的到下巴…

  -也許…該剪了吧?

  手指略過刻意削薄過的長長髮尾。記憶中…有人說這個髮型很好看…長頭髮很適合…

  警覺的轉移思緒,刻意的將心湖上浮現的人影抹去。

  沒有人…

 

結尾:

  去年抱著小胖子去拜乾爹的時候,那個現在雲淡風輕的人擎著茶杯對著萬里無雲的天空舉杯。

  以茶代酒,相戀不如懷念…

  這人簡直釋然到一種讓人不順眼的程度吶…

  歪著頭,我想了想。
  從衣袋掏出那張昨天收到的明信片,順手扔進門口的信箱裡。

  鯊魚不會想吃我的吧?帶點不安的默禱。

  嘴角一抹笑,有些狡獪,有些溫情。

  帥氣的一抖風衣領子,揚長而去。

 

最喜歡的片段…(我果然是後媽)然後原諒我把名字消音…聰明人應該知道原因吧?

 

  輕輕的劃下那一刀、不清也不重。
  豔紅的血緩緩的順著白晰的手腕滑下、很美、很疼…

  疼到剛剛好足以讓我痛到忘了剛剛的夢境。
  不要在妄想那些美夢了、我不停的提醒自己該醒了,不要在睡了。

  「你一定會責備我不愛護身體吧?我知道…但是沒有辦法…」

  輕輕的低下頭,水色的唇虔誠的掃過你的額頭。
  我這樣深深埋在心裡的愛戀、不為這世界允許的感情、不願意向你承認的愛…

  那個常常夢到、在童年的公園玩耍吃冰的美夢…

  「我不愛我自己…我愛你…在這世界上,我最愛你。」

  我是這麼的愛你,愛到願意讓自己遺忘曾經愛你…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開始翻以後才發現我早期幾乎不寫景耶…(狂汗)

  這一段勉強算是吧?

  <以下摘自B&C(2007)>

 

  然後我就來到一片碧綠之中,陌生又熟悉的景物觸動了心中柔軟的最深處。四周一個人也沒有,我的身體隨著意念往前進,漸漸的看到了村莊…還有那一棵熟悉的大樹。

  一個身影坐在圍欄上面,雙腳百般無聊的在半空中晃啊晃。雪白的棉衫在風中飄動,細碎的長額髮劃過少年白晰的肌膚,修長的手指依照習慣的扯著鬢邊的頭髮。

  他突然抬起頭來面對我的方向,被那雙乾淨清澈的黑眼睛注視著的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直到一個男孩從我身邊跑向他我才知道他看的人不是我。

  男孩有乾淨的眼睛跟漂亮的肌膚,還有適合展露在陽光下的燦爛笑容。

  少年從圍欄上跳了下來,寵溺的把手伸給那個笑到眼睛都不見的男孩,兩個人手牽手的越走越遠。

  我認得…
  那一條是離開村子的路…

 

 

  比較最近的寫景,給大家聞香一下,我選還沒公開的片段。

 

  <以下摘自夕夏唯儂(2011)>

  他從來沒上過山,這是將近二十年第一次看到。只見它雲霧繚繞,高聳入天,頗有世外仙人之姿。看得幾眼便縱馬上山,心盼這師父口中的仙山能為自己分憂解勞,免受這相思之苦。

  蜀山腳下有不少鄉下人家,也對往來旅客見怪不怪。越往山上去人煙越稀,反倒是偶然會出現些道觀,孤零零的佇立在山間。

  最後終達一面峭壁,壁上有一條粗長鐵鍊直通壁頂,隱沒在雲霧間。伸手一拉便發出脆響,竟是精鋼所鑄。

  憶起師父曾說過,這一道關除了是地形險要,也是考較來者輕身功夫。若非由此處上山,便要走遠處小徑。小徑曲折不說,路程也較遠上三倍有餘。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H片段…科科…不是沒寫,視太多了不知道要選哪一段。(被踹死)
  不吃葷的善男信女請閃邊…人名也是消音(該消的不消消這有屁用阿!?) 然後我發現很難摘錄,因為我寫的H一向會破千(喂!!),這是我第二篇H。

  <以下摘自脫軌(2006)>

  「什麼…」大眼睛中的疑惑在對方開始動手脫他的T恤時化為驚慌:「你在…做什麼…?」

  完全沒理會他,逕自的將半扯下來衣服丟到地上。手沿著腰背的曲線慢慢遊走…掌心感受到的真實觸感讓他溢出一聲滿足的輕嘆…比想像中的更加美好,細緻的肌理在來回撫摸之下泛起了紅潮。

  「不…」抬起手試圖反抗他的動作,無力的抵抗瞬間被撥開「你瘋了嗎?」

  「也許?」使勁捏著他的下巴,直到看到他眼中的痛楚…然後發現自己很享受這種眼神…

  得意的舔了下嘴角,低下頭惡狠狠的咬住他的唇,舌頭放肆的竄入濕潤的口腔中翻動,剛剛下在礦泉水中、讓肌肉鬆弛的藥讓他連闔上嘴的反抗餘地都沒有。

  「嗚…」難受的破碎呻吟從喉頭深處竄出,感到快要被口中肆虐的異物搞到窒息,混沌的腦中盡是一片混亂…

  為什麼呢?這是某種惡作劇嗎?我不懂…

 

  好了,重頭戲就別貼出來荼毒眾生…XD

 

  最近...我最近沒有寫H其實,不過要找到隔兩年以上的應該有…待我瞧瞧。

  我(自以為)H的最巔峰作就是這篇…

  <以下節錄自大眾運輸系統狂想曲(2009)>

  用力咬著手指,少年努力的忍住即將脫口而出的聲音,壓抑的聲線在喉頭打轉,在男人耳中接近甜蜜的嬌吟,不停湧出淚水的大眼睛讓在體內衝刺的興奮火熱脹大了一圈。

  細緻的肌膚泛起一抹艷紅,春意與淚痕同時蔓延到眼角,少年努力將媚態橫生的表情藏進男人懷裡,下巴卻硬是被抬起,昏亂喘息的浪蕩神情催化了男人在體內的抽送頻率。在喉頭咕噥了一聲呻吟,體內瞬間被慾望射出的體液充滿,黑色的西裝褲也噴上了半透明的黏液。

  身體的強烈疲憊顯示兩人太超過的需索,少年疲軟的癱在男人懷裡,渾沌的腦袋昏昏欲睡。男人拉起少年被強行褪到腳邊的褲子,遮住充滿粗暴指痕的雪白大腿,體液流淌間的腿側顯得一片狼藉。被推入不知道甚麼時後空出來的座位上,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累垮的身體就沉入深深的睡眠當中。

 

  這是最後部分,重頭戲也是沒貼…畢竟貼了就不叫重頭戲了。(喂!)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最甜喔…其實頂級生活系列都很歡樂。那我就選歡樂文好了

  <以下節錄自媽媽麵不是故意的(2010)>

  「呃…泡麵翻了…」還抓著一大把紙巾加上衣衫極度不整的Non似乎完全感覺不到氣氛有甚麼不對勁,很誠懇的向團員解釋狀況。

  「真是對不起打擾了我們出去逛個街半個鐘頭以後再回來你們繼續!」Wan丟下一串讓人反應不及的字句,就快速夥同隊友把兩位未成年連拖帶拉的架離案發現場。

  「我們團裡還有人未成年,拜託你們下次選人少一點的地方好嗎?」這是某薩克斯手關門前丟下的最後一句話。

  「…吃麵跟人多少有什麼關係啊?」轉頭看到某P一陣青一陣白的臉色:「他們跑這麼快是在急甚麼?」

  回應他的是一包丟到臉上的紙巾跟一陣狂吼…

  「老子的清白就這樣給你毀了!你這笨蛋為什麼不乾脆燙死好了!!!??」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嗯…是B&C,應該沒有任何一篇可以比這篇還悲慘了。

  <以下摘自B&C(2007)>

  爸爸不知道什麼時後說完了話,站起身來退到旁邊,換叔叔在墓前蹲了下來。

  修長的手指緩慢的摩挲過墓石,好像手下的不是石頭是愛人的頭髮。我想那張照片上的一定是個美麗的女人吧?要不然為什麼可以有那種彷彿可以把冰塊溶掉的溫柔表情?

  「“如果你說的愛是謊言、請在我死前都不要對我說實話…”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你那時後會說這一句話了。我這個笨蛋真的很不值得信任,連說實話你都害怕我在騙你。」

  「明明害怕我是騙你的為什麼不說呢?」

  「那時後你最喜歡我每天叫你起床了…如果可以我現在也會天天叫你起床,每天對你說我愛你。這樣你就會信了吧?十八年了、你睡了這麼久…什麼時後才要我叫你起床呢?」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突然就痛了起來,眼睛酸酸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為什麼這麼痛還要愛呢?

  淚眼朦朧之間我看到吻落在冰冷的石頭上…一個吻、兩個吻…無數個吻…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起床吧…起來陪我!不要在睡了…」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好吧…又是一段新文未公開畫面,一樣名字消音。

  <以下摘自夕夏唯儂(2011)>

  這少年劍法奇高,乃是他生平未見之敵,他也不顧是長輩考較晚輩須得手下容情,雙手舉劍便是猛然劈落,左右連劈。他這招大開大闔,招還未出全便激起一陣勁風,聲勢驚人。旁人看了不禁大聲讚好。

  少年看見他這招,眉頭不由得一皺。想起師父說過的劍法原則,這劍刃雙面,傷人傷己,平常耍劍要好看是簡單,但真的用起來的時候其實大有講究。最簡單的一個道理就是…劍不過肩。進招時應攻三守七,這劈落一招如果用到別處還成,但以現下情況,這招式便是將十分勁都用在攻上。無怪乎破綻百出,實是犯了武學大忌。

  他這時年紀還小,身型還未長開,肩頸細小,微一蹲低便在最末一招劍甫提起未劈落之際整個人竄進對方雙手中。左邊手肘一撞,擊中男子腕間,右手順勢將劍柄斜斜提起。男子只覺手中脈門一麻,右手便已抬不起來。心中聳然一驚,待要避退便已不及,冰涼的劍刃已然駕在頸上。

  「承讓。」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我很少寫肥皂劇對話…那就選第一篇的片段好了,人名照舊消音。

  <以下選自獨行(2006)>

  「你在幹麻?」一臉警戒的看著笑的詭異的那個人,後者把整個人都湊到他座位旁邊「離我遠一點…」

  「啊…你很沒有同學愛啊!」他一臉可憐的搖頭「我又沒有課本…身為鄰居應該要分給我看一點啊!」說完整個人都貼了上去。

  「嗯…」伸出右手,把課本稍微移旁邊一點;再伸出左手,把快貼到臉上的大頭推開「別離那麼近!」

  「喔…」乖乖的稍微後退一點,心裡想:啊~討厭親密動作的標準型…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自從開始寫央文以後我才知道世界上有種東西叫爆字數,才知道什麼叫虐的很爽。

  自從開始寫AB文之後我才知道自己其實會寫短文,才知道什麼叫歡樂惡搞。

  其實我之前就發現過這問題,但一直逃避現實(喂!),就是我不太寫景這件事。一方面可能是不擅長(因為我從來沒去研究過這一塊所以不能確定自己擅不擅長),一方面可能是我寫文章都有種趕進度的感覺。下一個轉折段落就要來了,不趕快寫起來點子會跑掉。寫景相對之下對劇情進展就沒什麼幫助,所以常常莫名其妙就被忽略了。

  最後,我發現我所有的描寫都有進步,唯獨H沒有大幅度進展。因為我打從一開始就已經是終極版的變態了。= =

 

 

創作者介紹

夢痕跡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hoonlove
  • 看這問卷讓我回家想去翻你的舊文來看!(笑)

    一步我也喜歡哦^^

    B&C太痛太痛..是我不敢拿出來重看第二遍的極品QAQ..
    人家最喜歡的還是血漬>////<
    看到情錯那個結尾..和我印象中的不一樣啊??...
    才發現我居然腦內已經補到兩人在夏威夷重逢了!!(死)
    真的沒騙你...第一次發現我腦補能力還真強(大笑)

    自己寫過才能體會寫景之難!!完全把我的詞窮弱點表露無遺XD(噗)
    不過霜不講我都沒發現你很少寫景的事實耶,因為整個人被劇情帶著走,都忽略這些了(笑)

    最後那句話我可以按個"讚"嗎?XD
  • 其實我寫文滿多弱點的,只是我很會藏而已。XD
    像是,如果有一段非寫不可的片段,但它在我的腦子裡卻沒有任何的畫面出現,我就會用完全第三人稱的方法把那一段當記敘文解決掉。(噓,別講出去!<=很愛演)
    還可以順便練練自己能把東西寫得多簡短。XD

    那一段腦補真得太好笑了!!!
    你說結局不是這個的時候我都傻眼了,想說我是作者難道還會記錯不成?
    結果原來是你腦子裡強大的腦補系統啊...XD

    我一直好奇為啥你會喜歡血漬...我個人比較喜歡BC跟情錯,畢竟是比較後期的文章,比較細膩一點。早期兩篇比較俗擱大碗~~好吧,我知道你喜歡俗又大碗的東西。XD

    最後那句真是神來之筆啊...(菸)

    星霜 於 2011/01/28 08:08 回覆

  • 米芬
  • 最後一句太中肯XDDDDDDDDDDDDDD
  • 你也這樣覺得厚?QAQQQ
    我的H都沒有進步啊啊啊!(這有什麼好值得悲痛的嗎!?)

    星霜 於 2011/01/27 03:10 回覆

  • 阿錢
  • 這好好玩噢
    我想拿去寫XDDDDDDDD
  • 請慢用~不過我忘了我從哪裡拿來的...(汗)

    星霜 於 2011/01/27 03:10 回覆

  • 米芬
  • 你的H感覺就像鱷魚,在兩百萬年前就演化到了最佳境界,從此就不需要再進化了(茶)
  • 這評論真不知道該哭該笑,鱷魚啊?= =

    其實我有進步啦...
    從一開始的普通H一直進化到脫軌那種,最後在變成Transit,在對象場合(?)以及變態程度這方面...不過這實在沒啥好開心的對吧。Orz

    星霜 於 2011/01/28 07: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