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Tong>

 

離開曼谷之後,我就很少聽到他的消息。

 

偶然在唱片行看到August的專輯,不由自主的低頭快步離開,一次兩次三次...終於投降,在某天下午掏錢把專輯帶回家。

 

但是卻很長一段時間不敢打開來聽,他的歌對我來說...太觸心。

 

那一曲<同行>,在數年後的今天,依然在我耳邊迴繞。少年獨特的甜軟嗓音帶著些微不穩定的聲線一絲絲的纏上心頭,沒有現場Live的沙啞,只有無限的期待深情。在那一年的聖誕夜清澈夜空中迴響著,在廣場群眾面前訴說著少年對自己的初次動心。

 

抬頭那瞬間綻放的笑容,連暹邏廣場的聖誕吊飾都黯然失色。

 

光害嚴重的大城市中永遠看不到繁星,我卻在你的眼中看到一道亙古銀河。

 

謬是這麼純粹的存在,乾淨的笑容跟純淨的聲音。在感情上,他是這樣的目空一切,直直注視著我,甜美的嗓子跟最真摯的歌詞。他就是台上最耀眼的王子,我則是心甘情願醉死在兩汪幽幽深潭中的傻子。

 

不說請你等我,只說我愛你。請你不要等我,盡情去飛。

 

謬等了這麼久,為他的奶奶等待爺爺的歸來,為了我等待紅的歸來,善良的謬為別人等待了一輩子,卻沒有人等待著他。

 

每每一思及此,都掩不住的疼。

 

 

 

慢慢的戒掉酒癮之後,父親的身體在一日日的調養下漸漸康復,偶爾開開小玩笑,一家人之間的氣氛也比以前緩合的多。

 

我們都沒有再提過紅,姊姊無形的存在記憶中,帶著永遠十八歲的巧笑倩兮。

 

父母這一年的結婚紀念日正碰上了連續休假,許久沒慶祝的兩人興致高昂的訂了餐廳,扔下兒子去享受燭光晚餐,我也很識相的自行覓食不當電燈泡。

 

晚飯後卻意外接到電話,原來他們準備去看部浪漫電影,走到電影院門口才知道戲院舉辦兩人同行送一張電影票的活動,不看可惜所以就叫上我。

 

電影啊...很久沒看了呢!

 

再走進去之前我凝視了一下海報,上面只打了電影名稱跟男女主角演員的名字,暈黃的夕陽將女孩的裙角繡上金邊,清秀的面目向上仰起,似笑非笑的注視看不見面目的少年。

 

雖然看不出來是在演甚麼,但似乎是部純愛電影吧?

 

 

 

劇情流暢的進行到中途,螢幕上出現了一雙手,彈著鋼琴。

 

一雙好看得過份的手,那樣修長的、白皙的、精緻的手,就連指腹上的薄繭也絲毫不影響它的完美。

 

 

這只是一雙手,我這樣告訴自己,不明白胸口為何突然湧上難以呼吸的感覺,這不代表甚麼,很多鋼琴家會有這樣一雙漂亮的手。

 

幾乎可以說是失魂的看著那白皙修長的手指,珍珠色的指甲乾淨整齊的鑲在指尖上,柔軟的指腹在琴鍵上跳躍。

 

 

 

我認得這雙骨節分明的手...

 

溫柔小心,拿著衛生紙細細拭過紅腫的眼角;細緻冰涼,在我煩惱無法入眠的時候覆上肩頭。擎著麥克風,輸入手機號碼,抓著冰淇淋匙,拿著剛燒好的唱片,接過遞過去的紅鼻子...的那雙手。

 

 

在一片黑暗的電影院裡,在平靜浪漫的氛圍中,大口呼吸的我卻喘得像條剛撈上岸的魚。

 

 

鏡頭緩緩上移,劃過黑色襯衫停留在手的主人臉上。那是張俊秀的臉,認真的演奏著手邊的樂器,漆黑的眼睛像深不見底的夜空,纖長的睫毛微微往上翹,上頭輕輕顫動的流光是月亮的碎片。

 

薄唇泛著健康的粉色,我還記得它的溫度。

 

那一夜臂彎裡少年的身體異常僵硬,觸到的唇甜美濕潤,主人卻青澀的連接吻都不知道要抬頭,乾淨純潔的瞳眸,彷彿連情不自禁伸手觸碰他的自己都會因為這種冒犯而成為罪人。不管是伸手攬他入懷或是接下來那個難以呼吸的深吻,自己從來沒想過會對久別重逢的童年玩伴燃起這種熱情,等驚覺時理智早已被焚燒殆盡。

 

設想過千百個重逢可能會有的情緒跟表情,但絕對不包括現在這一個。

 

朝思暮想的容顏驀然撞進我毫無防備的眼中,心臟用許久不見的速度瘋狂跳動。理智告訴我應該要馬上離開這裡,或者是應該要轉頭去看一下媽媽的反應,但事實上身體卻完全不聽使喚。

 

我只能繼續癡癡的看著他,記憶中泛著淡淡紅暈的臉頰一如往昔。他還是這樣瘦削,單薄的身子骨跟窄窄的肩膀,解開兩顆扣子的黑色布料襯出杏色的肌膚跟性感的蝴蝶骨...輪廓幾乎沒變,逐漸染上成熟的眉眼中依稀有著少年的稚氣,頭髮長了,不在是高中時後俐落的學生頭,髮梢稍微用了些造型品。

 

一別四年,我總為時間的流逝感到一絲恐慌,害怕自己會忘了你。卻只因為在螢幕上看見你的手指而呼吸失速,一切只證明了光陰的沖刷只讓那張臉容在心裡越洗越清晰。

 

原來所謂的從來沒有想起,只因為從來沒有一刻忘記。

 

他的眼神讓我有種時光倒流的錯覺,彷彿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不是電影中那個略帶悲傷的清秀女孩,而是個站在暹邏廣場穿著藍色夾克的憂鬱少年,深褐色的瞳孔有絲難以察覺的愧疚...對懷著希望而來的他殘忍的說:

 

我們還是不要在一起了,但這不代表我不愛你。

 

 

濃密的睫毛在風中顫動,像隻被扯破翅膀的蝴蝶。水漾的眼睛透出誠摯,凝著百萬光年以外的星體細細灑落的光芒。少年俊秀的臉龐綻出一抹了然的微笑,眼裡隱含的水氣絲毫沒有影響到笑容的燦爛。

 

他說...""即使我們沒有在一起,我還是會繼續愛你"

 

 

然後我的眼淚就這樣毫無預警的落了下來,兩道水珠狠狠的劃過臉頰,赤裸裸的將不被世人接受的禁忌公諸於世。思念跟悲傷從心裡被台詞侵蝕出的縫隙中頃洩而出,洩洪般的顫慄竄遍全身,沒有啜泣也沒有痛哭,只是靜靜在黑暗的電影院中痛快的流淚。

 

原以為自己是個薄情的人,心像個空蕩蕩的小房間,連全校最漂亮的女孩都沒辦法讓我多勻一點心思。一直到遇見他,才發現左胸藏著個萬全的保險櫃,所有的情感都鎖在裡面,密碼就是那個人的名字。

 

謬...

 

告誡自己四年的謹慎與壓抑全數崩潰,淚眼模糊中甚至沒有接收到媽媽複雜又心疼的目光,盤旋在記憶中揮之不去的是那對深情到足以溺斃其中的眼睛,以及在時光洪流中載浮載沉、遲到了四年才收到的答案。

 

 

 

※※※      ※※※      ※※※      ※※※      ※※※

 

謬絕對是個有感情潔癖的人...

所以我對棟的那一句可能是過去式感到怨念。= =#

"但這不代表我不愛你。"也有人翻成"但這不代表我不曾愛過你。"

 

結果同行PV裡面這傢伙居然還笑容燦爛,另外三個都愁雲慘霧。<=也沒這麼嚴重

該罰該罰...多加一點虐的片段好了。(喂)

 

 

vul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