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你右邊後面一點點,只要往前跨一步,就可以站到你身邊。

  你在我左邊前面一點點,只要往後退一步,就會走到我的身旁。


  我不敢往前跨出那一步,你也沒想到要往後退一步。

  這一步的距離,最安全,也最遙遠。



  我業(Aex),是這個故事的主角之一,下個月過18歲生日,曼谷聖尼古拉斯高中二年級學生。特徵,一口閃亮亮的小鋼牙。性別:男。特長:吉他。隸屬於August band,某個小有名氣的學生樂團,想當然爾,位置是吉他手。

  
  口頭禪:死繆你不要老寫難彈的和絃要為苦命的吉他手多想想啊!


  一切的故事都從那一天說起。





  那年我剛升上高中,雖然說學校採直升制,但是上了高中之後還是會重新編班,這就是為甚麼我現在一臉無聊的坐在陌生的教室裡聽新任導師在台上碎碎念的原因。

  “班上都沒有熟人好無聊,這老師話怎麼這麼多啊?講話都不用換氣的…”

  本身就不是甚麼熱愛學習的人,上了高中之後課業難度倍增,打瞌睡的頻率跟長度也成正比增加。曼谷雖然四季毫不分明,但是俗語說的好“夏日炎炎正好眠”,既然泰國四季如夏,我當然也就不分時節都能樂得趴在桌上高枕無憂。

  這間教室不是普通的通風(好睡)啊…我一臉幸福的側過臉去,蹭了蹭充當枕頭的外套打算繼續找周公廝殺。

  視線朦朧之間看到隻蝴蝶在窗邊飛啊飛…好詩情畫意的學校啊居然有蝴蝶…

  …不對啊這蝴蝶怎麼可以停在空中不動的?好神奇的品種啊!


  努力將渙散的視線聚焦。

  這時候我才注意起旁邊坐了個甚麼人,是個挺秀氣的男生,有短短的頭髮跟牛奶般均勻的皮膚,午後的陽光在身上鍍了層金邊,沾著光的長睫毛一撲一撲的。

  我還說甚麼新品種的蝴蝶啊原來是看到他的睫毛…

  男孩似乎注意到我的視線,輕輕側過頭看過來,也細細打量起旁邊這個從第一節課開始似乎就沒抬過頭的人。被看得不好意思了,我抓了抓頭,終於把腦袋從舒適的桌上抬了起來。

  露出一個銀光閃閃的真誠微笑「嗨…我叫業,你好啊。」

  「嗨…」男孩也笑了,雪白的牙齒閃呀閃,露出一個難以形容的美麗微笑「我是繆。」



  這是自裝了牙套以來看過第一個比自己咧嘴笑還要燦爛的笑容。






***



這篇視角以業先生(幹嘛敬稱?)為第一人稱。
有嚴重業繆頃向(雖然結局未定),所以不適者請按左鍵!(請)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