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高三那一年August band終於出了第一張單曲“Ticket”。


  我很喜歡這首歌,不只是因為它是繆寫的。它哀傷又不失輕快,沒有刻意的傷春悲秋,整首歌是屬於繆的瀟灑。




  真正的瀟灑,不是每天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的想幹嘛就幹嘛,這種人充其量只能說任性;真正的瀟灑,是身在紅塵俗世還能活出屬於自己的清雅,隱於市井,即使滿身枷鎖也不減其仙風道骨。


  繆就是這種人。


  我並不常做這種感性的思考,但繆的歌真的能給我這種感覺。雖然這種話我從來沒對他說過,要不然肯定換來一個同情的眼神…


  “你這次發燒病的很嚴重喔?”


  也許讓他歪著頭說這句話也很可愛吧?我笑。

  不但在同一個樂團,還三年同班,我們似乎要好得理所當然。




  奧哥新派來的助理是個超級正妹,完全符合我心目中女神的形像。我想那時候大概是露出一臉口水快滴下來的表情吧?


  「我覺得莙姐長得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放學後大夥兒站在暹邏廣場閒聊的時候我聽到他這樣說。

  「誰啊?」有人問。

  「不知道…」他露出一個有點傻的疑惑笑容。

  「嘿!」我走上前去,正準備說些甚麼就被興奮衝過來的小薩打斷..

  「我們的CD賣光了!!」

  「啥?」大伙根本還沒反應過來,只是一臉傻楞楞的看著語出驚人的隊友。

  「我們的CD,完全賣光了!」小薩指著大家不厭其煩的重複了一遍,環伺了眾人一眼:「你們不高興嗎?」

  「喔耶!!」終於反應過來的大家爆出一聲歡呼。

  「既然這麼受歡迎,為甚麼要我們改歌詞?」繆咧嘴笑著,疑惑之餘帶著點對自己創作的歌曲的驕傲神情。

  「先去團練吧!」順手摸了摸他的後腦跟鬢邊的頭髮,我笑。




  習慣一邊走路一邊魂遊的謬慣性的落後眾人幾步路,等我們回過神來,他已經向後面某個迎過來的人走了過去。


  是個沒見過的帥氣臉孔,身上制服也是別校的。


  繆見到他似乎挺開心的,我很少看到繆對初次見面的人露出這種表情,不過從他們得對話裡聽得出來兩個人似乎是舊識?


  雖然後來因為團練而被迫中斷對話,但繆還是及時向對方留下了連絡電話。




  我原本以為會就這樣平平淡淡過一輩子,我們都會交漂亮溫柔的女友,但沒有女孩能介入我們之間。把這一個樂團越搞越大(雖然它已經有夠大了),照樣每天你捅我一下我打你一拳變相表達親暱。



  但我錯了,老天永遠會親自告訴你,事情沒有你想得這麼美。


  是不是我的日子過得太幸福,報應才會來得這麼快?





  現在回想,那時候的我真的是混帳一個。


  保健老師的CPR要求其實除了尷尬了點並沒有甚麼,但要在全班面前做這種事卻讓我覺得無比難堪,即使對象是每天朝夕相處的好朋友。


  「真的要嗎?」我幾近求饒的看著老師,不知道為甚麼,一靠近繆的唇我就無法控制的臉紅緊張。

  「還是你想要零分?」老師露出一個史上最機車的表情。


  我真是很沒種,雖然那時候真的覺得零分比較好,但還是屈服於分數壓力。苦著臉認命的低下頭去,捏著他的鼻子,緩緩湊近淺色的唇瓣。

  心一橫,用力的湊了上去。


  「噁!謬你幹嘛把舌頭伸進我嘴裡?」


  然後我看到他窘迫的表情,皺著眉頭辯解他沒有這樣做。但既然已經演了,就要繼續演下去,於是我還是繼續擦嘴哀嚎。


  知道那時候我只是想要大家轉移焦點,不要太過關注我親了他的嘴這一件事。我能如此肆無忌憚,是因為清楚平常繆也從來沒有在意過那些亂七八糟個傳言,但我錯估了一件天殺的事實,繆不在意是因為他根本不在意那些不相干的人的看法。


  但,今天傷害他的人…是我,他最好的朋友。



***  ***  ***

上次看訪談跟上節目的片段,覺得Non還滿可愛的~(羞奔)
跟小P在問答節目上的互動好萌~>/////////<

AB人太多隨便搭都好萌~~~(是這樣說得嗎?)
讓我想到那句"兄弟客串,偶爾爬牆。"XDDDDDDDDD

某M這隻白神豬(?)的地位岌岌可危...
你的手臂快比小P的大腿還粗了。(菸)

(總之你就是對官配有意見就對了!)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