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是AB長沙行,因為那趟小P感冒所以想到的劇情。

  沒有特別求證細節,所以有可能錯了不少東西...多包涵。


  惡搞度50% 甜度80% 曖昧度100%

  慎入,慎入,再次警告,慎入!(被拖走)

 

 

 

  「這啥?」一進房間門就看到桌上放著一排東西。


  溫水,喉糖,感冒藥,消夜...邊邊還有一杯可樂。


  「嗯?給你的啊!」某人擦著頭髮從浴室走出來:「你今天不是喉嚨痛嗎?感冒藥是從隔壁拿來的,看你要先吃哪一個。」


  「嗯...這個!」伸手指向可樂。


  「那個是我的啦!」伸手護住飲料,生怕一眨眼就飛了。


  「開玩笑的啦...感冒還喝冰的,我又不是笨蛋。」翻了翻白眼,Pchy認命的拿起溫開水,不情願得把感冒藥吞下去...「你在這裡幹嘛?大家不是都跑去Nine那間打牌了嗎?」


  「呃,我奉命在這裡監督你把藥吃掉...」


  「我已經吃啦!」還奉命勒,想到就生氣...「去去去~想去就快點去!我要睡覺了!」


  「幹嘛這麼急著趕人啊!?」委屈的語氣彷彿可以具現出下垂的耳朵(?)跟尾巴(?)。


  「那就從實招來~」小惡魔P努力裝出一臉嚴肅,肚子裡卻已經笑翻天。


  「就...就擔心你所以不想去啦!」豁出去似的全部招供,卻看到某人被逗得樂不可支的在床上滾來滾去。


  覺得自己被耍了(對你真的被耍了還懷疑甚麼?)的某吉他手當場被剛剛脫口而出的話羞到腦充血。


  「我跟你講喔!」終於笑夠了的無良主唱,帶著一臉神秘兮兮的表情,壓低嗓音說道:「人家說啊...讓感冒最快好的方法...」


  「嗯...甚麼甚麼?」被神秘(?)氣氛感染,不由得搖著尾巴(?)把耳朵湊過去想聽清楚一點。


  「就是啊...」小心翼翼的把嗓音壓得更低「...趕快把感冒傳染給別人。」


  「耶?」頭上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但是要怎麼把感冒傳...」


  瞬間拉近距離的是波光瀲灩的眼睛,而嘴唇上的柔軟觸感,則直接把某位遲鈍的好奇寶寶還沒說出口的問題全數否決。

 


  ***   ***   ***

 

  "扣扣!"


  「Morning call~」拉開門看到Nine一臉閒適的倚在門邊。


  「啊...早啊!」嘴裡還塞著牙刷的某P一臉眼睛還沒張開的樣子。


  「收拾行李,準備退房。」簡短的轉述助理交代的話。


  「知道了。」


  「Non醒了嗎?」往房間裡探頭。


  「醒了,在浴室裡洗臉。有事?」挑眉。


  「沒事...」話鋒一轉:「昨天晚上小胖跟Mike在我們那邊打牌打累了就直接睡得東倒西歪,就沒回來睡了。」


  「這樣啊...」無精打采的應了一聲...看到對方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幹嘛?」


  「沒,就想說交代一下。你感冒好點了沒?」


  「差不多了,不過頭還有點暈...問這個幹嘛?」很順口就答了,講完後才對那位笑的像是中獎的人升起一絲警戒。


  「聽說啊...」細長的桃花眼露出一絲玩味的表情:「讓感冒最快好的方法...就是把感冒傳染給別人。」


  某人馬上被噎得滿臉通紅講不出話來,正在這氣氛尷尬得當下,某神經粗到跟電線杆一樣的人頭上掛著毛巾從浴室走了出來。


  「唷!早安啊~」某吉他手打完招呼才發現門口兩個人都用非比尋常的表情盯著他看,上下左右檢查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沒穿反,臉上牙膏泡也沒留著,只好虛心求教:「你們剛剛在說甚麼?幹嘛盯著我看?」


  「我們剛剛說...」一句話還沒講完,就被隊長大人迅速拍上來的手堵個嚴嚴實實。


  「我們剛剛說要收行李,你快點去折衣服!」迅速確實的下達指令,語速快到讓人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


  「啊?喔,知道了。」雖然帶著滿腦子問號,但是身體倒是乖乖得回房間去整理行李去了。


  「怎樣?」目送某人背影離開後轉過頭來,咬著牙問道。


  「兩個禮拜的午餐!」獅子大開口。


  「五天!」你當我印鈔票的嗎?


  「還有小胖跟Mike...」老子沒功勞也有苦勞!


  「這可不是我拜託你的!」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你這愛管閒事的傢伙!


  「一個禮拜的午餐!」識相的降價。


  「不行,最近經濟拮据,一個禮拜早餐!」


  「唔...成交!」


  「...^;%@$#@!」看著某人敲詐完畢的得意笑臉,爆出一陣無意義得嘟嚷,一把甩上門。可憐的旅館門板給這樣一折騰,直接去了半條命。

 

  ***   ***   ***

 

  「嘿...感冒好一點了嗎?」同鄉的爆炸頭好心的跑過來關心。


  「謝啦!好一半了,喉嚨不痛了......就是有點想打噴嚏...」看到那毛茸茸的爆炸頭,鼻子又開始隱隱的癢了起來...當機立斷,趕快借故離開。「我去看看行李。」


  「昨天的藥有用嗎?」Ong湊了過來問道。


  「原來那藥是你的啊?」腦袋瞬間閃過一點甚麼,臉紅了一下「還滿有用的,謝啦~」


  「噯?但你聲音還是有點啞耶?」


  「......咳!」乾咳了一聲,企圖掩飾甚麼的舉動卻引起腦子單純的隊友高度關注。


  「又咳了,果然還沒好嘛!」

 

  感謝老天賜給他這麼單純又可愛的團員啊!(拭淚)


  想到今天早上Nine跑來敲門時後的表情,心裡就一陣毛。

  要是人人都像某薩克斯手這麼精明他就沒臉繼續在這團裡混了。

 

  「不,感冒沒好是因為我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失算了。」


  「失算了?」感冒跟失算有什麼關係啊?


  「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眼看某大型犬科動物帶著墨鏡頂著一臉大大笑容,精神奕奕的接受粉絲們的合照要求,字句從幾近咬牙切齒的牙縫中鑽了出來...

 


  「我忘了:笨蛋不會感冒...」

 

***   ***   ***


  唉唷這篇實在很害羞!<=不就是你寫得嗎?

  阿九戲份滿多的...我好喜歡敲詐那一段!<=喂你這破壞別人形象的傢伙

  我覺得啦...P應該是會比較主動,另一個忘了帶神經出生了我們就別期待了吧!反正小桃說甚麼他照著做就好了。(喂)<=真的把人家當狗狗

  其實我原本的設定是除了吃豆腐甚麼事都沒發生的,但寫完覺得沒人會信。╮(╯_╰)╭

  這一篇居然變成有史以來最色情的一篇,我真的變了(掩面)<=不敢相信自己風格如此純潔

  本文同步發表台大PTT實業坊Siam-star版。

 

 

星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