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奶奶跟外婆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人,外婆比較聽任孩子發展,不太管他們的事情,覺得兒孫自有兒孫福。而奶奶呢,則是希望每個兒子孫子都天天待在她身邊,最好都不要走。

  這一次回台灣,奶奶又開始照三餐念為甚麼我跟妹妹跑這麼遠,為甚麼不在家裡就好了。只好耐著性子跟她說,小鳥長大就是會飛走的,如果能夠的話,當然是飛得越遠越好。看著那些被她綁在身邊的叔叔後來的一事無成,我也叮囑自己就算不能幹出一番豐功偉業至少也不能這樣子。

  我從小就是不愛回家的人,人家參加夏令營晚上睡覺哭著想家,我是最後一天苦惱著不想回家。大概跟我家老爸嚴格的要命有關。大學時代,朋友同學回家都是睡到自然醒被當祖宗供著。我回家早上九點以前一定會被叫起來,就算沒事幹也不能睡晚,劈頭就問英文讀了沒上課聽不聽得懂會不會被當掉。到後來寧願待在宿舍打電腦也懶得提一堆行李坐車回家被念。

  妹妹大概比較戀家,這一次暑假她一直說好期待回台灣,我則是一直很害怕這裡的溫度跟蚊蟲。食物跟衣服對我來說根本不構成吸引力,抵不掉我對坐飛機的恐懼。有趣的是,妹妹從小感覺就是跟屁蟲,好像永遠長不大似的,卻是我們全家最早離家,也是最早離鄉的人。

  有時候想想,自己實在太過寡情。畢業的時候不太感傷,離家的時候也不太想家,離鄉的時候更不思鄉。

  人生的太寡情也不是好事,苦笑。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