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x>

 

那是在某一次的演唱會過後的保母車上,我看著謬的黑髮隨著窗縫中的風四下飛揚,深不見底的眼睛若有所思的凝視著剛路過的暹邏廣場,嘴角擒著一抹笑。

 

有點懷念、有點悲傷。

 

這時候的謬像一張老照片,永遠記錄著那一年的聖誕夜。

 

著了魔似的開口問"你還在想他嗎?謬..."

 

"甚麼?"回神般的轉過頭來,詢問。

 

"我是說...剛剛唱了兩個鐘頭,你得喉嚨還好吧?"有些心虛的瞥開視線,暗暗的責備自己剛剛是著了甚麼魔?怎麼能問這麼踰矩的問題...

 

"又不是第一次唱了,平常也沒看你在擔心吶!"撇撇嘴,開玩笑似的抱怨了一句。

 

"扯...我難得關心一下不行啊?要是你喉嚨啞了,August就不用混了。"

 

"真到那時候,就靠你業上台出賣色相囉!"

 

"少挖苦我了!誰不知道你這小子靠這張無辜臉就可以到處招搖撞騙?我還是乖乖回去彈自家吉他,少跟你搶飯碗啦!"

 

"噯...業你今天太有自知之明了,是不是發燒了?"小胖湊了過來,毫不留情的奚落這位平時嘴賤到快沒有人緣的顧人怨隊友。

 

謬笑著看一群大男生打打鬧鬧,順手搶救差點被當成武器扔出去的水瓶。組團好幾年了,這些小子打鬧興致居然不減當年。

 

August band早就是個知名樂團,雖然走的並不是賣臉的偶像路線,但正是因為實力派作風反而為眾人所接受。這些年因為團員身分都是學生,整個樂團活動因此受限。音樂實力雖好,但無法經常性宣傳的結果就是整個樂團歌紅人不紅的尷尬到不行。

 

但大家都不願意為了音樂放棄學業,高中畢業考大學那一年整個樂團差點在排練室裡跟奧哥翻臉,那時候我只是很平靜得對氣得快腦充血的奧哥說...

 

"玩音樂很快樂,但有幾個人能玩一輩子?你好歹也讓我們學點技能,在年老色衰被歌迷拋棄後留點微末本事吃老本吧?"

意外的是,平常上課漫不經心的謬也贊成我繼續升學的提議。也許剛好是那一段時間的他需要把自己搞忙一點來分散注意力,但我沒有把這猜測說出口,只是繼續裝瘋賣傻的一有空就把他拖到圖書館陪我啃書。

所以我們August band在演藝圈中可以算是學歷屬一屬二的神奇異類。

幾個比較有本事的例如小薩考上了朱拉隆宮。我跟謬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常一起抄作業連記到腦子裡的東西都差不多,兩人則是同時考上了法政。

 

真正的突破是在幾個年紀相同的樂團成員大學畢業前一年,平時低調異常的謬突然決定接演某部電影的重要配角,摔破了連我在內的所有人的眼鏡。當他在練習室宣布接演決定時,正在搶零食的小胖跟Nine兩人手中捧著的洋芋片轟然落地,完美的成了眾人驚嚇過度的背景音效。

 

要懂音樂會彈琴,加上些許憂鬱的眼神跟某種超脫世外的氣質,看到劇本的時候我真懷疑這角色根本就是給他量身定做的。但我最好奇的是這位導演究竟用了甚麼招數,能舌燦蓮花到說服八風吹不動的謬點頭答應上鏡。

 

劇本本身能說是中上,嚴格說起來脫離不了浪漫愛情劇的俗套,男女主角你愛我啊我愛你但是中間經過重重時光的考驗,連結局都給導演擺了一道交代的不清不楚的,倒是運鏡與燈光用的極好,伏筆跟擺設的象徵意味也很充份。

 

謬在裡面的角色是個苦戀女主角多年卻選擇默默守候的音樂才子。

 

August樂團負責裡面的所有配樂的演奏,謬則受邀接下了主題曲的撰寫。

 

主要演員以及樂隊理所當然在首映場受邀進場觀看,步出電影院時我迎面感受到曼谷獨有的晚風。看完電影的當下就知道,這部戲拍得很成功,同時也了解為甚麼他會同意接演這部片。

因為他並沒有去"演"這一部戲,只是換一種隱諱的方法來詮釋自己。

 

羽睫輕顫,綴滿星光的眼眸烏黑水亮,少年在鏡頭前無限深情的最後一句台詞...

"即使我們沒有在一起,我還是會永遠愛著妳。"

 

 

不知道在哪裡看到的某篇粉絲的電影心得寫道:觀眾出電影院後可以搞不清楚電影結局或是男女主角叫什麼名字,卻不能不記得這個多情少年眼中流動的閃爍星光。

 

如果說生命是一首歌曲,那他就是用自己的全副精神來演奏這一曲愛的詠嘆調。

 

 

 

※※※      ※※※      ※※※      ※※※      ※※※

 

<Mew>

 

兩個人在那一次聖誕節Live之後其實並不是完全沒有連繫,但既然已經達成了這種共識,就不應該要放任事情繼續蔓延下去。

 

有些東西,太容易失控。

 

普通朋友的簡單問候...曾經這麼接近的距離,現在卻如此遙遠。再他的面前,自己有太多的情難自禁,所以帶著些許尷尬的對話以及日漸減少的連繫,似乎理所當然。

 

"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但這不代表我不愛你。"

你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呢?Tong...

 

手機中最後一封來自於他的訊息是四年前,兩人分開後一年。

 

"大學後我們要搬去清邁了,那邊環境比較適合父親養病,謬,你多保重。"

 

只要你對我說請我等你,只要一個等字,我就可以為你守上一輩子。

但是你甚麼都沒有說、甚麼都沒有說。

 

為甚麼你甚麼都不說呢?Tong...

 

不要在一起了,但還是愛你,這算是什麼意思呢?

不說等你,只說愛你。

 

太奸詐了...

 

 

「抱歉,我暫時不打算從事音樂以外的演藝工作......」看都沒看的就把遞到眼前的劇本推了回去,語氣帶著一貫的溫柔,卻無比堅定。

「我們這一部片不比外面泛濫的一般文藝片,美術跟燈光指導都能搆上國際水準...你...你好歹也考慮久一點?」

 

我想他早就從外面的傳聞聽過August主唱是個很難搞的人,只是可能沒想到居然難搞到這種程度。任憑他有口水講到沒有口水,講到後來連酬勞都拉大商量空間還是宣告無效。導演大人勞心勞力到快要心臟病發,最後扔下一句就算不接也請你好好看完劇本再拒絕,落荒而逃。

 

劇本中男女主角在上下學的公車上浪漫的相逢相戀,兩個人的個性都太過高傲,誰也不肯先開口說愛,你試探我裝傻你追逐我逃跑的戲碼玩了兩年,最後畢業了卻毫無結果。

長大後的某一年兩人在街上相遇,錯身而過的瞬間回頭,相視淡淡一笑。

 

沒有風花雪月,因為真正的風花雪月,沒有風沒有花沒有雪也沒有月。沒有血癌胃癌直腸癌,因為愛本身就已經是一種最無藥可救的病症,沒必要刻意用死亡的壯烈來訴說愛情的堅貞,真正會寫故事的人,也不會因為沒有染上死亡的色彩就讓劇情產生虛假的嫌疑。

 

"縱然捧來全世界的玫瑰,我也只鍾情那路邊的野百合。"女主角的自白中有這麼一句。

而導演要他演的角色則說..."即使我們沒有在一起,我還是會永遠愛著你。"

棟,你知道嗎?我一直想對你說的,就是這句。

 

「導演你好,我是謬。我看完劇本了,如果戲份能排的盡量不與課堂相衝的話,那我就接了。」

 

 

縱使要在全世界面前宣示愛你也不在意。

 

如果我接演,誓言會不會有一天能傳到你耳裡?

 

 

※※※      ※※※      ※※※      ※※※      ※※※

搞半天還是寫了,很久沒寫文了整個腦子有點轉不過來。
雖然很喜歡這部電影也很喜歡裡面的角色,但是寫的還是不夠順...跟當年寫央文時候的流暢度不能比。(嘆)

也許是因為電影本身就已經太完整了,雖然結局有遺憾,但還是很難從中補充甚麼。

寫暹邏文好手超多,不過我寫文都是自己寫爽的!XDDDDD
不要跟神手比嘛!<=正在努力安慰自己

猶豫過要不要貼到暹邏版上去...不過這篇東補西填我寫得坑坑疤疤,說不定到時候要大翻修前後重整,所以等大致輪廓寫完再說吧。
(其實能寫的完就萬幸了...)

 

剛剛跑去做了比較接近誰的測驗...

星霜的分析結果:
瑪利歐·毛瑞爾(Mario Maurer) - 棟: 24.63%
庫曼·文雅莎(Chermarn Boonyasak) - 虹/莙: 24.63%
康雅·拉達娜培特(Kanya Rattanapetch) - 螢: 24.38%
亞堤·彭西皮帕特(Aticha Pongsilpipat) - 朵娜: 24.14%
維特維斯特·海倫亞沃恩酷(Witwisit Hirunyawongkul) - 繆: 2.22%

歹勢啊我一點也不想像棟...= = (喂)

這優柔寡斷的大隻天然呆黃金獵犬...
雖然臉實在很帥...不過我對太帥的臉有障礙...

不過像朵娜有這麼多很開心,我欣賞女王式氣派!尤其是被棟發卡後甩頭就走的氣勢!(拇指)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