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期中考,非常難。大概是我這輩子考過最難的一次考試...之一?我甚至不確定是不是之一。

  教授很好笑地在考完後半個小時寫信來勉勵大家繼續加油(我在三個小時後收到)。那封長得很像精神喊話的信讓我不禁想,究竟是大家考得太差還是太好還是怎樣?半個鐘頭就開始改考卷了嗎?老師你不回家啊!!?

  趁著考完,感覺好像很輕鬆,跑去買菜。在物價貴的地方就是要過著節約的生活。何況這裡外面賣的東西味道太重了。

  

  步出考場以後,外面在下雨。這種氣溫(如果沒記錯的話大概是攝氏一點五度吧= =)下雨是很可怕的。

  走一走啊走一走,突然發現路燈下...雨飄的方向越來越不定。順著不同的風向,緩緩的,微微像是在對抗地心引力似的,不甘不願地落到地上。

  突然好像了解到甚麼,拿開雨傘。

  觸在臉上的是冰冷,不是冰涼。

  那是雪。

 

  如果說雨是冷、那雪就是寒。凍進骨子裡。但雪比較安靜。雨總是夾著吵雜滴落;雪是安安靜靜的飄,順著街燈的光線跳舞。

  氣溫可能不夠低,雪裡夾著水,落了地上就甚麼都沒了。地上還是一攤一攤的,像是平常在下雨。沒有抬頭不會發現傘面的聲音小了,飄的路徑長了。

  風很大,刮的面上生寒

 

  這是今年波士頓的第一場雪。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