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這一夜過得並不安穩,在床上翻來覆去半天,意圖思考出昨天他講那段話的意味,還有最近這段時間,這些幾乎可以稱的上是不尋常的情況,或者是所謂的蛛絲馬跡。

 

  這只是錯覺,強壓下那些湧上來的古怪念頭,我必須一再這樣提醒自己。

 

  這只是非常美好的一種錯覺,一如那些名為愛情實為陪伴的假象罷了。

 

  人在太過孤獨的時候總是會產生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用以填補自己內心的空缺將稀鬆平常的事情強加上美麗文字做為注解產生的類似希望兩個字的幻境並不能代表什麼實質情感何況這一切本來就是我一廂情願。

 

  他媽的什麼時候孤獨這個字要用在我身上了…?

 

  結果所謂的深沉思考永遠演變到最後會回歸到自我催眠的本質。在大腦對意識宣告思考失敗之後發現指針時間已經到了凌晨三點。迷迷糊糊終於睡著後沒多久,催命似的門鈴就響了。

 

  熬夜的腦袋痛的發脹,我抱著頭躲在被窩裡面祈禱那個不知道哪來的不速之客快點放棄在周末把人從被窩叫醒這不人道的該死念頭。

 

  就算我欠了你一百萬,在周末至少也該讓我多睡一會兒!

 

  很明顯的上帝並沒有聽到我的哀號,那位老兄依舊用相隔五秒鐘按一次門鈴的精準頻率催我起床。

 

 

  「Shit!」受不了這種程度的精神轟炸,我爆出一聲粗話翻身下床…「今天明明沒通告啊!」

 

 

  頭重腳輕的一路飄到客廳,向掛在牆上的時鐘瞥了一眼…

 

  見鬼了!早上六點半…?按鈴的人腦子一定有問題!

 

 

 

  「早安。」打開門,繆拎著一個袋子站在門外,T恤外面罩了件短袖襯衫,一臉神清氣爽的打招呼。

 

  「早安?」神智不清到極點,沒心情欣賞他難得的休閒飄逸,我正努力把快黏在一起的眼睛睜大:「這甚麼時間啊?你根本沒睡吧?還早安勒!」

 

  「你看起來真糟…」他細細打量了一下我,做出評論。

 

  把我搞成這樣的人不就是你嗎!?

 

  「感謝稱讚,如果你失眠之後凌晨被挖起來也會跟我一樣的狀態。」後腦的頭髮呈現不規則放射狀,睡衣還因為翻身下床的動作被扯歪到一邊,加上睜不開的眼睛跟還留有枕頭印的臉頰,不需要他提醒我都知道自己看起來有多壯觀。

 

  「真抱歉,我醒來之後沒注意過時間。」他略表歉意之後往門裡張望「那、你還想睡回籠覺嗎?」

 

  「不用了,你找我有事?」終於記得打開門讓他進來,看到他手上提得東西的時候問道:「那是甚麼?」

 

  「嗯?早餐啊!」理所當然的口氣。

 

  如果他跟我說那個是炸彈我可能還不會這麼驚訝。

 

  「你確定那個不是炸彈?」

 

  「…你到底吃不吃啊你?」

 

 

  沒心情細細品味,小心得確認盒子裡面裝的確實是早餐後便三兩下的把食物塞入口中。相較於我的狼吞虎嚥,繆則是慢條斯理的把東西放進嘴裡。保持著嘴裡塞著筷子的狀態,他有點口齒不清的問道:「你可以彈一次月光河給我聽嗎?」

 

  這句話差點害我被嘴裡還沒來的及吞下的蛋餅噎死。

 

  再三確認耳朵功能正常後,我先進去房間把睡衣換下來,再將吉他拎了出來。坐在沙發上隨手撥了撥弦,校正了下音準。然後想起當年錄單曲的時後忘了調音害所有人重來一次的糗事,不由得輕笑出聲。這麼多年過去了,連太久沒犯的錯誤都成了一種懷念,不知道繆還記得那件事嗎?

 

  抬眼,正好對上他帶點笑意與期待的眸子,心裡突的一聲跳漏了一拍,急忙低下頭去輕輕撥著前奏。

 

  “Moon River. Wilder than a mile. I'm crossing you in style someday. Oh dream-maker. You heart-breaker. Wherever you're going. I'm going your way…”

  (月光河,闊千里。我於某日以我的風格橫渡。我是築夢人,你是碎心者…但無論你去哪裡,我也會跟隨…)

 

 

  專注於指間的音符,琴弦在指腹震動的觸感異常清晰,心緒漸漸鎮定下來。

 

 

  “Two drifters. Off to see the world. There's such a lot of world to see. We're after the same rainbow's end. Waiting round the bend. My huckleberry friend. Moon River…And me. ”

  (兩個流浪者,出發去探索世界。這個繽紛的世界令人目不暇給。我們追逐的是同一道彩虹的盡頭。在那弧彎處等待的,是我最親愛的朋友,月光河……和我。)

 

  這首歌並不難唱,但在他目光注視之下,我幾乎連自己有開口都不記得,恍然不覺一曲完畢。清晨的陽光順著窗沿斜斜滑下,在他那雙燦若繁星的眼睛注視下,連吉他絃撣落的塵埃都是金的。

 

  我抱著吉他沉默的看著他,時間彷彿膠結在這一瞬。

 

 

  他環膝坐著,過了許久,終於打破寂靜…

 

 

  「紅姊,」他頓了一下,補充道:「棟的姊姊,就是在清邁失蹤的。我之前一直想,如果我也這樣消失在那裡。他是不是會多記著我一點?」

 

  他這時臉上的笑容看的我一陣疼,想伸手抹去那絲哀愁,卻終究不敢。

 

  「所以那次摔下去的時候,我很驚訝,卻不害怕。我畢竟沒有勇氣真的就這樣向下跳,老天是在幫我一把。但有個傻子也這樣莫名其妙的跟我跳了下來。」

 

  「到底是為什麼呢?」他雙手抱著膝,輕輕的說...「為什麼手機裡要放著我明明聽不懂的情歌?為什麼要不厭其煩的跑來干擾我平靜的生活?為什麼我喜歡的人結婚卻是他在灌酒?為什麼要任由我的任性?為什麼要這樣小心翼翼的偷偷吻我?為什麼不把我扔著不管呢?」

 

  我愣在原地,聽著他說著我這輩子沒奢望過會聽到的話。

 

  「從那天後,這些問題偶爾就會跑出來困擾著我。但現在我終於知道答案了。」他抬頭微笑「在別人的生命中造成殘缺並不會讓我的生命變的更完整。老天既然讓我再活一次,那我是不是應該給自己一個機會,試著再愛一次?」

 

  視線漸漸模糊,我講不出一個字。

 

  這太不公平了...內心莫名其妙冒出這句哀嚎。

 

  他就這樣耀眼聖潔的站在我面前,像天使降臨在牧羊人面前,連手指都發著光。而我這副淚流滿面被嚇到快站不住腳的蠢樣,比當年裝耶穌的馬槽更加不如。

 

  他說願意再愛一次,然後用那雙澄清的眼睛看著我,我還沒蠢到聽不懂。

 

  我花了將近八年來告訴自己不可能實現的夢就這樣成真了。

 

  該要跪下來叩謝老天,或是走上前去一把抱住他?最後我只是很沒用的努力咬著唇,將臉埋入手臂中忍住不讓自己放聲痛哭。

 

  繆似乎也被我突如其來的眼淚嚇呆了,愣愣站在原地看著我如何努力敗壞自己沒剩多少的形象。

 

  「嘿…」最後他靠過來輕聲說,伸手搖了搖我掩著臉的手臂。

 

  我抬起臉來,被攝近深如秋夜的眼眸裡。時間彷彿靜止,拂曉的晨光中,磁磚上的影子相互重疊、靜止。

 

  浩渺穹蒼,我們終於不再是孤身一人。

 

 

***  ***  ***

 

  下一章完結。

  

  

創作者介紹

夢痕跡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五元!
  • 激動阿阿阿阿阿阿!!!!!
    我真的好激動阿!!!!!!!!!
    是說詳細心得因為最近很忙要之後打,
    但是這張讓人太激動!我真的有種莫名的感動從心裡面聲起來!
    還有上面那一句話我打錯字大概重複幾十次,包括這一句!
    我真的感動阿,業謬終於在一起了。。
    這一次終於在一起了阿!!!!
    那個吻,我看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 老兄你真的很激動(汗)
    那句重複打了幾十次結果還是錯。XDDDDD

    是的,終於在一起了!(作者也鬆了一口氣)

    星霜 於 2009/09/29 04:18 回覆

  • 布魯斯桂..
  • 有時候,別人的一小步,對某些人卻是一大步。
    很開心終於有人願意跨出那一步了......(擦眼淚)
  • 哈哈...這樣講好有登陸月球(?)的感覺。
    不過是的,繆終於願意跨出那一步了。^^

    星霜 於 2009/09/30 00:50 回覆

  • 大C
  • 業哭了,我也跟著哭了....
    愛著八年的人, 給他如此明確的回應;
    做了八年的夢,以經環抱在手中,
    啊~~
    我光看到這些文字,心都暖暖了,
    只是~~!
    kiss的字眼好含蓄,我差點就漏看了,
    希望霜大多寫些繆的表情,
    好想多偷窺一些繆的內心~
    請霜大寫完"一步",
    要為NP的幸福多打拼喔!!

  • 其實這一位已經看的很仔細了,我有朋友看到你的留言才發現有倒數第二句的存在。XD
    不過究竟是hug還是kiss,就看讀者自己怎麼解釋了。
    你們喜歡這篇,我也很開心,因為我有點告白苦手。= =

    至於繆的心,不用擔心~還有第十九章,不是嗎?(神祕笑)
    我會努力發揚NP的!!(握拳)

    星霜 於 2009/09/30 03:17 回覆

  • 五元
  • 我決定十八不打詳細心得了,
    我決定留待結尾直接一拳打完阿!
    哈哈。。話是這樣說,但是我哪次不是前面說說,
    然後後來廢話很多的呢?哈哈。。。

    首先,我很喜歡業在內心OS謬的一切都只是因為寂寞產生的幻覺那一段。
    我真的很喜歡這一段,因為如果業跟NON一樣都是金牛座的話,就這種想法真的一點都不奇怪耶!因為金牛座超級愛自我設限自我問答的啊!!我超了解這感覺的,真的!哈哈哈。。。

    接著,「在別人的生命中造成殘缺並不會讓我的生命變的更完整。老天既然讓我再活一次,那我是不是應該給自己一個機會,試著再愛一次?」這句話讓我很感動。我想這是整段18裡面最讓人感動的高潮點,但是霜在下面直接巧妙的讓人情緒稍微恢復了過來,那一句這真是太不公平了!我直接笑了出來,哈哈。。。所以我也非常的喜歡這一段。

    不過是說告白那邊我也覺得少了點東西阿。。嘖,說不出來的覺得似乎少了點什麼。。。

    還有倒數第二句我第一次看就重複看了三次,來確認到底是不是接吻這樣,所以我第一次的衝動留言完全就是因為這個吻在激動阿!哈哈。。證據請看我的留言,我整個就是只注意到吻XD哈哈哈。。。

    最後補上,我真的最後面一段從月光河開始就不斷的雞皮疙瘩一直起來,
    感動的情緒一直不中段的湧上來。。。真的很棒!
    期待最後的一步,期待最後的結局。

    在彩虹的最底端,有著築夢者最後搭建起的美夢,還有碎心者心的光芒。
  • 哈~對你來說確實是"短"心得了。
    我對星座沒啥了解,不過這一段確實解釋了之前大夥的疑問:為甚麼他這麼"遲鈍"。
    其實不全是遲鈍,業桑是不敢相信,然後每次都加上自我催眠。

    太不公平那句哀號整個很有特色啊~XDDD
    告白少東西,我也有這種感覺,但就是不知道少了什麼,而且這篇我其實已經修飾過超久了(這一篇有一半是我好幾個月前就寫好的),最後決定別再掙扎了。

    有注意到最後兩句的人都很厲害啊哈哈~
    感謝你的心得,最後一章跟後記都會準時發的。

    星霜 於 2009/10/01 00: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