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給,早餐。」遞過剛剛趁他梳洗的時候跑到樓下去買的炒蛋。

 

  「你還真勤快吃早餐很麻煩」他接了過去,掀開蓋子一臉驚喜「唉呀有番茄醬耶?」

 

 

 

  這個人有個很奇怪的習慣,就是這種點心早餐類的東西都要加番茄醬,也不是說不加他就不吃,是不加他就懶得吃。

 

 

  我討厭自己一個人吃飯,不管是以前住在家裡還是後來搬出來住,都一定要拖一個人陪我吃,理由是一個人吃飯會消化不良。

 

 

  以前在家通常都會跟家人一起吃,後來搬出來後最近的選擇就是住對面大樓的NineWan,還有住樓上的謬。對面兩位早就交了如膠似漆的甜蜜女友,就算願意陪我吃飯我也不想要被閃到消化不良,而且吃飯戴墨鏡事一件多麼丟臉的事啊?

 

 

  所以繆成了唯一選擇。

 

 

  一直到每天拖他去吃飯,我才知道這傢伙生活有多不正常。早餐忘了吃是正常,因為作曲作太晚所以早上通常會懶得起床弄早餐,如果一覺睡到中午,鑒於剛起床胃還沒開工所以午餐也壓後,最後放假一整天只吃一餐根本就司空見慣。

 

 

  一個發育期的男生怎麼可以這麼驚人的節省地球糧食我也夠佩服他!

 

 

  重點是吃這麼少還可以大搖大擺跑到台上去對歌迷放十萬伏特電壓製造滿街摔碎的少女玻璃心?看看他吃進去能量跟放出來的電壓多不成正比啊!身處於糧食能源危機的現代,聯合國真該頒個節能減碳的獎盃給他再順便把某人抓去解剖一下看看他是哪個星球來的。

 

 

  難怪每次服妝師幫他找衣服眉頭都皺得半天高,最常出現的一句台詞是

 

  “繆啊!男裝沒有出SS號的啊!你吃胖一點行不行啊?”

 

 

  於是有一天跑遍服裝贊助商的我們偉大的助理Milk爆發了,揪著我的領子(雖然我不懂為甚麼繆太瘦她要找我發飆)交代(命令)一個偉大的任務:把他養到穿的進M號衣服裡。

 

 

  當然,相當艱難一開始的目標先設定成S號好了。

 

  於是開始了風雨無阻的增肥計畫。

 

 

  某人對這莫名其妙的計畫相當反對,因為他懶。

 

 

  但是我甚麼都沒有,耐心最多。每天早上跑去按門鈴逼他出來吃飯,雖然我並不確定他最後妥協究竟是因為被我煩的受不了還是怕我被暴怒的鄰居抓去掄牆壁。

 

 

 

  習慣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

 

  也許這是我下意識的私心吧?

 

 

 

  雖然以他的遲鈍程度,我八成要帶著這個秘密進墳墓。但我希望他習慣我的存在,習慣我的陪伴,習慣依賴我。那一步令人感激的距離,讓我可以隨時在他需要的時後上前扶他一把。

 

 

  每每回想至此都不由得輕嘆,愛情真的會讓人變成傻子,或是瘋子。

 

 

 

  「不吃早餐會變笨,真不懂你怎麼受得了空著肚子工作。」我專心的戳著盒子裡的早餐。

 

 

  「……」他停下手上的動作,轉頭,用一種可以稱得上詭異的眼神專注看著我。

 

 

  「幹嘛?」被他看得心跳差點露了一拍。

 

 

  「你講這話有夠沒有說服力」他低下頭,繼續專心吃飯。

 

 

  「什麼意思?」

 

 

  「明明某人整天吃也沒有變得比較聰明一點啊!」

 

 

  「你說這甚麼話!?」

 

 

  「實話。」

 

 

  兩個人你來我往的吵了一番,最後由Milk的門鈴聲獲勝。

 

 

 

  「等一下要先去拍連續劇主題曲的MV,劇本你們上次看過了應該沒問題。中午回公司吃飯順便跟其他人會合彩排,下午有場小型的歌迷見面會,結束之後出席某公司的酒會,這家公司是下一場演唱會的贊助廠商,August去擔任嘉賓順便解決晚餐。」女孩拿著手中的PDA,順暢的念著我們的一日行程

 

 

  「了解。」又是忙碌的一天。

 

  「又塞車了,看這情況大概還要一個鐘頭,昨天很晚睡對吧?累的話可以先睡一下。」女孩皺著眉頭看了看外面的車水馬龍,貼心的拉下前後座中間的簾子。

 

 

 

 

  肩膀上傳來熟悉的重量,略高的體溫延燒到心裡,搭著外套假寐的繆很自然得靠了過來,還習慣性的蹭了一蹭。苦笑,我的肩膀全世界只有他可以睡得這麼理所當然。

 

 

  這些日子他表現得很正常,一樣帶著優雅微笑電死無數花季少女。自從數年前那一次無故曠職之後,他再也沒有讓私人生活干擾到工作。

 

 

 

  Business is business, 我知道,這是你的驕傲。

 

 

 

  然後我想到那張刺眼的帖子以及他收到那時後露出的表情,落寞中帶點無奈的微笑。想起酒精奔騰的那一夜,以及雙雙醉倒後他脆弱中不自覺露出的媚惑表情。

 

 

  我不可以嗎?我可以保護你不受到傷害嗎?搭在纖細肩膀上的左手不由自主的收緊力道。

 

 

  停下來腦袋在警告。

 

 

  他在婚禮上唱著閉上眼的那一幕,舞台上希望灑落,在眼睫低處碎成一片片無望。那樣深情純粹的祝福,疼到連旁觀者都無法呼吸。

 

  右手彷彿有自己的意識般移動,食指輕輕滑過細碎的瀏海跟光潔的額頭,細細顫動的睫毛從指甲縫中溜過,如同時光掠過指尖般悄然。

 

  點了一下玲瓏的小鼻頭,最後停在飽滿的紅唇上。

 

 

  停下來

 

 

  我想那一刻一定是全世界的惡魔都在我耳邊細語,理智正在與想望拉鋸,太清楚自己應該要怎麼做,我應該要像平常一樣捏捏他的下巴,然後對上惺忪的睡眼,取笑他是愛睡懶覺又怕冷的小豬。

 

 

 

 

  於是我伸手捏了捏他小巧的的下顎。

 

  然後,頃身吻上他的唇

 

 

 

 

***  ***  ***

 

在我的觀念裡,一個人一輩子可以有很多個愛人。

這些人並存,但不並行。

 

就像張愛玲說的:她愛他們。他們不干涉她,只靜靜的躺在她血液裡,在她死的時候再死一次。

 

在當下那一刻,那一個時間點,那一瞬間的心中,只會有一個人。

所以,抱歉,我的文章絕對不可能出現三人行。

 

然後這篇的重點,就是某人終於情不自禁下手了。()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