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Ying>

 

  「甚麼時後回來的?」心不在焉的攪著眼前的芒果冰淇淋。

 

  「剛剛才到...」

 

  「喔...只有你回來?」

 

  「嗯,暑假回來看看,找朋友。」

 

  「打算待多久?」

 

  「一個禮拜吧?」

 

  「喔...」

 

 

  明明兩個人都各懷目的,千言萬語卻沒有人願意先去觸碰中間那個大地雷。不過短短十分鐘,我卻已經心力交瘁。

 

  每每想要拍桌而起,怒吼你乾脆一點好嗎?卻在內心自嘲其實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他們的難處,一切的一切都沒有圓滿的結局,只有痛跟比較不痛的選項。

 

 

  「螢...」對方做出一個下定決心的表情「繆他...最近還好嗎?」

 

  「不好。」這一點我倒是挺肯定的。

 

  「發生甚麼事了嗎?我前一陣子才看到他演電影的...」沉靜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可以稱之為驚慌的情緒。

 

 

  「你都不看報紙的?等等...」在背包裡東翻西找一番,將剛剛路過報攤買得早報娛樂版抽了出來。那張清晰到壓根不像偷拍的版頭攤在桌上"當紅歌手神秘女友曝光,夜探香閨神態親密。"

 

  他神色鄭重的將內文從頭到尾看過一遍,小心翼翼的開口「這女生是繆的女朋友?」

 

  努力抑止想要翻桌的衝動,左右看了看店裡沒有其他人注意這裡。

 

  「這女人是個想紅的神經病,把繆騙到有狗仔守著的地方設計他,眼睛張大點!照片哪裡看起來像你情我願的?」壓低音量,但想到繆受的屈辱就很難不咬牙:「繆這兩天快被記者逼死了。」

 

  他沒有做出甚麼評論,只是臉色一下變得很難看。一般人很難理解這圈子的汙穢跟黑暗吧?我只希望他能了解繆為了這點堅持付出多少代價。

 

  「你為甚麼回來?」也許是恍惚間才會冒出的尖銳問題。

 

  「...我也不知道...」很像這個人會講的話,但這不是我要的答案。

 

  「我真是傻瓜...」難以抑制的痛苦隨著話語流洩,我痛得連聲音都在顫抖「我以為你對他的在乎不會輸給我,我以為你會讓他不再孤單,我以為自己已經將喜歡的人托付給一個有能力給他幸福的人,我以為...你不會說你不知道。」

 

  而你只是給了他不完整的愛情後飄然離去,在事過境遷四年後又突然出現,你怎麼能這樣瀟灑?怎麼能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我知道愛情不是一加一等於二,也知道這並不是等價交換,不是傻傻付出就會有收穫。但如果你不愛他就該乾脆的拒絕他,你不該無意間給他希望,不該在推開的瞬間留下餘地,你千不該萬不該就是說出你不知道。

 

  「對不起我失態了!」取出一張鈔票放到桌上,我拿起包包寄就起身離開。

 

  「螢!」手腕被一股力量拉住,轉頭看到一雙帶著祈求的眼睛。

 

  「我需要冷靜一下,今天就到此打住吧。」不著痕跡的掙脫他的手「我的手機沒換,你在曼谷這幾天有空可以找我。希望...你到時候能有不知道以外的答案。」

 

 

※※※      ※※※      ※※※      ※※※      ※※※

 

  <Tong>

 

  時隔三年再度踏上這一塊忙碌的土地,恍如隔世。

 

  起因是正的一通電話,一樣是漫不經心的調調,上了大學完全沒長進,大力哭訴自己一到清邁念大學就忘了故人,好不容易到了大學最後一個暑假,總該回來曼谷晃晃了吧?最後不負責任的落下一句快滾過來包住不包吃。

 

  曼谷...

 

  只不過是兩個字,卻像毒蛇猛獸一樣令人望之怯步。

 

  以為自己已經下定決心,要努力忘掉兩個人之間那些不該發生的幸福。但是聽到你用這樣悲傷的聲音唱著心傷的情歌,才驚覺自己這些年是如何得讓你傷心痛苦。

 

  一邊說著不要在一起,一邊說著我愛你。

 

  那一句看似安全的告白,其實才是最傷人的,技巧性的迴避責任卻留下一絲希冀。那個人是如何在漫長的歲月裡守著這樣一點點卑微希望?

 

 

  不自覺的就在暹邏廣場下了車,人的習慣真可怕,他苦笑。

 

  兩個人當時相處的時間其實不過一個月左右,真正可以說得上是越過朋友的界線只有短短不到24小時,但是四處閒逛的時候卻為留下的點滴回憶暗自心驚。

 

  是不是我早就在心裡為你預留了那個最重要的位置,所以那些一絲一毫的細節才能封存得如此完備?

 

  兩個人六年後初遇的轉角唱片行,中年老闆依舊笑呵呵得摸著鬍子、挺著圓滾滾的肚子繼續賣他的唱片,對於自己當時無心一指造成的後續發展毫無所覺。

 

  戲院的長椅,還有轉角冰淇淋店的雙份草莓香草聖代,原以為早已遺忘的東西其實只是不願面對罷了!

 

  感應到某種東西似的抬頭,疑惑得四處張望,目光停留在某台停在路邊的小轎車,後座上的隔熱玻璃貼紙映出一個忽悠悠的模糊影子。

 

  聽起來似乎有點荒謬,但我在瞬間感受到某種久違的熟悉感,那個人似乎也往這邊望了過來,不由自主的往前跨了一步。想繼續前進的步伐被過馬路而一擁而上的行人阻擋,等視線再度聚焦,那台車已經不見了。

 

  認錯人...了嗎?

 

  不死心的東張西望,不專心的後果就是某個人一頭撞了上來。飄逸的褐色長髮跟皺成一團的清秀漂亮五官,她是...

 

  「...螢?」

 

 

 

  「你為甚麼回來?」突然冒出來的尖銳問題讓我招架不住。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這些年已經逃避成習慣了,這句毫不思考的口頭禪就這樣脫口而出。

 

  「我以為你對他的在乎不會輸給我,我以為你會讓他不再孤單,我以為自己已經將喜歡的人托付給一個有能力給他幸福的人,我以為...你不會說你不知道。」點點露珠從蒼白得近乎透明的纖美臉頰滑落,一如當年少女般模樣的純淨。

 

  心狠狠的絞了一下,我究竟造成了多少傷害?

 

  我這樣狠心的辜負了她的期待,她完全有理由把那一杯攪到化掉的冰淇淋朝我潑過來,但她只是含著淚安靜的離開。

 

  旁邊店員投來些許好奇目光,苦笑,不知為何我似乎很擅長讓女孩轉頭離去。

 

 

 

※※※      ※※※      ※※※      ※※※      ※※※

 

用了一萬六千字讓兩個人錯身而過,連我都想打自己。= =

 

其實...我仔細看才發現冰淇淋上面放的好像是櫻桃不是草莓。(汗)

但是我比較喜歡草莓所以......

 

在版上看了某M最近的驚悚照片,突然有種繆還是跟業配好了的感覺!= =(喂)

某棟你(體重)在不節制一點繆會給你壓死...<=這句話絕對沒有其他意味存在

 

 

vul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